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进击的后浪 > 第0001章 失踪的脚印

第0001章 失踪的脚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嗒……嗒……嗒……嗒……嗒……
  整个世界陷入沉寂,仿佛只剩这水珠滴答,三秒一下,节奏均匀。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水滴声节明显加快,好像梦中人突遇噩梦,呼吸瞬间加速。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水滴声越发急促,如射击,由点射变成扫射。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须臾,无数水滴声变得无比密集,有如高空撒豆。
  没有高空,也没有撒豆。
  空间阴暗幽闭,令人窒息的水滴声完全不知从何处而来。
  阴嗖嗖的冷风呼呼横贯,吹得水幕乱了方向,活人断了肝肠。
  蓦地,泥泞当中,一只苍白的手探了出来。
  充满求生欲的一只手。
  艰难地扒拉着泥泞土块,活像一个溺水之人,活生生要扒拉出一线生机。
  呼!
  一个浑身泥泞的女人顺那只手扒拉的位置直起身来。
  长发覆面,看不清长相。
  看上去很多年没有修剪的头发,都已经打结了,凌乱地垂到胸口以下,上面还沾满着泥浆在滴滴答答。
  情形说不出的诡异。
  呼哧呼哧!
  拉风箱似的,女人大声喘着粗气。
  先前扒拉的那只右手,竟一直保持着扒拉的姿势,不断凑近,不断凑近……
  这只手,竟直接抚在了江跃的脸上。
  “跃儿,好冷……”
  江跃恍然惊觉,整个人弹簧似的弹了起来。由于动作太大,屁股下的藤椅被他带翻在地,又撞到旁边的茶几上,乒乒乓乓,乱成一团。
  屋内明窗净几,屋外青砖碧瓦。
  哪有雨幕泥泞?哪有满身泥泞的女人?
  江跃双手揉揉太阳穴,快节奏地晃着脑瓜子,极力想摆脱刚才那段噩梦般的画面。
  又是这个梦……
  进入四月才四天时间,这个梦已经是第七次出现了。
  或小憩打盹,或深度睡眠,这个梦总是不约而至。
  来无影,去无踪。
  仅仅是个梦吗?
  江跃狠狠搓了搓脸颊。那只苍白的手触摸在脸上冰冷的触感,潮潮的,黏黏的,好像实实在在发生过。
  尤其是……
  触摸发生的一瞬间,女人那蓬头垢面、凄冷无助的样子,跟拍照似的,在江跃脑海里深深定格,清晰保存下来。
  啪!
  江跃正恍惚的时候,身后有东西突然落地。
  回头一看,原来在堂屋正中那条大红酸枝香案上摆着的一个老相框,在没有任何外力介入的情况下,竟莫名其妙摔在地上。
  老式的祖宅,老式的香案,老式的相框。
  相框前的玻璃摔得支离玻碎,所幸里头的照片无恙。
  这是一张20寸的全家福,略微有些泛黄,看上去有些年头。
  照片中一家四口幸福洋溢。江跃也在照片上,粉嘟嘟的小手拿只苹果,还只是一枚七八岁的小正太。
  江跃仔细观察了一下现场,满脑子疑惑。
  香案大约四十公分宽,靠着堂屋的正墙居中摆放,相框一直是贴着墙摆在香案右侧的。
  头一天江跃从城里返回盘石岭老宅干的第一件事,便是里里外外来了个大扫除。擦擦抹抹,将老宅内外收拾得干干净净。
  相框自然也认真擦拭过,是他亲手摆放回去。怎么摆,具体摆在哪个位置,江跃记得清清楚楚,完全可以还原当时任何一个细节。
  就算相框滑落,也应该是滑在香案上,而不是跃过四十公分宽的香案直接落地。
  要想达到现场这个摔落的效果,除非这个相框会翻跟斗。
  “果然,一到清明节,古里古怪的事就接二连三么?”
  小心翼翼从玻璃渣里将全家福捡起来,正准备转身找扫把簸箕处理一下,江跃眼睛忽然死死盯在了照片上。
  没有一点征兆,江跃全身鸡皮疙瘩倏地冒了出来,豆大的汗珠冒上额头,就连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早先那噩梦画面中的女人,在江跃脑海里留下的影像,竟和照片中的女人慢慢地重合起来。
  “妈?”江跃失声。
  牙齿紧紧咬着下嘴唇,身体竟不争气地颤动起来。
  江跃万万没想到,这几天一直困扰着他,梦境中那个绝望无助的女人,竟然是他失踪十年的亲生母亲!
  不!
  仔细对比,还是有明显不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