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 第七百六十五章 五木部落

第七百六十五章 五木部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雷部落南边数万公里之处。
  
  这里万木峥嵘,到处是郁郁苍苍的庞大古树,从天空往下望去,所有的古树树冠毫无缝隙地连接在一起,共同蔓延成翠绿色的汹涌绿海。
  
  一头奶灰色的荆棘雀和一头蓝鳞长尾翼龙飞行在这片树海上空。
  
  蓝鳞翼龙背上,单叶眼馋地望着身下翻涌的绿浪,忍不住对不远处的火蓖大喊:“我想去下面采些树种——!”
  
  坐在荆棘雀背上的火蓖,一手抱着荆棘雀的脖子,一手看着手中的羊皮地图,头也不转地大声道:“五木部落就快到了,你忍一忍,咱们回来的时候再采!”
  
  单叶用手挡着风,大喊:“还没到呢!地图上说五木部落周围百里内没有山,但你看前面,不是还有那么大一片山吗——!”
  
  火蓖抬头。
  
  只见灰蓝色的天幕下,一片黯淡却庞大的山影横亘在天际尽头。此时晨雾浓重,远处的山影被遮得若隐若现的,像要消融在天幕中。
  
  火蓖连忙拿起羊皮地图:“怎么回事,难道我们飞错路了?我们已经过了一条蛇形曲河,应该不会再看到山了才对。”
  
  风呼呼地吹。
  
  火蓖皱紧眉头看地图,还未弄清他们到底是不是找错路,忽然听到单叶激动到有些语无伦次的大叫,
  
  “你看,火蓖你看!!”
  
  火蓖只好再次抬头。
  
  此时一轮太阳从地平线缓缓升起,耀眼的光芒刺得他眯了下眼睛。
  
  等视线恢复后,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祖先啊,怎么可能……”
  
  天际尽头的山影竟然不是山,而是几颗庞大到超出以往所有想象的巨树!每颗树都堪比一座几千米高的巍峨巨山!
  
  火蓖觉得有些眩晕,闭了闭眼:“我可能是两晚没睡连续赶路的关系,眼睛有些花。”
  
  单叶咬着牙,没有说话。
  
  对于爱植物的叶部落来说,看到如此庞大如此罕见的树,应该见猎心喜,欢呼雀跃才对。
  
  可是怎么说呢……这些树实在是太庞大太庞大了,大到黑脊山脉的栾树在它们面前,简直像是颗刚破土的小苗。大到一定程度,甚至会令人浑身战栗,心生恐惧。
  
  单叶实在难以想象,这片大地上怎么可以孕育出这样参天的巨树。
  
  它们长了多久?为什么它们不腐烂?为什么依然这么生机勃勃?太可怕了。
  
  “这就是超级大部落,五木部落……”
  
  单叶攥紧手指。
  
  他们叶部落擅长研究植物,其实对五木部落这个同样擅长研究植物的超级部落,一直暗暗存着比较之心,想知道双方真正的差距。
  
  但今天还未真正走进五木部落他就知道。叶部落在植物研究方面,大概永永远远比不上五木部落。
  
  火蓖:“能成为超级部落不是没有理由的,我们也要更加努力才行。”
  
  单叶看向他。
  
  却见坐在荆棘雀背上的火蓖,眼睛亮晶晶的,满脸都是骄傲自信:“别傻看着了,他们五木部落强,我们羲城也不弱!他们看到我们羲城同样也会震撼!”
  
  单叶想起羲城,被碾碎的自信心一点点拼接起来。
  
  对,他是羲城人,是拥有元巫的羲城人!
  
  两人相视一眼,驱使着荆棘雀和蓝鳞翼龙往前飞去。
  
  越靠近五木部落,眼前的景色就越壮观。那五颗树加在一起,所占的面积竟然比整个怒河流域都大。
  
  太阳此时已经完全升起来了。
  
  当飞到五木部落上空时,能看到刺目的金光下,浩浩荡荡的云雾从树冠上蒸腾上来,五颗巨树身上蒸发出来的水汽量都比得上一口蒸腾的大湖。
  
  “走!”
  
  火蓖驱使着荆棘雀,一头向下扎去。
  
  单叶急了,连忙道:“等等,别乱走!”
  
  但已经来不及了,火蓖和荆棘雀刚飞了一小段路,还未碰到一片树叶一根树枝,就齐刷刷地晕了过去。簌地一声轻响,一人一鸟掉进茂盛的树冠中消失不见了。
  
  单叶捂住用布扎住蓝鳞翼龙的鼻腔,自己屏住呼吸,喝令蓝鳞翼龙立即向下飞去。
  
  蓝鳞翼龙收拢翼膜,如钻头一般垂直往下坠,载着单叶眨眼间钻进绿海般的树冠。
  
  单叶双腿紧紧夹住翼龙的脖颈,手紧紧抓住它的骨刺,身体伏低。
  
  “哗啦哗啦!”
  
  巨树的叶子太茂密,每片叶子比人还大,砸得单叶眼睛都睁不开,只能凭感觉抓住坠落中的火蓖,再用另一只手抓住荆棘雀的一条翅膀。
  
  但还未抓住多久。
  
  蓝鳞翼龙忽然摇摇晃晃起来,单叶也觉得头晕目眩,一人一兽还没来得及吃一颗解毒的异果,已经齐刷刷失去了意识。
  
  “砰!”
  
  “砰!”
  
  两人两凶禽,砸过无数层层叠叠的叶片,重重地掉落在厚重的枯叶上。
  
  巨树的一根树干上。
  
  一位头发雪白,皮肤也雪白的老人睁开眼睛。
  
  那双眼睛和她苍老褶皱的皮肤不同,清澈透亮,甚至流光溢彩的。
  
  这名老人叫作娥,因为岁数过大,五木人又尊称她为娥祖。
  
  娥祖垂眼,看着树下昏迷的单叶火蓖,声音苍老沙哑,有气无力地自语道:“嗯……两个外部落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