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脱轨 > 70.吵

70.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顾泉故作疑惑的“啊?”了一声,钟赫微笑道:“我说,袁野最近总是在小区门口待上一两个小时,我能感觉得出来,他挺在乎你的。
  
  顾泉淡淡的说道:“下次你再看到,可以跟他说一声,别再来了,没有意义。”
  
  钟赫道:“我没有那个资格去跟他提这种要求。”
  
  顾泉停下筷子,说道:“你怎么没有资格了?你是我丈夫。”
  
  钟赫若有所思,说道:“可我,仅仅是你的丈夫而已,却不是你的爱人啊,而袁野是。”
  
  顾泉垂着眸,头皮发麻,不太想和钟赫讨论起袁野,尤其那天她去找安宁和钟赫,其实袁野也在场,假如让钟赫知道了,钟赫的自尊心肯定受不了。
  
  于是她说道:“下次找到机会,我来跟他说。”
  
  钟赫一愣。
  
  她放下碗筷,也没什么胃口了,低声道,“钟赫,我知道你最近状态都不好,但是你不用多想,我和袁野什么都没有,也不会再有什么。”
  
  钟赫却不是这样理解的,若是换做这件事之前,他可能会很开心顾泉会这样讲,但在他和傅秋那件事之后,他就惴惴不安,隐隐还有些孤寂。
  
  大概是他觉得,顾泉没有跟自己发脾气,反而如此温柔大方,像是大人对待小孩犯了错一样包容,钟赫很是挫败。
  
  钟赫道,“安泉,你什么时候能和我吵吵架呢?”
  
  有争吵才会有感情的摩擦,有矛盾才会相互了解,钟赫的父母就是自由恋爱结婚的,虽然感情好,但不时还会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拌拌嘴,而顾泉和钟赫,连拌嘴都没有过。
  
  她想是一团软软的白云朵,看起来温和软和,就算里面裹挟着暴雨雷电,也不曾在钟赫面前倾泻过。
  
  但钟赫记得,顾泉曾经因为袁野而生气,也曾经哭过。
  
  他如此奢望。
  
  顾泉怔怔的看着钟赫复杂的眼神,有些不太明白。
  
  她笑道:“为什么要吵架?我们这样不就挺好的吗?”但她还是做做样子,指着面前的碗筷,说道,“钟同学,今天碗也是你刷,我就不刷,我不喜欢刷碗。”
  
  钟赫苦涩的笑了笑,点头道,“嗯,我来刷碗。”
  
  顾泉道:“你不是要吵架吗?那你应该说,你也不刷,然后我就可以跟你吵……”
  
  钟赫摇头,“不是,不是这样的。”
  
  感觉不对,不是这样的。
  
  他站起来,收拾盘子和碗筷,低声道:“你累了一天了,快去休息吧。”
  
  顾泉点头,转过头看到鱼缸里睁着眼呆呆的小鱼,心里叹了口气。
  
  .
  
  顾泉和钟赫表面上回到了以往安稳的生活,钟赫也逐渐恢复到了过去的晨练作息,会带着顾泉一起去健身房。
  
  说来也奇怪,那天钟赫跟顾泉提过袁野的事,袁野居然就没再出现在小区门口了。
  
  顾泉心想,大概袁野也终于想清楚了吧,不再留恋是最好的结局。
  
  然而她不晓得的是,袁野之所以不出现,是他晓得了傅秋那边又有动作了。
  
  当然了,傅秋已经将顾泉和钟赫抛之脑后,她已经成功受了孕,第一个月就已经开始暗暗的保胎了,袁野不关心这个,只是觉得,一个怀孕中的女人,下手也不心软。
  
  傅秋找人整了高步,高步的下半身毁了,再也没法潇洒快活了。
  
  袁野知道这件事,就要稍微晚一点了,他的信息网基本都在海城那边,来到北城这里,袁野没想手伸得那么长,就老老实实追顾泉,兢兢业业做手术混资质就行。
  
  高步这件事做的隐秘,傅秋找的是北城这边的老混混干的,都是有经验的,钱给的到位,办完事了还有个小弟留了下来,专门为这事承担法律责任,算是一场意外事故。
  
  但里面也有人受伤了,所以找的是北城的暗道医生缝补伤口,类似于袁野在海城的医生组织,接一些不能去医院的活。
  
  里面负责联系医生的叫做kyle,和zoe是认识的,挺熟,zoe晓得了,觉得有意思,告诉了袁野。
  
  袁野抽了一根烟,眉头不由自主的皱着,还是发了消息给傅秋。
  
  “你找人办了高步?图什么?”他有些想不明白。
  
  明明两人已经离婚,高步也净身出户,有什么好穷追不舍,把人折磨成那样,高步爱玩,断他命根,岂不是让他太过痛苦了。
  
  傅秋回他:“他那玩意儿有和没有没什么区别,索性就给断了。”
  
  “?”
  
  “袁大少爷还会听不明白?高步那方面有些小癖好,我忍着很久了。”
  
  她回答的倒是实话,因为对于高步,倒也还真没什么好隐瞒的。
  
  傅秋当年为了嫁给高步,牢牢抓住他的心,可忍受了不少非人折磨,高步也是这方面得到了满足,对待傅秋才有求必应,但傅秋拿到实权以后就不再依从他,翻脸不认人,早就受够了他。
  
  “傅总,你就不怕高步去告你。”
  
  傅秋笑了,“他有胆子去告我还会佩服他,他不敢的,他手底下搞出多少篓子都是我帮他摆平的,他哪儿敢。”
  
  过了一会儿,傅秋发来一个消息,说道:“对了袁野,看在原和药企的份上,有件事要提醒你,你前两年是不是得罪过一个叫做大金的男人?小心点,他准备找你麻烦了。”
  
  袁野还真费劲想了想,却也想不起来认识这个人,一个人的大脑就算记忆力再好,对待不怎么重要的事或者人名,都不太记得,他接触过那么多患者,记了那么多医学知识点,哪里还会记得什么大金的人?
  
  于是袁野问了zoe,能找麻烦的肯定只会是那条线上的人,zoe也愣了愣,想了半天才回忆道:“那年袁哥你不是从埃县回海城吗?就有这么一档子事,我跟你讲过,那个大金,他大哥被砍了救不回来了,找来的医生实在束手无策,他非说是我们没尽全力抢救,就为了收钱……就是他,我记得。”
  
  “操,什么烂事。”袁野想起来了,只觉得有些烦心。
  
  这人什么时候混到北城来了?一般在一个地方待熟了,他们那种人倒也不会全国各地乱七八糟的跑,除非就是捅了纰漏,要躲起来。
  
  傅秋能够晓得,一定是找人料理高步的时候无意听到大金在找袁野,北狼的身份,袁野一直掩藏的很好,但也没想到会被人晓得。
  
  傅秋也算作是好心提醒了,想着袁野也会念在她好心的份上,别再动她私人医生的主意了——即便david已经被傅秋解除雇佣关系,重新找了个新医生,但傅秋不得不防。
  
  而袁野则不觉得大金能找自己什么麻烦来,但这么多年下来,还是有些防范意识,袁野之前去顾泉小区门口太过频繁,若是有心之人找事,肯定能找到顾泉身上,袁野便再也没到顾泉那边露过脸。
  
  //
  
  开春工作也不忙,顾泉有时候就会偷懒发呆,鬼使神差的就会在网上搜“袁野”。
  
  但是同名同姓的人实在太多了,搜不到,顾泉只好作罢,手臂撑着脑袋,想着袁野就是这样任性,想要闯入她的世界,就风风雨雨的来,而想要退出,又可以悄无声息的走。
  
  生活好像特别看不惯顾泉闲下来,很快就给她整事,顾母打电话过来问,不满的问道:“安宁怎么突然说要去南城了?你做姐姐的怎么不劝劝?你们两个翅膀都硬了,天南海北的到处跑……”
  
  顾泉和顾安宁上次打电话不愉快,顾安宁并没有将工作辞了,反而还想着什么时候能坐到总监的位置,有个到南城学习的机会,毕竟傅氏企业的根基是在南城的,若是赢得了南城那边领导的肯定,升职更不是问题了,于是顾安宁就主动申请了。
  
  傅秋若有所思的说道:“南城那边总负责人,有个叫做傅却的,是我弟弟,你到时候就在他手底下办事……他办事情有些毛躁,你若是受气了或者有些拿不准的,都可以跟我说。”
  
  顾安宁笑着点头,她非常喜欢傅秋,觉得事业女性就该像傅秋这样的,视她为榜样。
  
  当然顾安宁也发现了,傅秋最近妆容要淡了些,且不再穿高跟鞋,穿着也稍微宽松些,不晓得是不是最近改风格了?
  
  顾安宁也觉得傅秋胖了一点,想到这个可能,她脑子里突然想到当初她怀孕的时候,心下一惊,可是傅秋前一阵子才宣布她离婚了啊,这个时候怀孕的话,小孩是谁的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