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至尊农女千千岁 > 番外二十七

番外二十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海凤儿一把抱住了扑过来哭的伤心的南儿,拍着她瘦小的后背安抚道:“会没事的,不要哭了!”

    “凤儿姐姐,他要是出事了,我该怎么办?”南儿心里知道,自己嘴上说了那么多的狠话,可她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欠欧阳绪的,怎么都还不清。

    “他宁可为你去死也不想让你伤心,所以一定会没事的,他舍不得你哭!”海凤儿拍着她的背,温柔的劝说着,尽显一个长嫂的稳重。

    北辰不离跟北辰不悔都在一边焦急的等待着,谁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的情况。

    “不离,不悔,小河村的事情都解决了,”东从容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身血染的袍子经过一夜之后,已经干了。“欧阳绪怎么样了?”

    “大哥跟他师傅在里面,应该不会有事的,”北辰不离拧着眉头回答说。

    “是啊是啊,大哥的师傅的医术最是高兴,连于叔叔都说,大哥是超越他了,相信欧阳《绪那小子命大,不悔有事的,”北辰不悔其实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安抚,现在听到二哥的话后,就顺嘴的把心里的话给说出来了。

    “你瞧,所有人都说欧阳绪不会有事,你就不要担心了,”海凤儿为她擦干脸上的泪水,劝着说:“要是欧阳绪醒来,看到你哭的那么伤心,肯定要心疼,那不是让他伤上加伤吗?不为别人,为了他,你也得好好保重自己,不是吗?”

    南儿在大家的劝说之下,终于冷静了下来。海凤儿知道她一直没有吃什么东西,里面的人还在忙活着,那干净的水也被应皓轩吩咐着,一盆盆的送到门口,不许别人进去,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谁都不知道。

    “南儿,先吃些东西,等里面忙完了,我们还要带欧阳绪回京的,这里可不是养伤的好地方,别是他好了,你却病倒了,”海凤儿端着厨房送来的早点,站在她的身边低声劝着说。

    “凤儿姐姐,我一点胃口都没有,”一夜未睡,加上不停的在斗心思跟打斗,其实南儿已经很累很累,累的都快要趴下去了。可是,她不能离开,要是一离开,大哥出来了,她就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了。

    “多少吃一点,不为自己,总要为欧阳绪吧!?”海凤儿知道,现在唯有用欧阳绪来压着她,她才能听话一些。

    南儿看着眼前熬制的小米粥,无奈的点点头。

    大家都是忙活了一夜的,个个都捧着小米粥在喝着,眼睛却一动不动的看着紧闭的门,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二公子,这外面,乱哄哄的,把大门给关上吧!?”得月楼的掌柜走了过来,请示着北辰不离问道。

    “外面是出什么事了吗?”整个客栈都是他们的人,他到不怕有人会闯进来。怕的就是外面出现什么事情,影响救欧阳绪,那可真的要让南儿出事了。

    “启禀二公子,昨儿个县衙失火,连县令大人都死在里面了,还烧了官衙犯人的大牢,有的人救出来了,有的人命丧当场,现在整个晋县闹成一团了,小的怕影响了众位大爷的休息,所以才请示一下,是不是把大门给关上?”掌柜的点头哈腰的问着,心里却一直在抖索。

    他在这里当了好几年的掌柜,可只有这一次是遇到那么多的主子,心里怎么能不忐忑呢。

    “二哥,那县令是被他夫人点了穴道,活活烧死的,”南儿捧着那碗小米粥,正喝的漫不经心,听到了掌柜的来禀告的事情后,就放下小碗,抬头看着自家的二哥认真的说道:“她是觉得县令想纳我当姨娘,是得罪了战王府,又担心因为我而让后山的事情曝光,所以才会干脆的杀了县令,后吸引大家的注意,”

    只是,县令夫人是不会想到的,就算是天塌下来了,没有自己在场,几个哥哥都不会管的。

    那县令,本来就该死。

    北辰不离跟几个人对视了一眼,由上官浩开口道:“这件事,还是我去看看,一个弄不好,要是放出杀人劫匪之类的,晋县就要乱了!”晋县县令本来也在他的管辖之内,这一次出事,他也是有责任的。

    “上官叔叔,让东叔叔帮你吧,你手里没有人手,不好办这件事的,”北辰不离看了一边的东从容,认真的提议道。

    上官浩一听,看了东从容一眼,正想开口拒绝的时候,就听到东从容不满的抱怨着:“难怪战王妃总抱怨,说不喜欢跟文人磨叽,尽是耽误工夫的!”

    上官浩面色一变,到没有生气,嘴角反倒是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走吧,外面都翻天了,”东从容白了他一眼,率先往外走。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南儿不禁露出了一抹笑容,望着他们两个的背影好玩的说:“你们说,他们这样相互帮忙,会不会成为朋友啊!?”要真的成了朋友,那最该惊讶的就是梅姨了。

    她可是从未想到,东从容会跟上官浩成为朋友,这些年来,他们几乎是不相往来,上官浩更是避开了他们两个。

    众人一听,也不禁觉得玩味。

    “说不定可能,”北辰不悔露出邪魅的笑容,望着门口说:“就是不知道梅姨会不会太惊讶!”

    “他们怎么了?”海凤儿在一边看的一头雾水,不禁好奇的问道。

    众人听到她这么一问,就把眼神落在了她的身上,看的她莫名其妙的,最后还是南儿好心的把事情解释了一遍,告诉她东从容跟上官浩那复杂的关系。

    海凤儿听了之后,脸上满是错愕,有些无法理解的说:“那个上官大人……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在梅姨最最伤心的时候抛弃了她,换成任何人,都不会原谅的。

    “娘说,人心难以猜测,有时候,一念之间,就会错过很多,上官叔叔虽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但已经迟了!”南儿不解释当初的复杂问题,只是觉得娘亲说的很对,一念之间,会失去很多很多的东西……说完之后,她就把眼神落在了还紧闭的大门,再抬头看看天空,深夜已经转换成了白天,时间过的好快,可她的心,还在紧紧的纠结着。

    看到南儿那个样子,大家都知道,她又是想起了里面的欧阳绪,个个在心里都满怀希望欧阳绪会平安,否则南儿伤心,他们都要担心,这大哥的亲事,就有些异样的味道了。

    难道遇到这么一个大度不计较的大嫂,他们也不想委屈了她。

    时间过的好慢,期间,东从容的人来禀告,说是晋县因为没有县令,又死了好多人,伤了好多人,乱成了一团,要不是有东从容派来的人镇压着,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

    “二哥,让掌柜的送些吃的去吧?”南儿想到了什么,望着他说道。

    “人太多了,恐怕不好办!”这闹起来,可不是小事。

    “让掌柜的把得月楼的吃食都拿出去,架个大锅在外面烧着,多多少少的,让那些忙活了一夜的人能有口热的,”海凤儿在一边开口了,稳重的气质,尽显一个公主的高贵。“再让人把县里那些卖早点的,有吃的,都买了来,总能让大家填个囫囵的!”

    “二哥,凤儿姐姐说的对,那些百姓因为家人去世,总会伤心,万一闹出事情来,可不好交代,”南儿有些疲惫的揉着自己的额头说道。

    “好吧,这件事,我会让人办好的,”北辰不离也知道事情就该这样做,也没拒绝,只是他更担心现在的南儿——从小被照顾的好好的她,何尝尝过这样的苦,受过这样的委屈。“南儿,那边有一张软榻,你还是去躺着休息一会儿,免得等会大哥出来之后,你一点精神都没有!”

    “我没事的,”她咬着牙摇头拒绝。

    众人见劝说不动,只让她靠着休息,不要再想外面的事情了。北辰不离见大哥还没出来,想着里面的事情还需要一些时间,就去吩咐人,把外面的事情安排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