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至尊农女千千岁 > 番外二十一

番外二十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村长一听到县令夫人的质问,立刻脸色一变,懊恼自己隐瞒了那么久,到最后一刻露陷。

    要是他没有冲口而出的求饶,相信他们都不会在眼下翻脸的。这些人,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竟然做了那么多的事情。

    难怪县令会死死的帮着隐瞒,原来他跟后山的那些人是一窝的。

    此刻早就去见阎王的县令不但是死不瞑目,还被人给这么咒骂着,也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自己做下的这些事情。

    “说,你知道了什么?”县令夫人没有放过沉默的村长,而是拧着眉头阴狠的质问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村长见瞒不住了,也豁出去了,大声嚷道:“你们在后山干着什么勾当?”小娘子安排的事情,要是真的,那这些人可是叛国要造反的,他怎么都不能让这些人的阴谋得逞。

    要让他们阴谋得逞了,小河村的无辜村民就会被人冠上叛国的罪名了。

    所有人都不会想到,县令会跟这些人勾结,把小河村所有的人都算计进去了。不管他们有没有参与,至少这些东西都是从小河村的后山出去的,就算他们解释,也解释不清。

    与其被人误会,不如拼死保住小河村的清白。

    县令夫人眯了一下双眼,看着理直气壮质问的村长,冷声道:“你果然知道了什么,呵,那个无用的该死的,肯定是不知道,小小的一个村长,可没把他那个县令看在眼里,”她一直以为北辰不弃是个异数,没想到会是眼前这个村长。

    “你不要以为抓住了我们,就会让阴谋得逞,告诉你,你们的事情,我老早就告诉了上官大人,等着吧,会有人来抓你们的,”反正撕破脸了,村长也无畏生死,冲着县令夫人怒吼道。

    还是出现纰漏了,县令夫人知道,这些一定是北辰不弃搞的鬼,否则她一个尊贵的郡主,何须留在这里被县令那个该死的糟蹋羞辱呢。

    她们这些尊贵的人,最看重的就是名声,可她不理会这些,就是因为后山的事情,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此刻在哪里。要是被自己抓到的话,她肯定不会放过这些人的。

    “爷爷……呜呜……,”突然的,一道惊恐的喊叫声划破了黑夜的沉默,让村长的心猛的揪了起来。

    “宝儿,”看到自己的孙子被人提着,小脸憋的通红,村长就满脸心疼的喊着。“放开我的孙子,”村长冲上去跟这些人搏斗,可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哪里有那个本事,很快就被人给踹到了。

    “爹,”村长的儿子焦急的冲上来扶住自己的父亲,满身狼狈的他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穿好。

    他们一家是被人强行的闯进屋子里给拉起来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儿子哭泣,老父给人踹到,村长的儿子是茫然的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眼前的一切。

    “爹没事,”村长忍着胸口的不适,也顾不得自家孙儿的哭喊了,因为村里有好些个孩子被人抓了起来,后面跟着闻讯赶来的村民,小河村是彻底的乱了,村里是哭声一片。

    “我的孩子……还我的孩子……,”一声声凄厉无助的哭喊,让小河村成了人间的炼狱,揪紧了多少人的心。

    看到这样的画面,县令夫人不但没有觉得悲惨,反倒嘴角露出了一抹略含深意的笑容,抬头望着四周漆黑的一幕,扬声道:“北辰不弃,看到这样的画面,你就不想出来说几句吗?”

    看到县令夫人那诡异的举动,众人都忘记了哭泣,只是傻傻的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本殿下真的不想伤害无辜的百姓,所以一直让县令把小河村的村民给隔离掉,若不是你多事,就不会连累这些村民,他们要是出事了,就是被你连累的。北辰不弃,这些百姓都是被你害死的,你听到了吗?”县令夫人知道北辰不弃一直就在附近,所以厉声的怒吼着。

    可是,回答她的,依旧是一片沉默,不禁有些恼怒的道:“北辰不弃,你要是再不出来,本殿下就会杀掉这里的一个人,你说,该杀了谁呢?杀了帮你跑腿的村长,还是杀了照顾你的人呢?还是杀了可爱又无辜的孩子呢?”

    原本平静的村民一听到她的话,就立刻呜咽出声,对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却独独承受这些惊恐……。

    在暗中的南儿没有出现,她知道,县令夫人是在诈自己出来。要是自己出去了,那些被困的百姓就会更加的被动,会让自己毫无选择之路。

    她一心想要保护小河村的村民平安,没想到最后还是让他们受牵连了。她知道,就算没有村长的话,这些人还是不会放过这些村民的,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愧疚。

    县令夫人抬头看了一会儿,见四周一片沉寂,好像自己是个疯子似的,对着空气怒吼,就不禁恼羞成怒,怒吼道:“北辰不弃,你看着,本殿下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藏得住,”说着,就抢过一边的人手里的大刀,冲着村长的孙子去了。

    “宝儿,”村长父子紧紧的抱着,对眼前的情况充满了无力。

    “爹,爷爷……,”已经四岁的宝儿已经知道了生死,他知道正儿哥哥去了后山之后,回来就再也不能跟他们玩了,所以此刻双眼里蓄满了泪水跟惊恐,却不能动弹半分。

    “不要啊,你要杀就杀我好了,孩子什么都不懂,”村长还是不忍自己的孙子死在自己的面前,惊恐的叫嚷着,但是被县令夫人给无视了。

    当尖锐的长刀高高的举起,就要落在宝儿的头上,耳边传来众人惊恐的倒吸声的时候,一道“铿锵”的声音响起,县令夫人手里的大刀被打掉了。

    “我在这里,”南儿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望着眼前疯狂的女人,冷声道:“放了那个孩子!”

    “小娘子?”众人认出了穿着黑色劲装的女人竟然是消失不见的小娘子,都不禁有些错愕的喊着。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被人架着的郝大娘看到她平安无事,不禁欣喜的落泪道。

    对于郝大娘的关心,南儿是最清楚不过的,不禁冲着郝大娘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容。

    “放?北辰不弃,你是不是太天真了?抓住这个孩子,就等于我手里有一张不败的筹码,你觉得本殿下会傻傻的把孩子给放了吗?”县令夫人有些疯狂的喊着道。

    “这里是大秦,不是晋国,你不用自称殿下,没有人会认同你的身份的,”南儿不屑的嘲弄道。

    她就不信了,能流落在大秦的晋国贵族,晋国会有她的身份,会认同她的存在。

    “你知道我的身份?”县令夫人有些惊疑的睨着她质问道。

    “知道一点,”南儿故布疑阵的回答说。

    “呵呵,知道一点,知道一点,北辰不弃,你知道吗?看到你,本殿下是恨不得喝你的血,啃你的肉,让你尸骨无存,让堂堂战王尝一尝那种钻心的滋味,若不是他,本殿下会是晋国最最尊贵的长公主,谁都无法逾越本殿下的身份!”小时候的自己,多么的幸福,可这幸福,被北辰傲活活的打断,让自己拥有了最为悲惨的生活。

    她这个晋国的长公主,活的比秦国最最卑微的百姓都不如,她的心里,怎么能不恨呢。

    南儿原本是不知道县令夫人到底有着什么身份,这后宫里的猫腻,多的是惨绝人寰的悲剧,所以根本没有在意。但是,听了县令夫人的话后,不禁若有所思的呢喃着:“晋国长公主?为何本郡主没听过晋国有这样的人物呢?”

    大约已经猜测到她的身份了,但是腹黑的南儿不介意在刺激人家一把。

    “要不是北辰傲攻打晋国,把晋国打的一退再退,我的父王,当初的晋国太子,又怎么会成为晋国的质子,被送往秦国来和亲,成了秦国的二驸马,最后被秦皇给发配到苦寒之地,还让我被晋国的皇族赶出来,不得已的到了秦国的苦寒之地,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这些事情,一直压抑在县令夫人的心里,那是一辈子的噩梦,挥之不去的。

    “呵呵,原来你是秦国罪人的女儿啊,还自称殿下,还真够不要脸的,本郡主就不信了,你回晋国后,人家会承认你这个殿下吗?”南儿不禁嘲弄道,想着人家是想要富贵想的疯掉了,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她听娘亲说过,当初的二驸马想要陷害父王,结果被皇上震怒的发配了苦寒之地,连累的还有当时怀着身孕的二公主。一路颠簸,二公主怀着的孩子也没有了,最后被三皇子带出了苦寒之地,去了三皇子的封地。

    皇上对此只是睁一眼,闭一眼,毕竟那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就算遭遇了那么多,总比死掉的好。

    这些年,皇上总会有意无意的赏赐一些东西往三皇子的封地去,大概是为了补偿二公主的。

    只要三皇子跟二公主没有什么野心,只要的情况,大家也都漠视了。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那个发配了的凛王爷,竟然还有个女儿,还真的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你该死,”县令夫人被她嘲弄的快要失去理智了,但也知道眼前的情况不许自己发怒,就冷声道:“北辰不弃,你要不想连累这些村民,就乖乖的跟着本殿下走……本殿下要看看,你落入了我的手里,你的父王,会不会跟以前一样,还那么为国为民呢!”

    在亲人跟国家之间选择,肯定会很有意思的。

    对于人家变态的想法,南儿根本懒得搭理,只是乖乖的上前道:“好,我跟你走!”

    见北辰不弃那么的听话,多疑的性子让县令夫人有了一些迟疑,她想到了什么,突然惊叫道:“不单单是你,还有你的隐卫,你别想用他们救这些村民,让他们都出来,快点……,”

    南儿原本是想回答说自己身边没有隐卫,要是有的话,何必要村长当跑腿的呢,那简直是在耽误时间。

    只是,当她无意中看到那些死的血腥的人躺在那边的时候,发现那些杀的手法是战王府的隐卫,不禁有些征楞。

    难道是两位哥哥来了吗?心里这么猜测着,南儿在心里寻思着,该如何打消人家心里的怀疑,正想开口的时候,人家亟不可待的威吓着:“北辰不弃,你别想什么阴谋诡计,告诉你,你要敢耍什么花招,我立刻让人血洗了小河村,你就是杀他们的凶手!”

    对于这样的指责,南儿表示自己很无力。

    可是,她该从哪里找隐卫呢?

    “你们出来吧!”南儿抱着试试的心态,扬声说道。

    空气一片安静,要不是南儿满脸的认真,甚至连村民都觉得她是在戏弄人家,逗弄人家玩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