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至尊农女千千岁 > 番外十五

番外十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后山的人,说是有人擅闯进入了后山,还是会武功的,”村长知无不言的说着,一脸无辜的说:“咱们小河村都是本分的村民,从没有什么会武功的,也不知道这到底出的什么事!”

    他跟小娘子是一唱一和的,知道其中有问题,自然不会傻傻的说出来。

    自从他被小娘子叮嘱着说让他去送信,他就知道眼前的小娘子不简单,也对,那家平民百姓家的小娘子看到当官的不但一点惧色都没有,还特别的沉稳,在隐约之中算计了县令大人,让他觉得,眼前的小娘子就是小河村的救命恩人,跟着她,才能救小河村所有的村民。

    因此,小娘子说话的时候,他才这么回答的。

    南儿一见果然是找寻欧阳绪的,就保持了沉默,佯装不安的看着眼前的情景。

    那些打着火把的人如同凶神恶煞似的检查了一边,发现被他们喊起来的男子都没有受伤,可见这闯入后山的人果然不是小河村的人,就不禁冷声质问道:“这几天,村里可有什么陌生人进出?”:3w.

    小河村的村民面面相觑,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县令派来的几个人身上。

    “你们这么看着我们干什么?”杏儿一对上这样的打探眼眸,就很是不爽的怒吼道:“我们都是县令大人派来伺候柳姨娘的,来的几个人,现在还是几个人,都检查过了,绝对不会是我们的人,”这些村民真该死,竟然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们,是想把罪名推在他们的身上吗?

    “除了他们几个人,就没有别人了,”村长适时的出声,这问的太多,总会出错,不如保持沉默。

    那带头的人是南儿认识的,就是训斥了县令的那个人。她在心里好奇的想着,最后到底是这个人灭了县令呢,还是县令杀了人家呢?

    这样的结果,还是蛮让人期待的。

    “你们,从明天开始,谁都不许随意的出村,若是有可疑的人进出,立刻来禀告一声,谁要是敢随意的出村,可不要怪我手里的刀子不客气,”那人狠辣的说着还挥舞了一下手里的大刀,见到村民都变了脸色,才终于耍够了威风,满意的说。

    “大爷,”杏儿听到他这么一说,有些怯怯的上来道:“奴婢是县令大人家的丫鬟,是来这里照顾柳姨娘的,这还要回去复命呢,你能不能……?”

    一向得脸的杏儿觉得自己这么说了,人家好歹看在县令的面上,把事情给办妥当了。可是,人家不但不给脸,还直接把刀子架在她的脖子上,阴狠威胁道:“我管你是谁,就算是县令来了,我照砍不误,你最好给我安分点,老子可不会怜香惜玉!”

    “是是是,奴婢不敢,”杏儿被脖子上冰冷的刀子给吓的差点尿了,只能软着膝盖急急的回答着,就怕自己回答的迟了,刀子就“咔嚓”一下过来了。

    人家耍够了威风,留下几个人看着大路,其余的人都离开了。

    “我的娘啊!”杏儿看到这些个凶神恶煞走了,立刻腿软的跌坐在地上,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南儿看着吓坏了的杏儿,很想说一句:活该。但是看着一边冷眼旁观的矮个子丫鬟,顿觉的杏儿真的好傻,不如人家聪明啊!

    这都是丫鬟,为什么差别那么大呢?

    想了想,她表示不明白。

    “好了,大伙都散了吧,这几天说话做事,都小心一些,免得惹到无妄之灾,”村长适时的说了几句宽慰着,也做不了太多,就让大家散开了。

    “你们也回去休息吧,”南儿见杏儿跌坐在那边没有人扶着,就淡淡的说着,然后转身就要往屋子里去。

    “柳姨娘,你好狠的心啊,看到奴婢被人威胁,也不知道救救奴婢,”杏儿吓的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听到了柳姨娘的话,心里的恨意都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为了伺候这个女人,自己置于会受到这样的惊吓吗?

    要不是她,自己现在在府里,跟在夫人身边,吃着美食,受着别人的奉承,这日子别提有多好了。

    南儿原本欲进去的脚步停住了,回眸看着满脸惊惧又充满憎恨的杏儿,忍不住失笑道:“杏儿,你这脑子里想的什么呢?还真的是让人捉摸不透!莫说我现在还不是你家大人的姨娘,就算是了,人家连县令大人都不放在眼里,难道还把我一个姨娘放在眼里吗?明知道冲上去死,为你一个丫鬟,我白白的牺牲自己,值得吗?”

    她调侃了一句之后,也不等杏儿回答,就转身进屋,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门给“砰”的一声,给关上了。

    杏儿傻眼的看着眼前被关上的门,想着她好歹能出声安抚几句,毕竟自己真的吓住了。在府里,自己受到委屈,夫人都会说几句软话,那怕不是真心的,至少自己心里好过。

    可是,这个柳姨娘,竟然把话说的那么坦白,简直过分。

    “好了,别瞪了,回去休息吧,”矮个子丫鬟叹息了一声,伸出手扶着她,低声道。

    杏儿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心里有着什么不一样的情绪在发酵着,连她自己都不明白。

    “郝大娘,你也好好休息,”村长在见众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这个院子里的都是女人,就赶紧的离开,免得多惹是非。

    郝大娘见众人都离开之后,把大门给关上,然后瞅了一眼小娘子进去的那道紧闭的门,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

    横竖想不明白之后,就摸着自己的头发,进屋休息去了。

    “杏儿,以后别去招惹柳姨娘了,她不简单!”矮个子丫鬟跟杏儿是住在一起的,她冷眼看着,发现这个柳姨娘真的不简单,不知不觉中套着杏儿的话,然后保持低调无辜,这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学的。杏儿的那一点道行,到她手里,简直不够看的。

    她虽然看的明白,可自己就是一个丫鬟,大人对柳姨娘什么态度,他们都不知道,要是贸然的得罪了,那对她们当丫鬟的没有好处。

    “不简单?”被吓了之后的杏儿反倒变的冷静了,她抬头望着眼前的人,知道她一下子淡漠,就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柳姨娘冷静的过头,”她斟酌了一下,低声说道:“大人平日里抢了别家的小娘子,人家都是哭哭啼啼的不愿意,后来为了保护家人,迫于无奈的才答应。可这个柳姨娘却不一样,平淡的就好像我们在做客似的,虽然她也打听了大人的下落,但也只是随口问问,双眼里没有一丝的认真!”

    杏儿双眼眨了一下,突然惊声道:“你的意思是柳姨娘是特意的要接近大人?”那不是坏事了吗?

    “也不是这么说,若她真的要特意的接近大人,那不是迫不及待的等大人来吗?可她好像没有,也不关心大人的去处,只是心安理得的让我们服侍着,让我觉得,她好像就是被人服侍着的,那点点滴滴,你没发现吗?”有时候,连夫人都没有那么细致,可她却能感受到,那是被人服侍习惯的结果。

    或许柳姨娘自己没有发现,可是她从懂事开始就是服侍人的,所以这一些,她都看在眼里,放在心里。

    “……这些我到没有注意到,你说她到底按的什么心呢?”杏儿这会儿也迷茫了。

    “不知道,我们只管照顾着,等到大人来的时候,先与大人仔细的说明,让大人来决定吧!”这些事情,可不是她们这些小丫鬟就能解决的。

    “嗯嗯,”杏儿一听,立刻点头了。

    让她狐假虎威,那是可以的,但让她动脑子,还真的是要她的命。

    南儿是不知道两个丫鬟竟然因为自己以往习惯的生活方式而看出一点端倪,此刻的她,心里正为欧阳绪担心,又想着小河村被封住了,那就是说,短时间内,县令大人想要进来,也难了。

    这么一来,她暂时是安全的,忍不住就松口气。

    欧阳绪,你最好是保证自己安然无恙,否则的话,本郡主不会放过你的!躺在床上,安静而宁和,可是南儿是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完全不知道欧阳绪受伤之后,是不是安然的离开,山里的人不知道有没有去追杀他,他能不能找到东叔叔……一连串的心思,弄的她连一丝睡意都没有。

    这些日子里,表面上,她是很平静的,可心里的波涛汹涌,对小河村的百姓,对欧阳绪的担忧,一桩桩,一件件的,都让她纠结万分,却又不能表现出一点点的端倪来,简直是在压抑她这火爆的性子。

    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战王府里的小郡主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她学了武,骨子里有着娘亲说的好打抱不平的性子,京城里多少的纨绔被她教训过,连她自己都不记得了,可见她的性子有多么的张狂了。

    可现在,一切都要忍,忍的她挠心挠肺的难受。

    而此时,晋县的县令不是不想娇滴滴的美人,而是因为想了也没有办法过去。京城来了不该来的人,他想要出去偷懒都不行,只能尽量的陪着折腾,想着什么时候能把人给赶走,什么时候好解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