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至尊农女千千岁 > 番外四

番外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被带走的南儿正浑身难捱的被浸泡在冷水里,在这个季节,虽然不是很冷,但一直在冷水里,也是有些受不住,所以整个人都在颤抖着……。

    “好好服侍里面的姑娘,若是有什么不妥当的,本公子唯你们是问!”欧阳绪叮嘱着一边的几个丫鬟,务必要把里面的人给照顾好。

    “少爷放心,那姑娘的情形比方才好了很多,服下少爷给的药,已经冷静很多了,”服侍的丫鬟看到自家少爷那么在乎里面的姑娘,自然也是小心翼翼的照顾着。

    “嗯,记得好好照顾,等明日早上,就带着这姑娘去京城,”欧阳绪想着这样才能摆脱林来富对她的纠缠,毕竟他们家是做生意的,直接跟知府起冲突,也不太好。

    爹说过,杨知府不是个好人,但也不是一个很坏的人。欧阳家并不怕他,只是担心换了一个,要是不知道底细,欧阳家会更惨,所以才会没有动他的。

    昏昏沉沉的南儿是不知道,她才一到江南,就被人带回京城去,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会哭死的—~—这一路,她艰难的藏在迎亲的队伍里,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就是为了体验一把江南一日游吗?

    她连一日都没有好好的玩过呢!

    知府府里,杨知府宴请欧阳安跟应皓轩,这会儿谄媚巴结的,就跟哈巴狗差不多了。

    杨晓娇在看到战王世子竟然如此的英俊威武,一下子就把心给跌落了,忍不住的双眼放光,想着以自己的容貌,就算是得不到世子妃的位置,但一个侧妃的位置,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应皓轩是不知道杨晓娇心里的想法,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会毫不客气的嘲弄着:“凭你,也配!?”

    在京城,多少的千金小姐想要入战王府的大门,就算不为自己,为了父王,也是竭尽心力的,可父王单单认准了母亲,而他在成年之后,母亲就告诉过他,想要过简单的日子,拥有一份最真挚的感情,就要慎重的选择自己的感情。

    因为祖母去世,加上朝廷有事,所以他的亲事耽搁到了现在。在临出发的时候的最后一天晚上,母亲还慎重的问了他,是不是这辈子就认定海凤儿了。若是是,就去迎娶,若不是,就不要耽误了人家一辈子。

    一个女人的一辈子,是需要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会跟上官浩一样,后悔一辈子。

    上官浩因为梅姨的再嫁人,再生子,加上上官家在京城的地位有些尴尬,他已经自主外放好几年了,这是整个京城都知道的。

    所有人都在说,要不是上官浩跟梅以蓝和离,现在哪里有东叔叔的笑傲……一个从北方而来的,没有一点官职在身的人,能一步步的进入大秦最中央的官位里,那不是大将军跟长公主的有心提拔跟东叔叔自己的努力,哪里会有现在的东府。

    杨晓娇自然是不知道人家世子心里的想法,只在那边不停的摆着娇羞的造型,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样子,根本没被人注意。

    “小娇,你表哥呢?”杨夫人看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发现自己的侄子,就疑惑的皱皱柳眉问道。

    “谁知道呢,”杨晓娇不会傻的去告诉娘亲,她给了好东西给表哥,让他去祸害别的姑娘去了。要是娘亲知道了,肯定会骂自己的。

    “真是的,难得今天世子来,不好好的借此机会靠近一番,连人都不回来,真是胆子大了!”杨夫人就是希望能给自家娘家争口气,免得总被老爷给奚落。

    她比谁都想让娘家好起来,能成为老爷的支柱,而不是老爷一直在帮衬娘家。

    杨晓娇对于自己娘亲的做法,充满了不屑,因为她知道,自己那看到美女就跟魂掉了似的的样子,哪里有心思去面对什么世子呢,换成她还差不多呢。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啊,她那得意的表哥会死在女人的身上,那可真的好玩咯。

    杨夫人是恨铁不成钢,却不知道很快的,等待着杨家的,就是一场大祸。

    宴席开始,应皓轩是很无奈的应酬着,欧阳安说,若是江南有什么动荡,总该需要这些老家伙的,就算是虚应一下,也是要的,所以他才硬着头皮来的。若不是因为送亲而来的人里突然少了一个丫鬟,这会儿,他已经坐船出海,出发往海国去了。

    “大人,外面有得月楼的大掌柜在外求见,说是要见世子殿下,”门口一个穿着卫兵服侍的人走了进来,行礼之后说道。

    “得月楼的大掌柜?”杨知府的语气有些不善,觉得这个得月楼的大掌柜还真的是不把他这个知府看在眼里,竟然求见世子求到这里来了,这摆明了是不给自己面子。

    平日里,自己带人去得月楼吃个饭,这个大掌柜都是按章办事,从未给过什么好处,如今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了。

    应皓轩听说得月楼的大掌柜来知府府里找自己,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抬头看着杨知府道:“知府大人可能有所不知,这得月楼乃是本世子的母亲,护国公主在江南的时候办的,这大掌柜乃是我母亲最为信任的,若是没有什么事,断然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所以有打搅之处,还请知府大人海涵!”

    应皓轩要是霸道一些,何必把你一个小小的知府看在眼里。他这一次用世子的身份见杨知府,已经给足了他面子,要是还不知道好歹的话,那他就甩袖走人,他一个小小的知府,又能如何?

    如同应皓轩心里想的,杨知府显然也是注意到这一点了,就把阴沉的脸色给收敛了,端起了虚与委蛇的笑容笑着说:“世子说的哪里的话,这得月楼的大掌柜,下官也是认识的,既然来了,那就让他一块儿入席,也好热闹一番!”

    应皓轩没有出声,就当是默认了。

    那护卫得了回答,就转身去请人。

    大掌柜的进来之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边的世子,立刻见礼道:“小的给世子请安,”

    “大掌柜不必多礼,你来知府府见本世子,可有什么事?”这个大掌柜,他见过几次,是个很衷心又不拿乔的人,从不会主动招惹是非,把得月楼管的很不错的一个人。

    大掌柜的根本漠视了一边的杨知府,也不管他此刻阴沉的脸,直接表情焦急的问道:“小的敢问世子爷,这一趟跟着世子爷来的,可有郡主或者几个府里的小姐?”

    应皓轩一听到大掌柜的话有些不对劲,就正了正脸色说道:“此番离京的,唯有本世子一个人,不知大掌柜为何要这么说?”

    “世子爷请看,不知道这块令牌是属于谁的,遗落在得月楼的住房里,也是今日才到的,”大掌柜把手里的令牌递给了应皓轩,站在一边等待着他的回答。

    应皓轩心里疑惑,顺手接过了那块令牌,在看到上面有个熟悉的刮痕之后,立刻瞪大了双眼,猛的站起来道:“人呢?”

    大掌柜一见世子爷果真是认识手拿令牌的那个姑娘,就立刻大喝一声道:“把人带上来,”

    众人都疑惑的看着外面,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姑姑,姑父,救命啊!”林来富见自己进了知府府之后,就完全的变了,立刻哭天抢地的喊起来了。“得月楼的大掌柜要杀人了,姑父,救命啊!”这进了知府府,难道还有人能制得住他吗?

    “啊哟,富儿,你这是怎么了?”杨夫人看到自己捧在手心里疼着的侄子变成这个样子,立刻怒声道:“你们是什么意思?还不赶紧放人?”

    杨夫人在叫嚣着的时候,杨大人是保持沉默的,因为他发现那个大掌柜完全不把自己看在眼里,所以就当没有发现自家夫人的不妥,任由她怒骂着。

    “禀告世子,拿着这一块令牌的姑娘今日住进了得月楼最高的楼上,掌柜的并没有怠慢,却出现一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得了这畜生的一点好处,就给送去姑娘那边的茶水里添了腌臜的东西,他们进屋的时候,刚好被小的遇上,那姑娘却不见了,就单单留下这一块令牌在屋子里,”

    当大掌柜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应皓轩的脸上已经涌现了浓浓的杀意——他虽然从未上过战场,但是知道他的人都知道,他的手上可沾满不少的血腥,那都是杀了不少盗贼土匪,可是百姓心目中的好将军。

    “小的一看事情不对劲,就立刻想到了世子爷,可知道拥有这一块令牌的姑娘,到底是何身份,小的也好送消息回京!”大掌柜知无不言的把事情说了个仔细,也让大家都知道,被人押着的,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了。

    杨知府一见林来富竟然动了世子爷身边的人,立刻黑着脸,心里也忐忑不安,但想着总归不能见死不救,就露出了一抹好商量的笑容道:“世子爷,这畜生乃是下官夫人的亲侄子,是家中唯一的独苗,被下官的夫人给宠坏了,若是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世子爷多多的担待,他要真的做了什么畜生不如的事情,下官定然会让他负起责任的!”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若真的欺负了你的人,娶了就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