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至尊农女千千岁 > 大结局 一

大结局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燕莲眯着双眼看着眼前淡笑风云的男人,见他脸上有淡淡的伤痕,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老王爷呢?你不管了吗?”想起那个疯掉了的老王爷,燕莲更是唏嘘,想着他算计了一辈子,最后把自己给算计进去了。

    “皇上答应了我,允许我带着我爷爷离开京城,”轩辕秋眯着双眼,温和说:“他在京城一辈子,没有出去过一次,为的是让皇上觉得他从未有叛变之心,把自己给困死了。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就带着他走走大秦,让他知道,他一辈子都想得到的大秦,到底有多美,多好!”

    “皇上竟然答应让你们离开?”燕莲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老王爷才是此次宫变的主谋,而岳家这个依附的都被满门抄斩了,却把主谋给放过了,这多少有些不可思议。

    “呵呵,皇上一直希望能把大秦的兵权统一起来,我吧爷爷留给我的兵符交给了他,唯一的条件就是离开京城,带着我爷爷去过淡薄的日子,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再说了,世上再也没有轩辕秋这个人了,也没有轩辕崇瑞这个老王爷了,皇上应该能高枕无忧,不担心有什么()不妥的!”他本就无心权利争执,觉得太冷漠,冷漠的让人心疼。

    大约皇上也就是知道他真的无心这一切,又在身受重伤之后,什么条件都没有提的把兵符交了出来,又听到了爷爷在发疯之前说的那些话,知道自己根本不喜欢这一切,都是被爷爷逼迫的,所以皇上才会放心的让自己离开。

    而他拒绝了皇上给的一切东西,就带着爷爷离开,不需要睿王府的一切东西,就简简单单的两个人。他相信,以自己的医术肯定能养活爷爷跟自己的。

    燕莲听着轩辕秋在说话的时候,双眼是一直盯着他的,见他说话的时候,眼里没有一丝的遗憾,有的是解脱之后的淡然,知道他真的如当初给自己的印象一般,是个喜欢过悠然自在日子的人。

    “当初,在长公主成亲的时候,是你对我下的手的,对吗?”燕莲的眼里迸发出了一丝凌厉,有些锐利的质问道。

    实儿一听,眼眸也变了一下,看着轩辕秋的表情有些戒备。

    “唉,”轩辕秋一听,立刻低低的叹息了一声,才开口说道:“若不是为了解释这件事,恐怕我早就离开京城,而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难道不是吗?”燕莲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改变自己的怒气,只是觉得有些疑惑——既然想对自己下杀手,为何当初在南方的时候,救了自己呢。

    “是,”轩辕秋没有推脱,而是点头承认说:“但我早就知道你在那边,你隐藏在那边多久,我就在那边多久……只是我并没有想要杀你,只是想等北辰傲来的时候,给他一个警告,让他知道宫里的不安定——只是没想到会伤了你,对不起!”

    人家这么坦然,燕莲抿抿嘴,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当初,她是完全的惊恐,现在细细的想来,却觉得他说的有几分的道理。也许,事情真的是如他说的,只是因为一些举动引发了一系列的结果。

    “你也救过我,这对不起就不要说了,”心里的疑惑解开了,燕莲也没有那么多的斤斤计较,而是歪着头,有些好奇的问道:“轩辕秋,你真的对京城里的一切都不在乎吗?”

    “京城好吗?要是好,当初,我也就不会离开京城去南方救了你一命!”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额,当初,你为何要救我呢?你明知道我们的身份,也知道我们来江南是为了收拾山上挖铁矿的人,那可都是你爷爷派出去的人,你难道就一点都不关心吗?”当初,她就是觉得这个姜大夫出现的有些莫名其妙,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样的身份。

    说起这些,轩辕秋不禁又叹息了一声,有些无力的说:“我答应过我爷爷,绝对不能管关于他的一切事情,否则的话,我就得回京,就得走他给我选好的路。我一心想要离开京城,离开那个让窒息的地方,又怎么可能回去呢?可是,当村民渐渐的都失踪了,不见了,我才知道,岳三少那畜生竟然对百姓下手了,所以才上山去寻找的,才引发了后来的一切事情。至于你,只是不忍心而已,当初,我娘也是九死一生生下我的,我尊重一切当母亲的女人,并没有别的原因。”

    “那你为什么突然就回京了?”燕莲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总觉得越问,越觉得好像他们对不起他似的,有些难受。

    好像是他们把他给逼的远走他乡,虽然那也是他选择的路。

    轩辕秋看了一边的实儿一眼,低声说:“实儿的出现,让我知道,若没有我的参与,很多的事情都会带来灭顶之灾,不光是因为我爷爷的野心,还有岳家勾结的那些匪徒跟晋国的事情,我之前不想管,但知道此事不管,最后伤到的是秦国,所以我回京了!”

    听了轩辕秋的话后,燕莲觉得惋惜了,要是他就是皇上的儿子,那才真的是大秦的福气。

    有本事,有魄力,又有大仁之心,才是一个国君最该有的。

    “那么当初在京城外伤了百姓的那些匪徒,都是你劝阻的?”燕莲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问道。

    “嗯,”说起这个,他脸上满是懊悔。“我是不能轻易的出府,免得被人发现,所以知道岳安明竟然做了如此疯狂的事情,心里是又急又怒,最后才出府警告了他,让那些匪徒离开……那些人好像都被战王给灭了!”那些人留下,只会是秦国的祸害,死了,才是最好的结果。

    所有的疑惑都解决了,燕莲心里也不知道什么滋味,因为他救过自己,也想杀过自己,虽然不是真心的,但那种灭顶之灾,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此番让实儿带路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这些,等会,我就该离开了,”见她眼神复杂,轩辕秋也只是淡然一笑,很多的事情发生过,就算是解释了,心中还是有痕迹在的,这一点,就算是身为大夫的他,也无法医治。

    他的身份跟他们,注定不能走在一起,所以还是离开的好。

    其实,看到他们一家子的欢乐,他真的很羡慕,那是他穷尽一生都得不到的。

    “你要去哪里?”燕莲在心里纠结了一下,最终承认,他是个好人,只是有些身不由己。

    “去江南,那边有利于爷爷养身体,”轩辕秋微微一笑,“还是在那边那个村子里,还是当我的姜大夫,”

    “好好保重身体,若是有缘,希望我们还能再见!”燕莲释怀了,冲着他突然了一抹温和的笑容,告诉他,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

    “师傅,你答应收我为徒,说要教我医术的!”实儿在一边不甘愿的说道,语气里有浓浓的不舍。

    “傻小子,你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本事,不愧是你父王的孩子。想要学医,以后有的是机会。你如今是战王的长子,下面还有三个弟弟妹妹,你要以身作则,为他们当好保养,也要学会保护他们,明白吗?”兄弟之情,父母之爱,这辈子,他都没有福气享受到,所以不希望实儿小小年纪就跟父母分离。

    那种分离,是任何岁月都弥补不了的。

    燕莲听出了他话里的不舍,知道他是喜欢实儿的,拒绝实儿,也是为实儿好。

    “我明白了,”实儿握握自己的拳头,从接受自己的身世之后,他就知道自己有许多的事情要做,要成为爹娘的骄傲,让所有人都不敢羞辱从乡下出来的母亲。所以,他不能离开,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但是,师傅,若是有一天,我去了江南,你肯定不能赶我离开,我要跟你学医术,学武功!”

    “好!”轩辕秋揉了一下他的脑袋,然后冲着燕莲温和一笑,犹如一块暖玉,然后头也不回的骑马离开,利落至极,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

    “是个人物,可惜啊!”燕莲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忍不住的感叹着。

    “师傅说过,京城太复杂,不如悬壶济世来的更为畅快,那是他选择的路,所以不可惜!”实儿难得用坚决的语气反驳着自己的娘亲说的话。

    “也许吧!”其实,燕莲觉得自己是有些羡慕他的,因为他走的好潇洒,没有顾忌,没有拖沓,好像京城之内,真的没有什么值得他牵挂的。

    可惜,有没有的,唯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离开了京城,离开了这些纷争,才算是最为重要的。从此之后,翱翔于天地之间,自由自在,多么的快活。

    何时,她也能有这样的日子呢。

    在古泉村的日子,燕莲觉得是快乐的,至少比在战王府里好。只是,身边缺少一个重要的人,她总觉得心里很是不舒服。从出京之后,北辰傲就没有到过古泉村,每一次都是实儿骑马进进出出的,就是没有看到北辰傲的踪迹。

    燕莲每次询问,实儿总说爹爹很忙。问忙什么,又说不出什么名堂来,只说是长公主怀有身孕,大将军梅以鸿以照顾长公主为由,开始不上朝了,所以京城里的事情如今都交给了北辰傲,所以他才很忙。

    燕莲听了这样的回答,只把心里的疑惑给压下。她想回京,第一次在古泉村的时候,有种想要去北辰傲在哪里自己就在哪里的想法。可是,她提出来的时候,几个孩子都反对,尤其南儿还哭着说她就不愿意回去,王府里一点都不好玩,这里有好多的人陪着她,她喜欢这里。

    有了南儿这样的话,燕莲无奈,只能答应再留几天。

    几天几天之后,就是一个月了。

    “娘,你带我去山上采花,好不好?”南儿望着皱着眉头的娘亲,渴望的问道。

    看到晒黑之后反倒更健康的女儿,燕莲点点头,轻声道:“南儿,娘答应带着你上山去采花,带你答应娘,明日回京,不许哭鼻子,好不好?”

    南儿有些纠结的皱着眉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答应。

    “南儿是个乖姑娘,肯定不哭的,对不对?”谢氏在一边笑着哄道。

    “对,”南儿挺着没几两肉的脊背,傲娇的说。

    “呵呵,”燕莲看到南儿那样子,忍不住的笑了。可心里同时闪过一丝疑惑,南儿最是缠着北辰傲的,可为什么这一次分开一个月了,她不但不想,反倒喜欢在古泉村离疯玩呢?

    难道北辰傲在她的心里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吗?

    为什么她总觉得事情很不对劲的感觉呢?

    虽然心里这么想的,但是她还是决定,无论怎么样,明天一定要回京去看看,也不知道是不是北辰傲出事了,不然的话,他不是那样的人,绝对不会忽略几个孩子的。

    当燕莲带着孩子上山之后,原本冷清的应家突然的热闹了起来,个个开始忙碌起来,做的事情竟然是打扫屋子,把院子里原本放着的东西都挪到了后院去,尽量的不要在前院放很多的东西。

    等过了一会儿,实儿赶着马车来了,大家又是手忙脚乱的,看到的竟然是一箱箱红色的地毯,把众人给弄得一愣愣的,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

    实儿低声在应家人耳边说了几句话,把应家人给震惊的目瞪口呆,应文杰傻傻的呢喃了一句:“这不是太夸张了?”

    “那是我爹的意思!”实儿一句话,把众人的惊愕都给打消了。

    那些东西没有搬进应家的主屋,而是放在了一边的盖好的屋子里,没有动用。

    实儿来了之后,交代了几句,又离开了。而燕莲是完全不知道的,一直在山上陪着南儿采花,帮她编织花环……。

    燕莲下山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太累,带个孩子上山玩,那是要自己的老命。等她回来,吃完晚饭,疲惫的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家的院子里有很大的变化,只是心急如焚的想要早点休息,明日早点起来,然后赶回京城去。

    第二天,当燕莲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太阳都已经晒进来了,觉得时辰不早了。她扭头想要喊南儿起床的时候,却发现南儿什么时候已经起来出去了,而自己竟然不知道,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摇摇头,然后起床准备穿衣洗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