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至尊农女千千岁 > 代价

代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皇上插手的事情,谁敢耽误呢。加上了杨娇儿藏着的那些书信,很快的,原本在宫里得宠的贤妃就成了冷宫里的一员,连一句争辩都没有。

    叶家,叶正宁被斩首,因为他心里不但有谋反的心思,更有谋杀人的举动,朝廷是不会允许有这样的官员存在的。虽然那些权贵的手里多少都沾染着血腥,但是至少他们都懂得隐藏,不会被暴露出来,所以叶正宁是死的活该。

    至于叶家女眷,一律被发配到苦寒之地,一辈子都不允许再回京了。

    叶家被抄了,什么东西都没有了。而最为讽刺的是,因为皇上仁爱,没有牵连无辜的,叶琴儿竟然成了叶家唯一能留在京城的,因为她现在是岳叶氏,而不是叶家的姑娘。

    叶家被赶离京城的时候,叶琴儿就在人群里,她麻木的看着叶棋儿狼狈不堪的模样,眼里没有一点点的亲情,有的是看陌生人似的的眼神。

    而向婉心,因为岳安明控制着她的儿子,所以她死死的咬住自己是妒忌应燕莲而跟叶棋儿合谋的,所以也被发配着跟叶家人一起离开。

    向婉心大概是一群人里面唯一有人送行的,岳家还给官差送了一些银子,让向婉心能在路上过的好一点,不至于过的那么苦。

    看到这一幕,向婉心觉得,或许自己会回来,因为对于岳家的野心,她是知道的,所以心里抱着一丝的期望,毕竟岳安明对她还是不错的。

    可是,等离开京城不到两天,她就在路上出事了。在临死的时候,她才嗤笑自己的傻,竟然相信有人会跟北辰傲对应燕莲那样的对待自己情深意重,不离不弃——原来,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岳安明的身份,只要岳家不倒,多的是女人,多的是正室,何必在乎一个已经名声坏了的女人。

    所以,向婉心还是太天真了。

    事情,暂时的告一段落,护国公主府也因为燕莲的大整顿而变的不一样了。

    解决了叶家,岳家彻底的消沉了。这一点对于北辰傲等人来说,并不觉得是好事——因为沉寂之后会是更大的反击,所以谁都没有掉以轻心。

    燕莲抽空回了一趟古泉村,在问清楚应文博身上穿的衣服到底是怎么回事——从谢氏的嘴里得知,应文博在最后想死的时候,简直就是个人见人厌的,什么事情让人不喜的,就做什么事情,甚至还会继母的女儿都暗中下手,好在被人发现的早。

    之后,他又来折腾方氏一家,方氏被弄的无奈了,把谢氏送去的布料送给了他,告诉他若真的没有了银子,可以把这一匹布给卖了换银子,因为她家真的是没有银子。

    方氏是个聪明的,知道自己要是真的给了银子,这日子就会没完没了的一直下去,不会在有清净的时候。

    应家老屋那边的人是巴不得有人接收了应文博,好让他们解放,所以不会帮着,只会落井下石。有了这样的认知之后,方氏才不得已的想要息事宁人,却不料应文博会拿着那匹布做了衣服,最后成了给他翻案,查出凶手的证据。

    知道了应文博的死因之后,应翔安只是叹息了一声,也没想着去老屋那边说一声。这些年来,应家四兄弟分家之后,已经跟陌生人一样了。

    除了他跟四房的人还在走动,其余的都是自顾自的,连大过年的,也坐不到一个桌上去。

    他心里是不喜这样的,但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至少大家都在同一个村里,大家都还活着,那就是最好的,所以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没有了岳贵妃的刁难,没有贤妃的柔情蜜意,皇上显得特别的清醒,已经在跟北辰傲,北辰卿商议着立太子的事情。

    太子的人选,自然是小皇子。皇上知道,若是不及早的立下太子,皇位之争会更加的剧烈——可立了太子,就等于把小皇子推向了危险之地,不管什么时候,都得小心翼翼。

    原本那些人就看着小皇子不喜了,就算他是皇后嫡出的,但排位最小,不管太子是谁当,都论不到他,所以他现在是众人眼里的眼中钉。

    想到了贤妃这样的身份都有野心,也隐约的刺激了一些人心里的想法。

    这些事情跟燕莲是没有关系的,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把城西的布给揭开,免得白费了自己那么多的银子。

    几万两的银子呢,几年就好多的利息,她在不开张,就真的要哭死了。

    在询问了当初欧阳安派来的渔娘的情况后,知道有几个人跟着学了游泳,技术还是不错的,燕莲就觉得满意。

    询问了几个渔娘,有两个想要回去,其余的都想留下,就安排人把两人送回去,其余的就按照之前说好的条件留下,等到她们想离开的时候再说。

    因为自己的人学会了,所以燕莲也没有没有那么多的限制条件了。

    “你跟你大哥说了东从容的事情了吗?”抽出事情在盘查最后的准备工作,燕莲想到了什么,突然看着梅以蓝问道。

    原本脸上挂着笑容的梅以蓝突然把笑容僵在嘴角,有些迟疑的皱着眉头,张张嘴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发生什么事情了?”燕莲见她面色古怪,就站住脚步问道。“是东从容变卦了?”除了这个,还有什么让她那么为难呢。

    “不,不是他,跟他无关,”梅以蓝看了燕莲一眼,语带无奈的说:“我跟你从江南回来之后,上官浩就来找我了,”

    “他?找你干什么?”对于上官浩,燕莲没有什么好感,也不至于恼恨他,毕竟他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他想让我回上官府,”梅以蓝仰头望着天上灿烂的光芒,苦涩着嘴角说道:“说孩子想我了,不能没有亲娘……,”

    听到梅以蓝的话,燕莲知道她语气里的矛盾,因为孩子是每一个当娘心里的软肋,除非是那种铁石心肠的,宁愿自己过的舒服,不管孩子的死活。

    要是以前,她相信,梅以蓝会选择回上官府的,为了孩子,委屈自己,相信她会做的。可现在,她对东从容有了感情,想要委委屈屈的回去,相信她是不愿意的。

    “以什么身份让你回去?”燕莲有些好奇的问道。

    “上官府夫人的位置,”上官浩在接管上官府之后,就不存在她原先少夫人的位置了。

    “额?那之前死七百咧要娶的那个呢?”燕莲咋舌,这京城,果然是个危险的地方,迎娶和离,那么方便。

    “唉,”梅以蓝深深的叹息一声,开口解释说:“田家投靠了岳家,想要拉拢上官浩,但被上官浩拒绝了。北辰大人担心田家会壮大了岳家的势力,所以找了个由头,把田家给铲除了。”田玉儿的下场,跟自己之前的遭遇,又有什么不同呢。

    那个时候,自己还身不由己,根本不是犯罪落败的。

    燕莲恍然,原来自己不在京城的时候,北辰卿的日子也不好过,是处处在警惕呢。

    “那你的意思呢?”这个上官府的位置,当的人容易,坐的却不是很牢固啊!

    “我不知道,”梅以蓝的眼里充满了矛盾,望着燕莲道:“我不敢告诉我大哥,也不敢跟从容说,只是心里在矛盾着……睿儿是我的亲生骨肉,就这么割舍了,我心里却是是不舍的,”尤其是每当看到燕莲跟孩子们亲昵的时候,她就格外的想念着睿儿,想着他是不是饿了,是不是被欺负了,有没有吃饱穿暖,心里复杂酸涩极了。“可是,让我回上官府去,我却是不愿意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