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至尊农女千千岁 > 一物降一物

一物降一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叶棋儿聪明,这一点,应燕莲不得不承认,因为她懂得隐忍,懂得算计,若是谁娶了她,还真的得小心一些,免得被她给算计了。

    只是,她独独做错的一点就是惹怒了自己,敢在背后算计自己——很显然的,聪明的叶棋儿这一次,也是可怜的被人当成工具利用了。

    想让她死的人,多的去了,却偏偏利用几个女人,能成什么大事吗?

    “是吗?”梅以鸿可没有怜香惜玉的观念,在战场上,一个温柔的无骨的女人或许就是致命的,一个微笑,就能把你送去见阎王,他早就对女色麻木了,否则也不会青睐应燕莲而无视长公主了。

    叶棋儿要是知道自己的美色在梅以鸿的眼里反倒是一种障碍的话,或许会巴不得把自己藏的深深的,不出面呢。

    “……,”叶棋儿知道,自己该理所当然的回答着,让梅以鸿知道自己是无辜的,完全是被牵连的,所有的事情都跟她无关的。可是,对上梅以鸿那似笑非笑的黑眸,所有的话都梗塞在心口,明明只要一个简单的点头就可以的,她愣是做不到。

    “大人,叶大人跟岳大人在外面求见,说是这件事涉及到他们家眷,所以想要亲眼看着大人审案,”门口禀告的人连头都没有抬,害怕上面坐着的人会大怒。

    “呵呵,那就请他们进来,”梅以鸿也没拦着,这件事,不当着他们的面审,就算审出了结果,也会被诟病的,不如直接当着他们的面弄清楚,让他们无话可说。

    不一会儿,岳安明跟叶正宁都走了进来。看到他们一进来,除了叶琴儿之外的两个女人都高兴的露出了笑脸,想着她们或许有救了。

    “给两位大人看座,”梅以鸿也显得客气,跟方才的咄咄逼人完全的不同。

    “大将军,今日之事跟叶家岳家有一些关联,下官是在家坐立不宁的,想着女儿年幼,不谙世事的,若是真的被有心人挑拨做错了事情,所以想来弄个清楚,免得提心吊胆的,一刻都不得安宁,”叶正宁不愧是老狐狸,一开口就说明了自家女儿有可能做错,但做错了,却不是她的本意,只是年幼不懂事而已。

    “呵呵,叶大人是该坐立不安啊,这叶家女儿一个弄不好,会牵连宫里的贤妃娘娘,此事啊,是该好好的弄清楚,是不是叶棋儿想要挑拨护国公主而陷害皇后娘娘,为的是贤妃娘娘在宫里得盛宠呢?”北辰卿从里面走了出来,人家都来了,他藏着也没有意思。

    “北辰大人说的是何意?”叶正宁没有想到北辰卿会在里面,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下。

    梅以鸿是将军,会的是带兵打仗,对于审案的弯弯道道可不是在行的,所以知道他跟岳安明相互配合,此事定然有个妥当的办法解决。

    至少,不会牵连两家的主根,那就可以了。

    至于女儿跟小妾,为家族牺牲,也是她们的福气。能救最好,不能救,也绝对不能牵连到家族的。

    可是,北辰卿的出现却打破了他们的计划,因为北辰卿是最最难缠的,能把人算计的连话都说不出来。现在,不是他们把梅以鸿给绕晕,只要北辰卿不把他绕晕,那就是好的。

    看到岳安明跟叶正宁的脸色都变了一下,燕莲显得疑惑,纳闷的低声问道:“北辰傲,你大哥很恐怖吗?”这两人看到他跟老鼠看到猫儿似的,就差下跪了。

    “他们那是心虚,”北辰傲抿嘴笑了一下,想着大哥能吃亏的,也就屡次在燕莲的手里吃过,至于别人,那还真的有些难。

    这个,也算是了。

    燕莲觉得北辰傲没有说实话,但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出去,只能撇撇嘴表示不满,但也没有开口再问什么了。

    “何意?”北辰卿挑眉望着叶正宁,很是不客气的把目前后宫的形势给挑破了。“叶大人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谁人不知道,岳贵妃因为二公主已经被皇上惩罚,在自个儿的宫里面壁呢,后宫也就皇后娘娘跟贤妃娘娘独大。最近一些日子,皇上可是频频的往贤妃娘娘那边去呢,这不是专宠是什么呢?可谁人不知道,护国公主与长公主交好,长公主更是许配给了大将军,不日将要大婚,这大将军兄妹跟护国公主的关系先不论,就单单说护国公主跟长公主的关系,皇后娘娘会愿意算计护国公主吗?”

    事情其实是挑明了在说的,可越是如此,他们越是不能点头,否则的话,真的是吃不了兜着。

    算计护国公主,陷害皇后娘娘,谁能承担这个罪名呢?

    不管是岳家还是叶家,都无法承受,毕竟那真的是要诛九族的大罪。

    “北辰大人,本官的妾室连进宫的资格都没有,怎么可能为了宫里的斗争而去算计护国公主呢?大将军,此事,还请慎重查清,”岳安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想着为向婉心脱离掉一切的麻烦。

    “放心,岳大人,这件事,就算你不说,本将军也是要查的清清楚楚的,免得有人因此而搅乱朝纲,”不是梅以鸿夸大,而事实上,却有这样的可能。

    要是护国公主真的怀疑了皇后,还能好好的支持小皇子吗?说不定,连梅家也要牵扯其中,毕竟他是长公主内定的驸马,他们就要成亲了。

    搅乱朝纲?有那么严重吗?叶棋儿的心瑟缩了一下,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已经超过了她的控制范围之内——可这一切,不多是按照着杨娇儿去做的吗?

    应燕莲就算是公主,也是一个假的,那些内宅的手段,她不会的。所以,只要控制的好,就能让应燕莲从顶端跌落到地上,而且还能影响到皇后,小皇子,对贤妃娘娘最为有利。

    她就是因为这些话,才算计了那么多。

    在那之前,杨娇儿就算到了,若是事情真的被发现了,大不了的,就让叶琴儿当替死鬼,相信她一个出嫁女,给点好处,也翻不出他们的手掌心去。

    可现在,真的如此吗?

    向婉心的心也在颤抖着,这件事,叶琴儿挑唆了自己,她跟岳安明说了,岳安明也是赞同的。

    天知道,她是多么的憎恨应燕莲,因为是她,让自己成为了京城的笑柄——当初,进北辰府的时候,她就信誓旦旦的跟那些要好的千金小姐说,说她大姐向岚心就是个笨蛋,白痴,那么多年了,连个男人都掌控不住,甚至把自己耽搁成了老姑娘,以后嫁都嫁不出去。

    可是,自从她们姐妹被送出北辰府的时候,她们两姐妹就是京城的笑话,才害的向岚心外嫁,远离京城。而自己则成了被算计的工具,送给了岳安明当妾室。

    想起自己妾室的身份,又想着应燕莲乡下出来的一个姑娘,竟然拥有三个儿子跟一个女儿,比京城任何一个千金小姐都要过的幸福,北辰傲对她最是盛宠,后宅连个通房都没有,所以她心里是不平衡的,也就听了叶棋儿的话,想要看应燕莲痛苦。

    算计北辰傲是不行的,被抓住了,那真的是大祸。而算计应燕莲,就算是被发现了,大不了就说自己是妒忌心强,不希望应燕莲好过就可以了。

    可……可现在,怎么就牵扯到了后宫呢?

    岳贵妃这个时候被禁足了,岳安明还能救自己吗?

    唯一淡定的,大概就是叶琴儿,她是真的哀莫大于心死,完全不觉得自己有生的可能。爹爹来了,却只帮着棋儿说话,而岳安明来,是为了向婉心,那谁,是为了自己呢?

    嫁给了岳三少,注定了自己命苦的后半生。岳三少死后,她就更凄惨了,连个想让自己活着的人都没有,呵呵……。

    “来人,带张管家跟小春子上堂,”梅以鸿也不跟他们唧唧歪歪了,直接命人把这些人给带上来,免得多说无益。

    张管家跟小春子在护国公主府被燕莲给折磨的小命去了半条,又被韩云德给吓唬了一番,招出了后面的事情,所以现在是一点点的精神都没有,心里后悔的恨不得杀了自己。

    好好的日子不过,却偏偏要过这样的日子,简直是蠢的不能再蠢了。

    “拜见大将军,”两个人麻木的跪了下去,给梅以鸿磕头。

    额头上的伤,触目惊心,因为没有服药,显得格外的狰狞。好在现在不是很热,否则的话,就那么点伤,还能要了他们的小命。但就算是如此,对他们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说吧,你们为何在护国公主府如此的放肆,是何人指使的?”梅以鸿也不管人家的死活,只是想把事情给弄清楚,还给燕莲一个交代。

    后面的人跟前面的人看着梅以鸿那审案的样子,都不由的抽搐了一下嘴角,知道梅以鸿还真的不会文官的那些繁琐,只是径自的对准了一点,就是要查出事情的真相就可以了。

    至于别的,跟他无关。

    “是她指使的,”小春子的年纪小,又加上了连番的威吓,早已经手脚都软了,想着怎么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就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