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至尊农女千千岁 > 不是大夫的大夫

不是大夫的大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些衙役们之前还敢阳奉阴违,如今看到公主王爷什么的,都是那么厉害的人,身后更有武功高强,神秘莫测的隐卫,只要他们动了什么不该动的念头,他们随意的一只手,就能把他们给灭了,所以个个乖的跟什么似的,让他们向东,绝对不敢向西,听话的不得了.

    安排好了那些琐事,就安排了马车让那个知道赤脚大夫在何处的妇人同他们一起去,至于其余的百姓,不能坐马车,但牛车之类的,还是能安排的,白农事交待了府衙里的人,要他们把此事办妥当了,否则让他听到一个不好的字眼,就让他们全部滚蛋,反正他们也不是他的心腹.

    在衙门里当差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得罪人.不管是有心的还是无心的,总之就是有敌人就是了.

    若是他们突然的不当衙役,成为一个普通的百姓了,那那些曾今被他们欺负的人,就会群起攻之,到时候,可不是他们能承受的.

    所以,万不得已,他们都不愿意当个普通的百姓.

    "这些人,还真的是不能客客气气的对待,"看到那懈贱的衙役,燕莲真心吐槽,觉得这些人是给脸不要脸呢.

    当初自己可是好声好气的对待他们,他们不把自己看在眼里.如今,白农事的一番严厉话语,弄的他们不敢有一句的反驳,这不是叫给脸不要脸,叫什么呢?

    "都是嚣张惯了的,加上有那个姓梁的家伙的挑唆,那些人才会如此,"北辰傲对于这写的太多了,所以反应比较淡漠.

    在之前他没有暴露出战王身份的时候,厩里的衙役可比这里的更过分呢,为了敲诈银子,是无所不为呢.现在这些,都是小儿科了,毕竟他们还顾忌着燕莲公主的身份,否则,燕莲是寸步难行呢.

    "唉,那个姓梁的下台之后,但愿那些衙役们能好点,否则白农事不好办,"燕莲知道小鬼难缠,但是太难缠了,反倒什么都传达不上.

    "别看他文文弱弱的,但骨子里有傲气,否则也不会跟梁大人作对了!"北辰傲觉得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由着马车往前,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才到了人家妇人嘴里所说的地方.

    "小波娘,咋就你一个人回来呢?"村里出了如此大的事情,整个村都沸腾了,大伙都在村口等着消息,看到有马车进村,个个都瞪大了双眼看着,看到其中一辆马车上下来一个熟悉的人,村里的一个长辈就开口了.

    "大娘,我带审案的大人来找赤脚大夫,大人们要为我们死去的亲人报仇呢,"小波娘解释了一句之后,就引领着众人往自己家…….

    村民面面面相觑,看到有带刀的衙役,个个都不敢乱动弹,只是好奇的张望着,也不知道那些人来找赤脚大夫是做什么的.

    到了赤脚大夫家,就看到忙乱的情景,原来,知道家里的亲人出事了,好些人都承受不住,病的病,晕的晕,又不能去城里,就只好找赤脚大夫救命.

    原本赤脚大夫否是上门去的,可因为今天人太多了,只能让他们送到自己的家里来,免得耽搁了病情.

    小波娘把众人的来意说了一遍,就退到一边去了.她的任务完成了,这里根本用不到她了.

    "姜大夫,你就去吧,早些帮着找到那泄在的人,"有些一听说是这么个意思,都纷纷的劝着.

    姜大夫知道这些人都是伤心极了,一时发生晕厥的,就挑拣了几样草药,放在了一边,叮嘱那写顾着的人,若是有人出现不适的话,就熬这个,有些人是不能喝的,又开了另外的,细心又周到,没有一丝的不耐.

    燕莲瞧着,总觉得这个大夫有点不像是乡下的赤脚大夫,因为人家样貌堂堂,说话进退之间很有度,跟她认为里的赤脚大夫一点都不一样.

    反观是古泉村里的赤脚大夫,性子急起来的时候,任何人都不看在眼里的,村里人又不敢得罪,就怕人家走了,村里连个救命的大夫都没有.

    姜大夫细细的叮咛之后,才领着众人往山里去…….

    陪着姜大夫的是白农事,燕莲跟北辰傲在后面走着,突然,北辰傲说了那么一句颇具深意的话."这个大夫还不简单呢!"

    "额?"原本就觉得这个姜大夫有猫腻的燕莲一听到北辰傲的话,就立刻兴奋的拽着他的手问道:"哪里不简单呢?你是不是认识他?是不是厩有来头的?"

    看到燕莲那个兴奋的快要控制不住的表情,北辰傲黑线满布,忍不住的抽搐着嘴角,无力的解释说:"我只是觉得人家有些功夫底子,你脑子里想的什么呢?"这异想天开的,还真的让人接受不住.

    "啊!?"上扬的嘴角下垂,有些失落的叫了一声,然后低声咕哝道:"还以为有什么传奇呢,结果就是这个……,"

    两人一边乱扯着,一边紧跟着人家的脚步——等到走了半个时辰,那些跟来的,包括白农事都不行了的时候,却看到那个姜大夫还是神色不变的,一点疲惫的感觉都没有,看的燕莲好生的敬佩.

    "累死我了,"燕莲.[,!]靠在树干旁,疲惫的叫道.

    "夫人,可否让小的给你把个脉?"姜大夫原先是没有注意到的,但见走了那么长久,这个夫人还能坚持,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能坚持,有拳脚功夫在身是一回事,更有的是他长年累月的在山里行走,早已经养成了习惯.

    "把脉?"燕莲微喘着,一听到人家这么客气的询问着,就呐呐的点点头说:"好啊!"把脉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燕莲自然是不会抗拒的.

    燕莲坐着挪不动了,那姜大夫没有任何架势的走了过来,半蹲在燕莲的面前,伸手把脉,没过一会儿,他就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人道:"夫人已经有了两月的身孕,已经出现滑胎的迹象,最好还是不要在操劳疲惫了,否则还是会保不住的!"

    姜大夫的一番话,说的燕莲跟北辰傲都没有回过身来,有那么一瞬间的脑子空白.

    "你……你的意思是说我……有身孕了?"燕莲语气古怪的问道,有些接受不了.要是她怀孕了,那不表示她要在江南带球跑吗?

    还是,她要被北辰傲送回厩去?

    不管是那种结果,她都很不愿意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