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至尊农女千千岁 > 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燕莲斜睨了他一眼,用你是白痴的眼神望着他道:“梅以鸿早就知道他的身边有内奸了,你觉得他还会傻傻的等着你们行动吗?你怎么就不问问,梅以鸿去哪里了?”都不知道他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察觉到应燕莲的镇定之后,阿峰才惊觉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害怕,没有惊恐,连自己说北辰傲自顾不暇的时候,她都很镇定,连一丝的担忧没有。这让阿峰后知后觉的问道:“他去哪里了?”

    燕莲眨眨眼看着眼前灰头土脸,满脸红肿的人,笑眯眯的伸出一根手指,摇着头,坏坏道:“现在……我不想告诉你了!”方才,她可是一直想要告诉他的,可他不听,那就不要怪她了。

    “……,”阿峰除了恨恨的怒视她,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燕莲一见大局控制住了,就很淡定的吩咐着开门的人把地上的血给冲洗干净,免得那血腥味一直在她的喉咙间徘徊,痒的她都想吐了。

    隐卫把这些人都结结实实的绑住了,燕莲派了两个人看着,自己则让那些原本躲藏起来的丫鬟都走了出来,然后让他们该干嘛就干嘛,自己则坐在椅子上,思索着这件事该怎么跟梅以鸿解释。

    唉,对于这个内奸,梅以鸿是深恶痛疾的,因为这个人害的他失踪,也让梅家没落,梅老将军夫妇丧命。

    若不是因为报仇支撑着,都不知道梅以鸿到底能不能熬下来。

    “燕莲……,”一旁一直盯着她的应燕荷终于忍受不住了,望着她张口结舌的道:“你……你……你怎么会武功的?谁教你的?”为什么她越来越觉得眼前的应燕莲不像是自己认识的呢?

    在她的心里,应燕莲是未婚先孕,而且还胆小如鼠,只要被人一骂,就会卑微的低着头,从不敢反驳什么,唯一的长处就是认的几个字。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完全的变了。

    性子泼辣,有一说一,绝不姑息,甚至还改变了二婶跟二叔的性子,也彻底的改变了应家二房的命运。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燕莲的胆子那么大,竟然敢徒手去抢刀子,还把一个大男人给打的趴下了。她……她甚至还说,曾经把北辰傲给打趴下了,那她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啊!?

    燕莲要是知道人家心里那么复杂的想法,肯定会无语的告诉她:自己会的只是花拳绣腿,能把人家打趴下,只是因为人家没预料到她一个女人会动手。当初的北辰傲,不也是因为这样,才被自己打趴下的吗。

    “这个……只是因缘巧合,学了一些而已,”那个传说的师傅,还是少提的好。要是真的被人提起来,万一北辰傲要见见人家,到哪里去找?

    燕荷望着她,心里越发的觉得他们两姐妹是走的越来越远了。

    她们两个好像不是活在一个地方的,她总觉得眼前的应燕莲陌生的很,不是自己了解的那个应燕莲。

    但不管怎么样,能看到应燕莲那么聪明,几次的化解危难,她还是高兴的。

    天水城被围住了,所有的人都戒备,气氛,凝重,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那种生死置之度外的表情。他们谁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在下一刻,说不定,一块石头,一支箭,就能把自己的小命给结束了。

    晋国的军队围住了天水城,却没有攻击,而是有坚持耗下去的心思,想要让天水城的百姓跟将士因为没有粮食而投降,这让很多的百姓跟将士都有了意见,心思也开始浮动了。

    若是没有粮食,投降,是迟早的。

    “我就说了嘛,粮食是不能给百姓的,如今,能给我们吃的粮食就只能熬几天了,在这样下去,就算是雪停了,我们也是出不去的。”一直在鼓动将士们的心的人,这几天不肯歇了心底的心思,总想让那些士兵起来抗议。

    “吃都吃了,还能让百姓吐出来吗?”旁边的人没好气的问道。

    都整个时候了,还想着这些,还责怪整个,责怪那个,有意思吗?

    “就是,就算是缺了粮食,不是让人出城去买了吗?事情还没到最后一步呢,如今,还是先解决眼下的事情好,”一边的人也听的有些不爽了,语带不快的道:“若真的打输了仗,天水城被围攻了,粮食再多,不还是给了晋国的人吗?与其这样,我到宁愿所有的粮食都被百姓给吃了,免得留下一粒米来给晋国的将士吃!”

    “这话说的好,让他们吃饱打我们吗?那是傻子才会做的事!”

    那人见几个人都是冥顽不灵的,不管自己说什么,他们都反驳,搞得好像自己谋害他们似的,真的让人气死。

    可他说的,都是对的啊!

    是北辰傲答应要把粮食给百姓的,这才让将士们的粮食缺少的,这难道还不许他说了吗?

    见自己眼前说服不了他们,那人就狠狠的跺跺脚,语带阴狠道:“你们就信着北辰傲,几天后,粮食运不进来,看你们哭不哭!”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去,也不管这些发呆的了。

    “他到底是怎么了?”有人愣了一下,挠挠头,不解的说:“从一开始,他就极力不满王爷把粮食给了百姓,可现在,都兵临城下了,他依旧想着那些粮食,难道饿着他了吗?”

    几个人面面相觑,一个人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光芒,低头有些担心的问道:“我也觉得他有些问题,你们说……他会不会是……?”最后那句,他不敢说出口,毕竟从怀疑开始,这个人的结果就不会好了。

    这些将士都是在战场上生死相搏的,把彼此都能把后背交给彼此的,所以想要怀疑其中的一个,率先是自己的心里接受不了了。

    可是,现在,由不得他们不怀疑,因为那人的举动,实在是太诡异了。

    “这样的话,还是先别乱说的好,”有人谨慎的说:“几天之后,或许真的会出现粮食缺少的情况,不如,到时候再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若他还有什么诡异的举动,到时候就禀告了王爷,不管是不是冤枉的,先抓了再说!”

    “好,就这样办!”几个人商议了一下,觉得还是这样好,免得到时候出事,事情就无法交待了。

    果然,几天之后,仓库里的粮食被搬光了。如今,不但是将士们没有口粮了,连天水城的百姓都没有粮食了。

    因为出城的人都没有回来,谁都不知道粮食能不能带回来,所以那种为了活着而战的气息就一下子变了。

    “砰!”一声巨响,打破了还端着碗喝粥的人,个个都抬头麻木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谁都没有出声。

    “这样的日子,老子不过了,”砸碗的人高声怒吼道:“老子是来打仗的,是来送死的,结果连口饭都吃不上,那老子还要打什么仗啊!?”

    所有人都惊呆的看着他,望着手里的碗,碗里是清水加几颗大米,不要说填饱肚子,就是解渴都不够的。

    “兄弟们,我们为了秦国出生入死的,是把脑袋记在裤腰带上的,可战王却把属于我们的粮食给了百姓,这不是要逼死我们吗?我们要是没有吃饱,没有喝足,哪里来的力气解决敌人,能把敌人给赶走?”那人情绪激动,厉声的扬高了声音,想要让所有的将士都听的到他的话一样。

    “王爷是领兵的大将军,难道他不知道这件事吗?难不成,战王是勾结了晋国的军队,要把天水城拱手让给晋国,只是把我们当成傻子,白白的牺牲掉……,”这一番话,镇定了所有人,个个都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打破这一景象。

    “兄弟,你说的对,战王那是不安好心呢,”突然,有人“砰”一声的,也扔掉了手里的碗,高声叫道:“兄弟们,你们细细的想一想,朝廷发给我们的粮草,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想让兄弟们吃饱了,好有力气去打仗,去把晋国的军队赶回去。可现在,我们都饿着肚子,还有什么力气跟人家打呢?”

    “我们什么力气都没有,还不如直接打开了城门投降算了,免得到时候死伤无数,都是白白牺牲的!”开头闹事的人紧握着拳头嚷道,声音是尖利的,让人听的心生一种不舒服。

    “话不是这么说的,”有人看不过去了,捧着自己手里的碗怒道:“百姓们没有吃的了,难道要百姓活活的饿死吗?王爷这么做,也是为了救百姓——我们打仗,保家卫国,还不是为了百姓?”

    若不是为了百姓,朝廷何必每年往这里派兵,还要让人押送粮草,从京城千里迢迢的往天水城来。

    这一切的一切,不就是想让天水城的百姓过平静的日子吗?

    “就算是为了百姓,也得让我们吃饱,否则我们怎么打仗?”因为被挑起了心里的情绪,个个都显得激动,有人站在北辰傲这边,有人则觉得北辰傲是有问题的,是想谋害将士的……。

    这两种情况对峙起来,就让原本不妙的气氛更雪上加霜了。

    但是,站在北辰傲这边的人毕竟多,他们是忠于国家,忠于自己的心的。

    “来人,”一直站在高处看着他们的北辰傲在上面看了许久,他都没有出声,只是用阴沉的表情睨着他们,见气氛差不多了,才大手一挥,厉声道:“把这些都给本王抓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