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至尊农女千千岁 > 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荷儿,”看到婀娜娉婷,不知道比应燕莲好看多少倍的女儿,杜氏慈祥的开口喊道。

    “娘,你干嘛?”应燕荷最近的心情也不好啊,跟她一个村里的小姐妹都在唠叨着应燕莲,都羡慕她家送出来的那些华贵布料,她也想要,可娘不帮她,还骂她,弄的她到现在还生着气,不想跟她说话呢。

    “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不懂事呢?”杜氏知道她心里憋屈什么,就拧眉语重心长的道:“你的心眼就那么小,得了那几匹布,就心满意足了吗?”

    应燕荷睁大双眼,疑惑的看着她问道:“娘,你说什么?”为什么她一句都听不懂呢。

    “不是娘说你,在咱们古泉村,就属你养的最好,最白,你不比任何一个人差,所以呢,你一定要嫁的比整个村里的姑娘都要好,你明白吗?”杜氏耐心的分析着说。

    应燕荷的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傻傻的问道:“那要嫁给谁才是最好的?”她要穿应燕莲给五儿的那种布料做出的衣服,更要过的比应燕莲好,让她求着自己过日子。

    “你个傻丫头,”杜氏被她逗笑了,就细声道:“这富贵人家,自然是在京城了。这应燕莲救了人家上官少夫人跟小少爷,这是多大的恩呢,你去跟你奶奶说,要应燕莲把你送进上官府,这上官少夫人才生完孩子,肯定人不人,鬼不鬼的,到时候你跟她比起来,你说上官少爷会稀罕谁呢?”

    应燕荷一听,双眼一亮,她那天躲在人群里,是亲眼看到那个嬷嬷穿着华贵的衣服,头上带着银簪子,手上还带着金镯子着,这一个伺候人的穿戴都那么精贵,那要是成为少爷的人后,那自然是更好的,所以她的心,立刻被自己娘所说的蒙蔽了,心里心心念念的就是泼天富贵的日子。

    “娘,你说这上官少爷若是看中我的话,是不是会有很多的好东西?”应燕荷从未进过京,在她的意识里,只要她娘说好的,那就一定是好的,是可以的。

    因为京城要两文,这两文对于村里的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孩子们基本都没有进过京……。

    “你个眼皮子浅的,人家感激应燕莲就随手一挥,赏赐下那么多的东西,你都是上官家的人了,怎么可能就那么点呢?”杜氏恼恨她的不争气,继续拾掇道:“你等会去跟你奶奶说的时候,一定要说,若是进了上官府,什么好的东西都会拿回来孝敬她,绝对不会忘记奶奶的大恩,一定要哄着她点头,知道吗?”

    跟朱氏较量了那么多年,她的性子,自己还是摸的清楚的。

    这应燕莲这一次漠视她,连谢氏都没有给朱氏送礼,这朱氏的心里窝着一团火呢,若是点燃了,那就跟炮仗似的,肯定会炸伤很多人的——谢氏就是首当其冲了。她当然愿意看到这样的情景,但更想把自己女儿送进上官府。

    “嗯,”为了以后自己的富贵生活,,应燕荷这一次没有唱反调,而是很兴奋,很听话的点头了。

    燕莲是不知道杜氏的算计,一心一意的只想把自己的日子过好,让别人自个儿去闹腾。可是,有些事,不是她不理会,就不会牵扯到她身上的。

    “燕莲,你快去瞧瞧,你奶奶带着你大伯母去你四婶家了,”因为燕莲的大方,让村里很多人都愿意跟她交好,所以得到消息的妇人就赶紧过来给她报信。

    “四婶?”燕莲一愣,想着爹娘都在那边,就点点头说:“婶子,谢谢你了!”

    “都是一个村的,客气什么,”那妇人露齿一笑,然后往另一边去了。估摸着,也是害怕被朱氏杜氏知道,所以才佯装只是路过。

    “娘,那是燕莲送给四弟妹的,”因为女儿争气,谢氏的腰板也直了,所以不像以往一样对杜氏低头缩尾了。

    “她一个连儿子都蹦不出来的,有什么资格穿那么好的衣服,谢氏,你以为分家了,你就能无法无天了?信不信,我让我儿子休了你,”朱氏见方氏一言不发的站在那边,反倒是谢氏跟自己唱反调,就忍不住怒火中烧的叫嚣着。

    “娘,你是不知道,二弟妹如今可威风着呢,出了个好女儿,要住大屋,穿新衣,可怜娘苦了一辈子,却还住老屋呢!”杜氏话里有话的挑拨着,一脸为朱氏着想的样子。

    “哼,应翔安,你个窝囊废,快给老娘滚出来,”朱氏一听,立刻怒气冲冲的喊着。

    “娘,你嚷嚷什么呢?被人听到了,好看吗?”应翔安从里面慢悠悠的出来,有些不耐的道。

    自从他受伤后,儿子女儿都愿意跟他亲近了,连小外孙见到他都是满脸的笑意,自家媳妇更是小心小意的伺候着,这日子过的比以往不早知道舒服多少倍,他心里也渐渐明白了燕莲所说的家的那个意思。

    所以,这会儿听到自家娘在说什么休了谢氏的话,心里就不满极了。

    “怎么不好看了?”朱氏“嗷嗷”叫道,“是你媳妇不孝,你还知道怕丢脸,要藏着捂着吗?”她的二儿子一向是最好拿捏的,所以她想说什么就什么,完全不把谢氏看在眼里。

    “先坐会,”谢氏见他出来后,立刻担心的拿了

    条凳子过来,扶着应翔安要坐下。

    “啧啧,娘,你瞧瞧,你个当娘的都站着呢,二弟妹就先让二弟坐下了,”杜氏怕起了不风浪,一直往里浇油。

    “大嫂,于三那天狠狠的敲了翔安一下,你没看到吗?大夫说断了骨头,得好生的样子,你处处咄咄逼人,是想要逼死翔安才罢休吗?”谢氏回头恶狠狠的瞪着她,想要吃人似的,满脸狰狞。

    杜氏被谢氏的表情吓住了,就冷哼一声,转过头不搭理她了。

    “四弟妹,快把布料拿出来呗,瞧瞧你家燕琴,傻了吧唧的,穿那布料,是浪费,还是赶紧的拿出来,孝敬孝敬娘才是,”杜氏站着说话不腰疼,一点都不心疼,反正布料不是她的,她也传不到。

    方氏死死的咬着唇,一言不发,好坏都不开口。

    燕莲送的布料,是她见过最好的,村里都没有出现过。她根本舍不得裁,想着放着给燕琴当嫁妆,所以这一次,朱氏来要的时候,她硬是忍着没有答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