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没想点化众生啊 > 第十章 无娘子

第十章 无娘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许伍长,这些是……”
  
  魁梧汉子似山岳一般站在城门洞子里,挡住众人去路。
  
  绝处逢生的许永福,喜上眉梢的介绍道:“董参军,这些是灵源宗的仙长,来助我们青山镇除魔的。”
  
  “这位是我们青山镇的参军董英虎,与诸位仙长一样都是炼气高人。”
  
  许永福恭声介绍道。
  
  听闻灵源宗后魁梧汉子微微错愕,在这南怀武州灵源宗虽排不上前茅,但对于他这种散修便是不可逾越的高山峻岭。
  
  董英虎朝王知抱拳拱手,肃然敬道:“在下乡野散修董英虎,见过仙门仙长!”
  
  “幸会。”
  
  王知还礼,在南怀武州到了他们这个层次怎么也算个中上流了,自然不可太过跋扈。
  
  董英虎憨厚一笑,望着身后十数名意气风发的少年男女,又借机细细打量了一番站在人群中的罗裙少女,感叹道:“仙家子弟风采果然非同凡响。”
  
  “那这几位是……”
  
  雄壮汉子望向怀抱王言的贾愣子,迟疑问道。
  
  “这几位是为我们带路的乡亲。”
  
  “怎么还有个孩子?”
  
  “红柳村的遗孤,苦命的孩子。”
  
  “奥奥,原来如此,仙师请随我来。”
  
  董英虎恍然的点了点头,可望着贾愣子一行山野草民眼中多了几多不屑。
  
  随着魁梧汉子的指引,一行人进了青山镇,可进了青山镇后贾愣子几名乡野汉子才明白什么叫做惨烈。
  
  偌大的青山镇此刻残破凋零,满地残值断臂死相狰狞的尸骨随处可见几乎铺满了街道,人们只能寻找着尸体的空隙见缝插针的下脚,往前缓慢行走,不少房屋已经化为灰烬,萦绕着缕缕黑烟。
  
  余下的建筑物多半成了残垣断壁,城内建筑物十不存一。
  
  李惊蛰看着恍若人间炼狱的一幕,眼神嚅喏,身旁的罗裙少女黛眉轻蹙,满脸不忍。
  
  而习以为常的董英虎毫不在意,一路上与王知滔滔不绝诉说这些天青山镇的惨烈,目光是不是划过林晴方。
  
  目光隐隐有些窃喜,在江湖上游荡的散修,眼力是最重要的敲门砖,在江湖上混你需要明白什么样的人能惹,那些人不能触碰。
  
  少女二轮三境的修为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高不可攀,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上了阵后难免会慌乱,只需趁乱稍稍加点手段,便能将其掳走,找个没人地方费去修为,这小娘们不是任凭自己蹂躏?
  
  就算灵源宗有两名三轮高手坐镇,可进了清瑶山谁能比他清楚山路走势?
  
  三轮?
  
  四轮强者都不一定能追的上他。
  
  到时候财色全收,这他娘的才叫大胜。
  
  董英虎心中已经开始筹划接下来的打算,像他这种游荡在江湖的苦命散修,能活几天都不一定,他不怕得罪不得罪灵源宗。
  
  灵源宗是高高在上的世外仙门,高手如云,可这些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也接触不上,若是他有能让这些世外仙门重视的资本他何至于流落至江湖?
  
  大不了就是一死,及时享乐才是正道,要不然像这般的仙子,他董英虎哪辈子才能一亲芳泽大被同眠?
  
  李惊蛰在身后将雄壮男人的动作尽收眼底,但他并未在意,男人嘛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都是正常。
  
  他的注意力多半都放在青山镇内的惨剧中,李惊蛰并不是那种圣母心思,但他人性犹在。
  
  在武团及兵卒的保护下,青山镇衙门算是唯一一座还算完整的建筑物,百余名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幸存百姓在衙门外搭起一片片帐篷,席地而眠。
  
  听闻有仙人来援助青山镇,幸存的百余名青山镇百姓欣喜若狂,中年镇守更是激动的热泪盈眶,踉跄着爬出衙门迎接仙长。
  
  “下官青山镇镇守何修诚,拜见列位仙人,多谢仙人救命之恩,多谢仙人!”
  
  中年镇守何修诚涕泪纵横,一把抓住王知手腕,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敢轻易撒手。
  
  还未等如何寒暄,随灵源宗众人一同前来的贾愣子阔步向前,生来不在意这些‘大人物’脸色的莽撞汉子急冲冲打断二人对话,急切问道:“敢问镇守,青山镇张秀才可在?”
  
  贾愣子这一语不要紧,可是吓坏了中年镇守,这般体态气势,镇守何修诚以为这也是灵源宗山门内的世外高人,顿时恭敬鞠躬道:“敢问仙长找张秀才有何事?”
  
  “仙长?”
  
  “俺可不是仙长!”贾愣子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指了指怀里的四岁孩童,沉声道:“这是张秀才他姐姐的遗孤,前来投奔舅舅。”
  
  “不是仙长?”
  
  何修诚顿时一头雾水,救助似的望向王知:“王长老,那这位是……”
  
  王知微微一笑,“这位是带领我们进山的乡亲。”
  
  “哦……”
  
  何修诚喃喃点头,眼神有些寒凉,似乎在骂这不开眼的乡野汉子耽误自己的大事,直起腰杆,语气淡漠道:“张秀才丧命了。”
  
  “啊?!!”
  
  贾愣子双目圆瞪,惊吼一声,指着怀中孩子颤抖问道:“镇守说的可是这孩子的舅舅,张秀才?”
  
  一直睡在汉子胸口处的四岁孩童被这惊吼吓醒,揉搓着睡眼看着眼前极为陌生的场景。
  
  何修诚也被汉子的吼声吓了一跳,剜了贾愣子一眼,没好气道:“我青山镇姓张的秀才只有一位,阁下没有找错。”
  
  贾愣子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躬身站在何修诚身旁的董英虎看着这不开眼的山野汉子,眼神森寒。
  
  王知对何修诚的态度微微蹙眉,但也不好说什么,拱手问道:“按镇守大人所说,这孩子他舅舅也是丧身在魔物之手?”
  
  何修诚重重一叹:“正是被那些魔物所害啊!”
  
  王知长出了口气,看着睡眼朦胧的四岁孩童点头叹息道:“这可怜的孩子,这般年龄就无亲人在人世了。”
  
  “额——”
  
  青山镇守何修诚稍作迟疑,“仙长所说也不尽然,这孩子还有一亲人尚在人世。”
  
  “哦?”王知诧异一声,追问道:“镇守大人所说的是何人?”
  
  “这孩子的舅母。”
  
  何修诚缓缓道:“张家娘子。”
  
  王知精神一震,惊愕道:“他舅母所在何处?”
  
  谁的心肠都不是铁打金铸,面对如此可怜的孩子,谁又能不心疼。
  
  特别是王知这种炼气高手,因为道心纯净所以更注重一些人性至点。
  
  只见何修诚叹息一声,摇头苦涩道:“这……这张家娘子是邻村的大家闺秀,知书达理,您也知道这读书人最重情谊。”
  
  “这女子得知丈夫丧身,一股急火攻心昏迷不醒,现在已经是病入膏肓了!”
  
  何修诚重重一叹。
  
  混在人群最后方的李惊蛰微微抬头,据他所知,王知并不精通医理,按照这次下山除魔的情形来说,这些灵源宗弟子多半带的都是些疗伤丹药,对于这种心事郁结产生的心病,几乎无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