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没想点化众生啊 > 第九章 灵源宗来援

第九章 灵源宗来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金阳高悬。
  
  浩浩荡荡二十余人离开了红柳村,还如同昨日进山时候一样,有熟悉路程的山民在前方带路。
  
  “王老头这可怜的孩子,诶……”
  
  “这般年幼,父母亲人相继丧生,日后该又如何啊……”
  
  人群中,一阵长吁短叹的哀叹声不断响起,几名随着灵源宗弟子进山的猎户樵夫看着一名四岁孩童,悲悯难忍。
  
  接连失去至亲的王言听不明白这些言语,只能踉跄的跟着人群。
  
  一名雄壮汉子实在心疼的紧,一把将孩子抱入怀中,苦中作乐的冲孩子挤出一个笑脸。
  
  感觉手脚发软的四岁孩童极为听话,依靠在壮汉胸膛处昏昏睡去。
  
  “诶,可怜人呐。”
  
  壮汉喟叹一声,解下自己腰间的褡裢裹在孩童身上,怒哼道:“呔,这该死的妖精和怪物。”
  
  众人心中的同情再度被调动,看着王言的眼神都有不忍,但也有例外,一精瘦男人看着壮汉抱起孩子,低声嘀咕道:“莫不是这孩子克人?”
  
  “滚……”
  
  壮汉张口就骂,可又怕声音太大惊扰了孩童,横眉立目道:“别他娘的放屁,那都是死在妖魔手里的苦命人。”
  
  精瘦男人也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尬笑一声便不在言语。
  
  雄壮汉子又狠狠的剜了几眼男人,这才收回目光,喃喃自语道:“这孩子以后可该怎么办啊。”
  
  “没事,娘亲舅大,青山镇张秀才就是这孩子的舅舅,有亲娘舅照顾着,跟亲爹亲妈也差不太多。”
  
  人群中,有跟王老汉熟识的山民,知道王家的根底。
  
  “可……”
  
  “可若是张秀才也葬身怪物之手又该如何?!”
  
  人群中有人沉吟道,走在前方的精瘦汉子霍然回头,指了指自己紧闭的嘴,一个劲的摇手。
  
  那意思摆明了是再说:这回的丧气话不是自己说的!
  
  怀抱王言的雄壮汉子又气又笑,场中这几人的大多都是宅心仁厚之辈,若非如此,他们怎么可能会冒着丧命的风险跟灵源宗弟子进山。
  
  精瘦汉子之前那一语有多半是无心之失,剩下更多则是出自对鬼神说的敬畏,在这穷乡僻壤里,山神土地、河神河童可都是最受敬重的存在。
  
  雄壮汉子摆了摆手,打断了胡思乱想的众人,摇头道:“青山镇可比红柳村大得多,镇上衙门可是有好几位炼气老爷坐镇,还有人数不少的武团,有他们在青山镇肯定没问题。”
  
  雄壮汉子顿了顿,洒脱道:“他娘的,就算那张秀才死了,这孩子就跟老子走!”
  
  人群中有人笑谈道:“贾愣子,就你那两间茅草房能养得起这孩子么?”
  
  雄壮汉子贾愣子嗤笑一声:“不就是多双筷头子的事,咋得都养活了,俺老贾这把子力气多挤出一分,就够这孩子吃了。”
  
  一众淳朴山民说说笑笑,也算是将之前的阴霾气氛扫空。
  
  在不远处的李惊蛰面露温和笑意,世间民风淳朴不过这般了。
  
  昨夜他将王老汉送走轮回时便想直接前往青山镇寻找张秀才,可深夜寻人多有不便,青山镇又有炼气士坐镇,难度只会更高,弄不好还会弄巧成拙。
  
  让虎妖出面相送更是困难,寻常人见到这两丈多长的凶猛大虫说不定顿时便要被吓死。
  
  万般无奈之下,李惊蛰将孩童带回了红柳村,本来还未想好用什么借口,好在进山的汉子中有王老汉的旧识,这才免去了诸多麻烦。
  
  李惊蛰面露笑意,可藏身在通宝铜钱中的小瞳儿有些不安,传音呢喃道:‘仙师,您……’
  
  这是瞳儿下山以来第一次在人前主动传音,在李惊蛰全科《老银币指导全书》的教导下,小瞳儿现在也极为谨慎,已经有了李老银币刚到浩荡天下时的模样。
  
  只不过在见识过昨晚那种震荡人心的血肉之情后,小瞳儿实在不理解李惊蛰为何要眼看着年幼孩童流落漂泊。
  
  以李惊蛰的能耐,就算不收孩童作为弟子,将孩童作为个端茶送水的书童也可以保证小言儿一生安稳啊。
  
  李惊蛰听出了瞳儿的欲言又止,直截了当道:‘我能将这孩子带上灵源宗,也有能力将其养大,可对他来说,灵源宗并非通天福地,而是一座阴诡地狱。’
  
  ‘八个字造定命也该然,这孩子命中有此一劫,青山镇也是他必去之地,留在青山镇他日后才有更大造化。’
  
  李惊蛰寥寥叹息道,他与小瞳儿这手传音入迷的本领早已融会贯通,以他与瞳儿的默契,就算是现在陈西子在他身边,都不一定能识破的了。
  
  想起陈西子,李惊蛰不由得挑眉,也不知道这煞星回没回山,若是被这煞星得知灵源宗的变故,这南怀武州怕是要被捅破天咯。
  
  说来这也是,这陈西子从来不下山,为何突然离山?!
  
  这这这……
  
  ‘诶……’
  
  李惊蛰在心中暗叹一声,眉间闪过成吨的无奈。
  
  做个幕后黑手真的真的是太难了……
  
  小瞳儿沉默了几许,喃喃说道:‘仙师所说的造化可是那头虎妖?’
  
  李惊蛰感受着清瑶山中那只虎妖的气息,不可否置的点了点头。
  
  这也是为何李惊蛰放心将年幼孩童留在青山镇的原因,清瑶山内那只猿妖一除,虎妖便可雄霸这一方,有虎妖在小言儿的安全无需考虑。
  
  最重要一点,李惊蛰曾以八字推演过这孩童,这一人一妖乃是多世的渊源,若非如此,虎妖也不会如此凑巧的救下他。
  
  这一切都算是冥冥注定的。
  
  有虎妖在,李惊蛰再给他留下几桩机缘,比跟他上灵源宗勾心斗角的强。
  
  一直与李惊蛰并肩而行的罗裙少女刚好瞧见了李惊蛰那副温和表情,秀眉一皱暗暗感觉不好,挑了个没人注意的空隙,贴向李惊蛰轻声质问道:“这孩子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李惊蛰:……
  
  这语气表情让李惊蛰倍感无奈,这他娘的活脱脱一副捉奸在床的表情啊,这幽怨的节目效果宛若那狗血电视剧中傻白甜女主黑化之前的语气啊……
  
  李惊蛰默不作声。
  
  “哼!”
  
  少女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转过头一副怄气模样。
  
  李惊蛰斜瞥了一眼气鼓鼓的少女,他依旧是那副风轻云淡的和煦表情,若是以往女魔头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一系列举动,李惊蛰早就主动跟她拉开距离,以求明哲保身了。
  
  可现如今李惊蛰却故意没有做出丝毫躲避动作,他为得便是给这些‘精心布局者’添上几捧柴火,让他们的妒火更旺盛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