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没想点化众生啊 > 第六章 翻盘

第六章 翻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密林中,李惊蛰伸手一扬,一阵鸟雀振翅声音响起,信鸽重新飞向远方。
  
  小瞳儿漂浮在空中,好奇问道:“仙师,这信上消息与你不利,你为何不将直接信件毁了?”
  
  “我若将它毁了,我如何挖出这些阴狗联营?”
  
  李惊蛰横卧老剑影,轻笑道:“老人家,接下来是哪个方向?”
  
  “东南,再有十里左右就到了!”
  
  王老汉的声音在半截槐木中急切传出。
  
  李惊蛰手持老剑影消失在原地,感受着灵识的反馈,信鸽所经过的每一个角落,都在他脑海清晰展现。
  
  他还是高估了贺瀚海的耐心。
  
  李惊蛰本以为这名动灵源的内阁天骄会有些耐心,寻找一个好机会悄无声息的伏杀自己。
  
  可他贺瀚海竟然如此急功近利做事粗糙,针对同门之事竟然还外泄给了他人,这人,算不上什么。
  
  黑夜中,李惊蛰嘴角逐渐残忍,既然他贺瀚海已经出招了,他李惊蛰便不可不接了。
  
  这一夜,清瑶山里沾染了魔气的山兽算是早了殃,剑影翻飞间,入魔山兽尸横遍野。
  
  李惊蛰又网东南方向逼近了三五里,眼看踏入一面平地,瘦削身影霍然停下脚步,蹙眉道:“瞳儿,可有发现?”
  
  身着白裳的小瞳儿微微摇头。
  
  “老人家,你记得可是这里?”
  
  李惊蛰沉声问道,一个四岁孩童怎么可能躲过李惊蛰的灵识与小瞳儿的感知两重搜寻,在如此近的距离都没有任何气息和迹象,只能说其中有所不对。
  
  王老汉极为急切:“却是此地,关于那小孙子的安危,小老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记错的!”
  
  李惊蛰沉沉点了点头,屈指在袍袖中抽出几张符箓掐在手心里,身形缓动:“瞳儿,注意探查周遭。”
  
  又往前三五里,李惊蛰脚步一滞,在一极为偏僻的角落发现一个僻静山洞,沉声问道:“老人家,可是那里?”
  
  王老汉急急应道:“正是,正是!”
  
  “倒是个不错的藏身之地。”
  
  李惊蛰轻笑一声,手指翻飞,三张荡魔符激荡而出没入山林中,符箓上标记【阅后即焚】的黄纸符箓转瞬燃烧为灰烬,将山洞周围十丈的魔气尽数撕碎。
  
  李惊蛰挥手卷起一阵飓风,将所有符箓燃烧出的灰烬尽数吹散,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稳健。
  
  啧。
  
  李惊蛰指尖轻划,聚火符在指尖燃起,靠着微弱光芒,李惊蛰缓步靠向山洞,手中老剑影蓄势待发。
  
  还未进入山洞,便在一处阴暗泥泞处发现一只巨大的梅花蹄印。
  
  “虎……虎妖!!!”
  
  王老汉看着地上的梅花脚印,泪如涌泉:“我那可怜的孙子啊……”
  
  李惊蛰眉头微蹙,暗觉不对,此地并无妖气和血气,不似有妖物大开杀戒的模样。
  
  呼的一阵微弱火光,僻静山洞被照亮。
  
  干燥山洞中,虎妖的足迹越发明显,王老汉看着空荡如也的山洞痛不欲生。
  
  李惊蛰眼角一抖,伸手压停了老汉的哭声,抬手一摄角落处一块残破的布角落入李惊蛰掌心,他沉声问道:“老人家,这可是那孩子的东西?”
  
  王老汉抹了一把脸上泪痕强忍着悲戚心思打量,伤心欲绝的点头:“正是我那苦命小孙子穿的衣物。”
  
  “先莫要伤心,到底如何现在还不可而知,老丈先松松心思。”
  
  李惊蛰劝慰一句,出声喊道:“瞳儿,将老人家护住,我替这孩子搜一搜气息。”
  
  “是仙师!”
  
  小瞳儿脆生生的应和了一句,护心镜的光圈外放,将王老汉笼罩其中。
  
  忽的,李惊蛰周身金光大盛,双目眉心皆如金石浇筑,耀目刺眼。
  
  李惊蛰手掐印决,在空中不挺挥舞,口中念念有词:“寅子交错,庚辛未定。”
  
  “七星再握,九气纵横。”
  
  “坎生在上,泽兑在下。”
  
  “我以八卦定仙踪,也以九宫问昏名。”
  
  “我言西北,君言东南。”
  
  “六丁六甲可在?”
  
  李惊蛰低喝一声,阵阵音浪激荡而出,将山洞内的枯草瞬间吹散的满天都是,饶是有护心镜的保护下,小瞳儿还是面露痛苦之色。
  
  反观被元灵少女挡在身后的灵族王老汉更是难熬,本来就跟草根树皮一般的皮肤此刻痛苦的皱起,捂着额头浑身抖若筛糠。
  
  此刻瘦削青年如同天上神祗,双目金光强盛如同金阳,将偏僻山洞照耀的亮若白昼。
  
  角落中,数道风丝不停摇曳仿佛组成一道道极其抽象的人影,风丝摇曳间刮起阵阵风声,风声中隐约传出一句:在!
  
  风声起伏后,两名灵族的处境更加难熬,小瞳儿以玉手捂住双耳,双目紧闭不敢在看山洞中的任何点滴,王老汉承受不住煌煌神威,扑通一声跪倒再次,躬身如虾。
  
  “这本是善灵无怨无恶,诸神将莫要仇视。”
  
  李惊蛰声若闷雷,话音所至,空气中不断升腾的风丝和杂草稍稍稳定,神威下降,两名灵族的处境好了不少。
  
  李惊蛰指尖轻挑,控制着那缕残破布角缓缓上升悬在空中,随着无数光芒的抽离,残破布角上不断腾起条条气息。
  
  似是孩童哭闹的声音,也好像是猛虎咆哮。
  
  李惊蛰眉头蹙起,手中印决猛然变化,那缕若有若无的孩童哭闹声音不断放大,响彻在偏僻山洞内。
  
  李惊蛰宽博大手在虚空一握,那哭声陡然停滞,李惊蛰厉声问道:“王老汉,这可是你孙儿?”
  
  任凭王老汉痛苦至极,可听闻那缕哭声几乎下是一滞,任凭那无穷无尽神威席卷而来,挣扎着站起身,含泪道:“正是,正是我孙儿!!!”
  
  “好!”
  
  李惊蛰低喝一声,口中念念有词:“甲己之年丙作首,乙庚之岁戊为头。丙辛之岁寻庚上,丁壬壬寅顺水流。若问戊癸何处起,甲寅之上好追求。”
  
  “出!”
  
  随着咒语脱口,李惊蛰眉心处一道又一道金光喷涌而出,汇入哭声之中,原本虚无缥缈的哭声在金光的淬炼下融为一条条文字。
  
  ‘戊申、甲子、丁卯、丙午。’
  
  正是一道完整的生辰八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