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没想点化众生啊 > 第五章 木鬼为槐

第五章 木鬼为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有!”
  
  “东侧没有!”
  
  “北侧也没有!”
  
  王知与一众灵源宗弟子站在村子当中,听着不断报回的信息,脸色略变:“红柳村里没有幸存者。”
  
  这话落在几名随同跟来指路的樵夫猎户耳中如同雷击,艰难吞咽口水道:“红柳村全村一百多口子人,一个……都没剩下?”
  
  王知艰难点头。
  
  “啊……”
  
  “这——!”
  
  一众山民大惊失色,看着寂静山村面面相觑,少年虎子瞪大了眼睛,瞧着列位叔伯的表情不知所措。
  
  不光他们,这些极少下山经历俗世的仙家少年也有些许错愕。
  
  王知从储物袋中摸出两只瓷瓶,散給一名身着白袍的内阁弟子,吩咐道:“冯锐,清点各队弟子损伤情况。”
  
  内阁弟子冯锐恭敬接过瓷瓶,挨个询问情况,等排到李惊蛰几人时两只瓷瓶已经空了大半。
  
  冯锐看着眼前风度翩然的俊逸男人,下意识一怔,而后轻声问道:“惊蛰师弟感觉如何,可有伤损?”
  
  李惊蛰淡淡摇头,拱手还礼极其和善:“并无伤损,多谢冯师兄挂怀。”
  
  冯锐微微点头赏赞道:“惊蛰师弟这手符箓手法,玄妙精深,颇为不错。”
  
  “师兄谬赞了,不过是些不入流的小把戏。”
  
  李惊蛰谦卑一笑,他并不认识面前人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笑脸相迎自己便要和善相待。
  
  老银币嘛,左右逢源才是正途。
  
  至于之后的事李惊蛰也不在乎了,为灵源宗度过这次劫难,他便要好好苟在深山了。
  
  冯锐对李惊蛰也是如此,上山十五年来,他从未听过李惊蛰这个名字,第一次听闻这个名字是在林晴方那场惊天动地的拍卖会上。
  
  那时匆匆一眼,并未放在心上只记得是个是仪表堂堂的后生师弟,第二次便是这次,被终日不苟言笑的戒律长老陆愚郎钦点与林晴方同行,让冯锐再度想起这个名字。
  
  可如今如此近距离的看清这位年轻师弟的容貌,也觉得有些震撼,这后辈仪表过真惊为天人。
  
  他不是那是跪舔贺瀚海的阿谀奉承之辈,也不是什么心胸狭隘嫉贤妒能之辈,不趋炎不附势能在内阁安稳站住脚跟,也有他自己的立身之法。
  
  再加上李惊蛰这副上人见喜的长相,让冯锐更多了几分好感,在内阁打拼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已经炉火纯青,他隐约感觉这李惊蛰能让陆愚郎和林晴方如此重视,其中必有什么秘密。
  
  李惊蛰对敌时从容不迫,虽说只是一些小手段,那火候分寸拿捏的极好,如今夸奖李惊蛰不过是顺水推舟,也有些想要结交的意思。
  
  世外仙门中,多个朋友总要比多个对头好。
  
  冯锐温厚一笑,将目光投向身旁的罗裙少女,“师妹呢?”
  
  少女漫不经心的轻轻摇头,一脸轻描淡写的表情仿佛在说:不会吧不会吧,这么弱的魔傀不会真的有人打不过吧?
  
  “我、我!”
  
  “冯师兄,我受伤了!!”
  
  这边的二人婉拒了送上门的丹药,可一旁的林丰却炸了庙,捂着有些青紫的手臂上蹿下跳,丝毫不觉得丢人。
  
  林晴方鄙夷的瞄了一眼上蹿下跳瘦小男人,轻扶额头无奈叹气,转过臻首不愿多看,蹲下身子伸手掏出几块李惊蛰出品的润口糖,眉目含笑的递给虎子。
  
  冯锐朝李惊蛰无奈一笑,倒出三枚晶莹剔透的丹药递给林丰,温声道:“林师弟,以你的伤势有一颗便足可散去淤血了。”
  
  “唔……”
  
  林丰捧着手中三颗丹药,眼巴巴的望着冯锐手中瓷瓶,柔弱道:“只有三颗啊,冯师兄我这伤势可得及时医治啊……”
  
  林晴方回过臻首附和道:“确实得抓紧医治,再晚些……”
  
  林丰大喜过望:“就是就是!”
  
  少女轻哼一声,嗤之以鼻道:“再晚就好了。”
  
  “呃——”
  
  林丰沉吟一声,五官扭曲做一团,面对魔头少女他确实无计可施。
  
  冯锐笑笑并未多加言语,拱手施礼辞别了几人。
  
  李惊蛰微微拱手算是回礼,不在理会身边事,李惊蛰将目光投向清瑶山脉,目光微微摇晃。
  
  ‘瞳儿,可有发现?’
  
  ‘仙师,百里之内没有异动。’
  
  瞳儿俏生生的应答道。
  
  李惊蛰灵识已经将周遭三十里尽数覆盖,几乎已经要探查出另外几队灵源宗人马的动向,可还是未找到那缕波动的来源。
  
  在一行人斗杀魔傀的时候,李惊蛰捕捉到了一道极不寻常的波动,这股波动极为特殊并非是寻常灵力躁动,速度极快几乎一闪即使,待李惊蛰反应过来已经消弭无踪了。
  
  而且以小瞳儿的感知力,却丝毫没有察觉,这便是李惊蛰的忧心之处,所以他才在一直视图寻找。
  
  可惜,方圆百里几乎已经是李惊蛰二人此时的极限了,李惊蛰的灵识可以飘散的更远,可再远些难免会百密一疏,从而惊动一同下山的宗门执事。
  
  不能没事找事,也不能惹火上身,这都是老银币的核心标准。
  
  冯锐将手中瓷瓶恭敬递回王知,“禀长老,同门师弟受伤四人,有一人伤势较重。”
  
  王知顺手接回瓷瓶,打量天色喃喃道,“再往下走是青山镇,大致需要两个时辰的脚程,入了夜后视线不便,魔傀的实力也会有所增加。”
  
  “通知下去,今夜就在红柳村住下,顺带让伤员修养疗养伤势。”
  
  “弟子遵命。”
  
  收到了夜宿红柳村的指令后,一众灵源宗弟子开始修整,顺带开始翻看灵源玉的数值。
  
  可自我探查后,不少人面露失望神色,特别哪些受伤的灵源宗弟子,个顶个面色不善。
  
  第一战便受了伤,未来的路只会更难走,进入灵田?
  
  那更是遥不可及了。
  
  见众人探查自己队伍的灵源玉,林晴方来了精神,靠近李惊蛰神秘兮兮道:“咱们有多少?”
  
  “十九只。”
  
  少女猛然坐直腰脊,瞪大眼睛不解问道:“这么多?”
  
  李惊蛰无奈轻叹:“要不然对得起你那些劲弩?”
  
  少女娇憨一笑:“可也是哦!”
  
  三十只魔傀,除了被长老王知斩杀的几只和一些远处的余孽,基本上都被李惊蛰的符箓收入囊中。
  
  也难怪哪些少年失落,奋力拼杀舍命相博换下来的人头被人巧取了不少,他们还毫不知情,心中难免会有落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