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疯了吧,你管这叫检察官 > 第157章 黄金柱 钞票雨

第157章 黄金柱 钞票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谢谢,夜空下那颗最亮的星一榮大大1500起点币打赏。)
  
  
  
  伍章勋将刑事部的检察官分成两组。
  
  
  
  一组去釜山地方检察厅,把检举信名单上的人全部请到东部支厅。
  
  
  
  反正这位检察长都有完了,根本不用害怕秋后算账。
  
  
  
  第二组由伍章勋亲自带队,前往范东国的家进行搜查。
  
  
  
  ------------
  
  
  
  下午16:55分。
  
  
  
  一辆mvp,五辆警车驶入高档别墅区。
  
  
  
  连等数天,都未接到绑匪的电话,何如珍此刻心神不定,一直逼着儿子出主意。
  
  
  
  可范基宇又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安抚母亲继续等待绑匪的电话。
  
  
  
  至于报警,他根本不去想。
  
  
  
  叮咚......
  
  
  
  门铃响起。
  
  
  
  保姆走到大门前,通过可视门铃向外看去。
  
  
  
  一名身穿警服的男人堵住摄像头。
  
  
  
  保姆警惕的问道:“你是谁?”
  
  
  
  这时,焦躁的范基宇看到保姆磨磨蹭蹭,不耐烦起来。
  
  
  
  “外面是谁?”
  
  
  
  保姆扭头道:“好像是警察。”
  
  
  
  范基宇皱了皱眉头,他没报警,警察来干什么?
  
  
  
  “问问他什么事!”
  
  
  
  保姆点点头:“警察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你好,我接到投诉,说你们家最近晚上非常吵,我来询问一下情况。”
  
  
  
  保姆把警员的话重复了一遍。
  
  
  
  范基宇听完后,也没多想,毕竟这里是高档别墅区,治安方面无需怀疑。
  
  
  
  “开门让他进来!”
  
  
  
  滴!
  
  
  
  一声轻响,门锁开启。
  
  
  
  然而接下来的事,超出范家母子的想象。
  
  
  
  大门猛地被人拉开,十几名警员涌入别墅。
  
  
  
  伍章勋带领数名检察官,大批东部支厅的工作人员,紧跟其后。
  
  
  
  看到这种场面,范基宇大怒,骄横的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知道这里是谁家嘛!”
  
  
  
  伍章勋走向前台。
  
  
  
  “你好,我是大检察厅特别派遣官伍章勋,奉命调查范东国检察长......”
  
  
  
  不等范基宇开口,他大手一挥。
  
  
  
  “给我搜,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地方......另外找找看别墅是否有暗格!”
  
  
  
  随着检察官和警员进入客厅,坐在沙发上的何如珍吓了一跳。
  
  
  
  不过她到底当了数十年的官太太,趾高气扬的说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我老公可是釜山地方检察厅检察长范东国,你们是不是想坐牢!”
  
  
  
  可惜没人理会一个即将失势检察长的老婆。
  
  
  
  检察官率领的东部支厅工作人员,犹如鬼子进村一般迅速散开,搜查别墅各个房间和角落。
  
  
  
  何如珍和范基宇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指着众人破口大骂。
  
  
  
  见到母子二人的丑态,伍章勋用轻蔑的眼神瞧了他们一眼,并未去管,而是任由两人随便骂。
  
  
  
  骂了几分钟,看到无人理睬,两人终于停下。
  
  
  
  范基宇走到伍章勋的面前道:“伍检察官,你说你是大检察厅特别派遣官,有什么证据嘛!”
  
  
  
  听闻此言。
  
  
  
  伍章勋也不废话,拿出盖着总长大印的传真,在范基宇的眼前晃了晃,随即收起。
  
  
  
  “你是范检察长的儿子,范基宇吧!”
  
  
  
  范基宇点点头。
  
  
  
  “没错,我就是范基宇。我父亲到底犯了什么事,你们居然敢兴师动众的调查一名地方检察长!”
  
  
  
  伍章勋似乎早已料到,从兜里拿出一封复印的检举信递过去。
  
  
  
  范基宇接过展开检举信。
  
  
  
  片刻功夫,他勃然变色,愤怒的说道:“不可能,我父亲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何如珍闻声,从儿子手里夺过检举信。
  
  
  
  当她看完后眼神闪烁,反而冷静下来。
  
  
  
  何如珍和范东国共同生活数十年,岂能不知道自家老公的那点破事。
  
  
  
  如今东窗事发,她必须要保持镇定,绝不能让赃款和账本落在伍章勋的手上。
  
  
  
  何如珍将检举信撕碎,强装从容道:“伍检察官,我和范东国夫妻数十年,十分了解他的为人,这封检举信属于刻意栽赃.......”
  
  
  
  “对了,我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说,我怀疑我丈夫被人绑架,我们已经好几天联络不到他,希望你们能把人找回来!”
  
  
  
  伍章勋当然清楚范东国失踪的真相,表面却佯装惊诧。
  
  
  
  “什么?范检察长失踪,你们为什么不报警!”
  
  
  
  何如珍和范基宇面露苦涩。
  
  
  
  范基宇苦笑道:“我们正在等绑匪的电话,没想到你们就来了!”
  
  
  
  伍章勋用审视的目光盯着母子两人,假装不相信的样子。
  
  
  
  “你们再说谎,范检察长该不会畏罪潜逃吧!”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
  
  
  
  何如珍和范基宇联想到刚刚的检举信,突然有种明悟,或许范东国真的甩了他们两个自己跑路。
  
  
  
  想到这里,两人对视一眼。
  
  
  
  不过何如珍还是相信自己的丈夫,冲儿子摇摇头,坚定的道:“伍检察官,我丈夫是不会跑的,你不要冤枉好人,否则我去大检察厅告你!”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