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古董局中局3掠宝清单 > 第十二章 剑中机关

第十二章 剑中机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五月到七月,北京城里一直乱哄哄的,先是奉军退出北京,然后是张作霖被炸死,国民革命军进城接管,立刻又改北京为北平。一件大事接一件大事,让人目不暇给。
  
  进了八月,老百姓们觉得该消停了吧?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八月一开始,整个北京又被一枚炸弹震动了。
  
  路透社突然发了一篇报道,作者佚名,声称遵化东陵惨遭盗墓贼洗劫,国宝珍品损失无数。报告里说有马兰峪附近村民进入东陵,发现慈禧、乾隆两墓被盗,地宫洞开,里面的陪葬品全数被搬空。敦促国民政府尽快采取行动,派员调查。
  
  这一篇报道立刻引发了轩然大波。之前战乱频繁,大家顾不上这一摊儿,如今局势稳定下来,注意力立刻全转移到这上面来了。何况被盗墓的不是别人,是大名鼎鼎的慈禧,更引发了无数揣测。消息一传出来,京城乃至全国的报章纷纷予以转载,社会各界表示谴责,敦促尽快破案。老百姓们更是交头接耳,什么不靠谱的传说都流传出来了。到底谁是盗墓贼,众说纷纭。
  
  宗室也发表了声明,溥仪声泪俱下,谴责暴行,在东陵补祭,还派了几位元老向国民政府递交请愿书。
  
  东陵大案很快就成了京城热门话题。迫于舆论压力,卫戍司令部和北平战地政务委员会对外宣布,已经调集了京师警察厅的精锐,由侦缉处长吴郁文领衔,开始侦破工作。同时委托国府委员刘人瑞组成调查团,前往东陵调查。
  
  没过几天,警察厅的调查就取得了进展。七月中旬的一天,十二军六师师长谭温江带着夫人去前门看电影,灯一灭,包厢里却熠熠生辉。侦缉队的干探立刻封闭了整个电影院,进入包厢,从谭夫人的绣花鞋上搜到两枚夜明珠,经过宗室辨认,确认是慈禧陪葬之物。
  
  琉璃厂有一家专营古玩的尊古斋,老板叫黄百川。好巧不巧,就在谭温江被抓的同一天,警察厅也拘捕了黄百川,交代说谭温江曾带来几件罕见奇珍,作价十万,经查也是慈禧墓中所盗。
  
  与此同时,山东青岛海关亦有消息传来。他们在陈平丸的客轮上抓住了两个逃兵,从他们身上搜出十二军的军徽标志以及三十六粒东珠。逃兵交代曾参与孙军长在东陵的盗墓活动,捡了一把珠子,觉得不想再给人卖命了,就偷偷跑了出来。
  
  京师警察厅以往效率奇慢,可这一次却如有神助,一招一式极有章法,接二连三查出重大线索,仿佛背后有什么高人支招似的。而且每查有进展,必被新闻界所侦知。于是,孙殿英是东陵盗墓元凶这件事,虽未经法院认定,但已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更有军事观察家发了议论,说这种杂牌军桀骜不驯,若不施以重手整治,只怕日后会生变于肘腋之间,字字诛心。
  
  仿佛老天爷觉得这件事不够热,很快又在上头浇了一勺滚烫的油。
  
  《时务报》发了一篇署名五岳散人的文章,从风水的角度分析,说当年满清选择遵化马兰峪为陵寝,是为了护住北京皇气。如今孙殿英盗掘东陵,以致皇气散失一空,南流而下。北京从此帝都之位不保,沦为普通华北一城,皆肇于此云云。
  
  其实国民政府要迁都一事,早在六月下旬就已宣布,孙殿英盗墓是在七月初。但老百姓不管这个,到了这篇文章一出,立刻炸开了锅。陵寝盗不盗的,那是宗室的事,国宝丢不丢,那是国家的事,但北京失去首都地位,这可就动了所有住在皇城根儿百姓的体面。
  
  大家胸口都憋着一口气,正没处发泄,有了这个理由,自然毫不犹豫地骂上了。这个孙麻子,居然掘了北京的皇气,失了根本,六百年都城坏在他手里。咱天子脚下成了犄角旮旯,平白降了一格,你说该杀不该杀?一时之间,孙殿英这个名字可谓是臭大了街,几乎人人喊打,大有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势头。
  
  “把迁都之事和盗墓之事联系到一起,高明至极。如今这么一闹,孙殿英要么乖乖自首,要么落草为寇,再没第三条路可选了。”毓方笑眯眯地对许一城说。
  
  许一城面色冷然,淡淡说道:“自作孽,不可活。”
  
  此时两人正坐在一处小茶楼里。小茶楼是宗室产业,格局不大,却异常精致。毓方专程设宴款待,以感谢许一城这段时间的奔走。海兰珠也在,她换了一身旗袍,露出两条白藕般的手臂为两人泡茶,眼带笑意,低眉顺眼,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
  
  毓方翘起大拇指:“一城兄你的手段果然了得。几下出手,就把孙殿英搅得鸡犬不宁。他现在肯定后悔跟你结拜。”
  
  之前那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舆论组合拳,颇有章法。毓方不信这是巧合,算来算去,只有许一城有这等手段和见识,能把舆论一步步引导起来,布下天罗地网,让孙殿英无处逃遁。
  
  许一城叹道:“大错铸成,如今不过是亡羊补牢而已,还谈什么神机妙算。再说我只是出了几个主意而已,若没有上面一位大人物主持,也没这么大效果。”
  
  “哦,是谁?”毓方好奇地问道,许一城伸出指头朝上点了一下,却没回答。
  
  毓方知道他不愿意说,讪讪一笑,低头喝了口茶以掩饰尴尬。
  
  宗室当初委托许一城,是去查淑慎皇贵妃墓被盗案。这案子已经查明是王绍义所为,后来王绍义把里面的明器交给许一城,作为承销东陵的订金,这笔珍宝,许一城如数归还宗室,算是完满完成。严格来说,委托已经完成。
  
  不过宗室在东陵被盗之事上,表现得十分恶心,只会到处找替罪羊,有人认为毓方管教不严,有人唯恐国民政府借此事进一步削弱他们的力量,甚至还有人指责是许一城把孙殿英引去,理应一并问罪。正如海兰珠所说,他们在恐惧,非常恐惧,只能不停指责别人,来换取一些安全感。
  
  毓方把许一城请来,就是想把这个委托了结。他将手中清茶一饮而尽,对许一城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宗室有负于先生,先生无愧于宗室。毓方聊备酬金若干,希望先生笑纳。”说完仆人端来一个盘子,里面盛着一串十六粒玉珠的手串。这些玉珠个个都有铜钱大小,碧玺质地,捏在手里,能感觉到隐隐有水汽氤氲。
  
  这大概也是宫中所藏的宝物,毓方拿出这个来,也算是用了诚心了。许一城把茶碗放下,接过珠串放在怀里,毫不客气地说道:“富老公埋在马伸桥,具体位置我画了张地图,你们宗室记得派人给迁走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现在对宗室毫无好感,时间宝贵,没兴趣多说话。
  
  毓方见许一城要走,连忙冲海兰珠使了个眼色。海兰珠搁下茶具,说一城我去送送你吧。许一城不置可否,往外走去,海兰珠快步跟上。
  
  一边走,海兰珠一边好奇地注视着许一城,感觉他的气质似乎和原来有些不同。可究竟哪里不同,又说不上来。他就像是古瓷一样,把锋芒和火气都深深收敛起来,整个人透着幽深内藏的润光。
  
  “节哀顺变。”许一城忽然轻轻说。
  
  海兰珠苦笑了一声:“我父亲也算是死得其所。他生前就很痛苦,一方面无法放弃忠诚,另一方面又看着宗室不断堕落腐化,所以才会困守东陵,算是避世。这次护陵而死,总算也是个解脱。”
  
  许一城不再说什么,沉默地朝前走去。
  
  “那些日本人有下落了吗?”海兰珠转换了一个话题。
  
  许一城摇摇头,神情略带遗憾。
  
  堺大辅、姊小路永德带着九龙宝剑离开东陵以后,就彻底消失了。药来曾去大华饭店打听,得知整个支那风土考察团——包括木户教授在内——也都突然离开,去向不明。
  
  “哎呀,如果他们把宝剑带回国去,那可就追讨不回来了。”海兰珠担心地说道。
  
  许一城紧抿嘴唇:“不,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些人还没走,至少还没离开中国。他们拿走九龙宝剑,背后一定还隐藏着什么动机。维礼之死,一定还有别的深意。”
  
  海兰珠默默地把手放在他肩膀上,许一城的脚步一下子停住了。
  
  “一城,你别太累了,别把这些事都归咎给自己。”海兰珠柔声道。许一城冲她微微一笑,抬起双臂,两个大拇指交抵,八指交拢,拜了三拜,手背翻转,再拜三次。海兰珠一愣,问他是什么意思。许一城肃然道:“这是托孤拜,托孤一诺,九死不悔。我在维礼灵牌之前行过此拜,一定会追查到底。直到找到真相,抓住真凶,我会在他的坟前,手势颠倒一遍,方算还愿。”
  
  海兰珠盯着他的眼,知道这个人太顽固,于是不再相劝。她觉得气氛太沉重了,想说什么轻松点的话题,眼波流转,展颜笑道:“一城你也够坏的,居然把孙殿英和北平迁都联系到一起,可不知道老百姓骂成什么样子。你骗起人来,可真是不含糊呢。”
  
  许一城苦笑道:“亡羊补牢而已。”
  
  两人走到茶楼门口,海兰珠站在门槛内,手扶住门框,幽幽道:“宗室的委托已了,我们是不是没机会见面了?”许一城看着她的脸,良久方斟酌出四个含糊的字来:“也不尽然。”一听这话,海兰珠顿时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脸:“你放心好了,平安城里虽然咱俩……”她微微低下头去,移开视线,“咱俩办过喜事,不过那是麻痹敌人的权宜之计,做不得真,咱们还是朋友——哎,对了,你太太她快生了吧?我打个长命锁给你们孩子。”
  
  “多谢。”
  
  许一城没有过多表示,一拱手,然后抬手叫了一辆黄包车,径直离开。海兰珠目送他的身影消失,怅然若失,默默回过身去走进茶楼。
  
  这一辆黄包车跑过半个城区,最后在南锣鼓巷停住。这里有条圆恩寺胡同,又叫恩园,是一处阔气的大宅邸,中西风格合璧。此时这胡同前被一条路障挡住,临时立起一个哨所,内外各有荷枪实弹的重兵把守,戒备森严,方圆百米之内,莫说小摊贩,就连行人都没几个。
  
  这里是蒋介石在北京的行辕所在,现在他已回返南京,不过警备程度却没有降低。
  
  许一城走到哨所前,报出一个名字。哨兵打了个电话,仔细搜查了一番,然后恭敬地放行了。他一进恩园内宅,立刻迎出一个人来。此人身穿北伐军服,唇薄而直,两道眉毛如浓墨横过两撇,微微上翘,看上去意气风发。
  
  “哈哈,一城,你来了?”他发出爽朗的笑声,握住许一城的手,用力晃了晃。许一城也笑道:“雨农兄,幸亏你还在北京。”
  
  “蒋公国务繁忙,北京这里尚有未完之事,所以我多留了几日,也快走喽。”
  
  这人姓戴名笠,字雨农,时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联络参谋。
  
  两人寒暄几句,戴笠把许一城请进侧厢屋里。这里有些昏暗,别无装饰,只有黑色手摇电话一部、军用地图一张和铺天盖地的各种材料。坐定以后,许一城从怀里掏出那个十六粒碧玺珠子手串,交到戴笠手中:“东陵之事,多亏雨农兄鼎力支持,这是一点谢意。”
  
  戴笠把手串接过去,眉眼不动:“只是跟新闻界的朋友打了几个招呼而已,一城你也真是见外。”
  
  “哪里,这是宗室给我的,借花献佛而已。”许一城笑道。
  
  戴笠嘿嘿一笑,把手串随手搁在旁边桌面上。
  
  许一城知道,这位联络参谋的实力,可比这头衔可怕多了。他麾下只管着一个调查通讯小组,外号十人团,但却可以上达天听,是蒋介石的私人情报机构,位卑而权重。在北京这个地方,稍微有点地位的人,都忌惮这位联络参谋的能量。蒋介石走后,他独住恩园,从这个细节就能看出戴笠在最高领袖心目中的地位。
  
  戴笠这次跟随蒋介石来北京,为的是在当地营建领袖耳目。许一城离开协和医院之后,立即就去拜访了他。两人有旧,一拍即合。此前针对孙殿英的一系列行动,都是许一城居中策划,戴笠跟京师警察厅和各大报馆打过招呼,不然那些人不可能配合得如此行云流水。
  
  “哦,对了,你引荐的那个吴郁文昨天来拜访过,孙殿英的案子算是他破的,来找我邀功了。”戴笠随意跷起二郎腿,神态轻松。
  
  “觉得此人如何?”
  
  “是条恶犬。”戴笠毫不客气,“不过倒是很识时务。这次他这么卖力帮你破案,也是冲着我来的。我跟他谈妥了,准备给他在中央宪兵教导总队谋一个队副的位置。”
  
  许一城“啧”了一声,中央宪兵教导总队,那可是蒋介石的嫡系,吴郁文运气真不错,这么快就在新主子麾下找到好位置了。戴笠身子前倾,看向许一城似笑非笑:“一城,你也不必羡慕。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许给你个更好的位置。”许一城连忙摆了摆手:“这个咱们不是谈过了嘛。我专心学术,对政治的事不感兴趣。”
  
  戴笠把身子重新靠回去,惋惜道:“你几篇新闻稿一发,就逼得孙殿英差点抹脖子上吊。这份手段,若是能用在大处,对领袖、对国家都是一件幸事呀。”
  
  一提孙殿英,许一城精神一振:“这个案子,上头现在怎么说?”他花那么大心思,就是希望能对盗掘东陵的盗墓贼予以严惩,以儆效尤。戴笠似乎早猜到他的来意,不急不慢地从桌子上拿过一份公函,递给许一城。许一城拆开一看,上头是一封龙飞凤舞的手令——
  
  “呈文具悉,通饬所属,一体严密缉拿,务获究办,毋稍宽纵。”落款蒋中正。
  
  “蒋主席亲自下令,一城你可以放心了吧?”戴笠又拿过几份公文,比如北平地方法院派员赴东陵取证的派遣令、河北省主席商震命警备司令张荫梧派兵保护东、西陵的电令、遵化县的盗墓通缉布告等等,总之从蒋介石以下,各级大员一层层地发话,气势惊人,搁到古代,相当于是六部会审的大案了。
  
  许一城读了一遍,心中觉得踏实了许多。只是他发现所有的公文里,都没提及孙殿英的名字,而是以“直奉联军”“逆军某部”“流寇”等含糊字眼代替。
  
  戴笠看出他的疑惑:“政府行文,须得依照法制办事。法院未曾宣判之前,自然不宜先露姓名。”说完他把公文收起来,“正好你在这儿,最近有人在我这里存了一样古董,托我转交蒋公。我请你这位专家先来掌掌眼,万一是赝品,也省得我丢丑了。”
  
  许一城来了兴趣,能送到蒋介石身前的,不知会是什么好东西。戴笠呵呵一笑,侧身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一样东西。一见这东西,许一城像是被黄蜂蛰了一下,霍然起身,脸色铁青,惊讶得说不出来话。
  
  戴笠手里是一柄短剑,剑身略弯,剑鞘是鲨鱼皮套质地,镶嵌各色宝石,上有九道明黄金纹,气质高贵,望之凛然。即使是在这么一间普通阴暗的屋子里,它仍显得那么雍容和从容不迫。
  
  乾隆皇帝的九龙宝剑?!
  
  许一城内心惊骇,几乎无法掩饰。这把宝剑不是已经被堺大辅拿走了吗?怎么又到了戴笠手里?难道支那风土考察团的人,已经被戴笠给抓住了?
  
  “这是谁送到你这儿的?”许一城不顾礼貌,大声问道。戴笠没料到许一城这么大反应,一瞬间有点不知所措,半晌方道:“这是孙殿英送过来的,说是追剿马福田、王绍义匪帮所得。要不你看看?”说完给递了过去。
  
  许一城现在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九龙宝剑上,根本没听出戴笠的弦外之音。他毫不客气地抓起宝剑,横放在自己身前,右手掌心从剑尖缓缓地向下摩挲,一直摸到剑柄末端,然后紧紧攥住。
  
  这一切悲剧的起源,这一切疑团的终点,终于被他握在了手里。
  
  许一城眯起眼睛,仔细地观察着它的每一处细节,态度前所未有地严肃。九龙宝剑的剑柄和剑格是一整块良质美玉雕成,全无拼接痕迹,这说明原玉体型惊人。这么大块的极品原玉,只雕成这么一点,玉料十不余一,真是奢侈惊人。另外在剑柄外侧,还覆有一层装饰用的紫金利玛铜条。这紫金利玛铜是清宫秘藏的响铜,是用红铜、金、银、锡、铁、铅、水银、五色玻璃面、金刚钻熔炼而成,产量极稀,一般用来铸造御奉佛像。这把宝剑能用紫金利玛铜装饰,足见重视。
  
  许一城如同着魔一样,慢慢褪下剑鞘,露出剑身。九龙宝剑的剑身比普通宝剑要厚上三分,看起来颇为厚重。剑身颜色黯淡,微有弯曲,两侧均未开刃,并没有寻常兵刃那种锋锐杀伐之气,反而透着股雍容的礼器味道。剑身两面都覆有密密麻麻的错金花纹,纹路细密,似乎是某种咒语,不知是否来自密宗。
  
  在金属剑身上做出错金花纹,不是难事。难的是做出如此紧凑又细密的花纹。要知道,错金首先要抠槽,得在金属表面两侧挖出沟槽,槽底凿出麻点,再将金丝镶入捶实。九龙宝剑上的密宗花纹,线段只有头发丝粗细,而且回旋勾转,都挤在一处,所留空隙极少。你想这槽得有多难抠,丝得有多难镶。这位工匠的手艺,实在是惊为天人。
  
  所以许一城只消看到这错金花纹,就知道这九龙宝剑绝非赝品,货真价实。
  
  陈维礼那半张信笺上绘出的宝剑图影,已经深深印在许一城脑海里,现在回想起来,也完全和这个实物形状对得上号,唯一不同的,只是信笺上画的图影是一直一弯双重剑身。
  
  这宝剑越真,许一城越是迷惑。刘一鸣在东陵看得清清楚楚,堺大辅从乾隆墓中取出宝剑,径自带走,孙殿英并没强留。怎么这剑后来又落到孙殿英的手里,还送给了戴笠?
  
  有没有可能是孙殿英中途反悔,把这伙日本人给灭了?不可能,因为药来做过调查,他们后来返回了大华饭店,结账后才走人的。以孙殿英的狠辣程度,如果劫了支那风土考察团,绝不会留下活口。
  
  一个个猜想在许一城脑中盘旋,又一个个被否定。戴笠催促了几句,许一城才如梦初醒,回到现实中来。
  
  “这东西,有问题?”戴笠担心地问。
  
  许一城把宝剑握得更紧了些:“雨农,我有个不情之请。”
  
  “但说无妨。”
  
  “这把剑,能不能借给我用几天?”
  
  戴笠脸色一下子变得很为难。如果是他自己的东西还好办,关键这是转交蒋公的,他可不想私自截留。许一城急切道:“我并不是要私吞,而是这件东西于我有重大意义,我借用几日即还,保证丝毫无损。”
  
  戴笠迟疑道:“我倒不担心这个。可是我明日就登机回南京了,你赶得及么?”许一城立刻说道:“等我用完之后,亲自送到南京,你看如何?”他眼神热切倔强,似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戴笠算是个固执的人,可也架不住许一城这种注视。他背手在屋子里来回踱了几步,最终无奈道:“好吧,一城,咱俩认识一场,你的人品我是了解的。我就姑且帮你这个忙——不过我想要的,可不只是这把剑去南京。”
  
  许一城毫不犹豫地点了下头,戴笠忍不住眉头一跳,气得差点笑了:“我三番五次诚意邀你,居然还不如一把宝剑有说服力?”
  
  戴笠见许一城整个人处于一种激动状态,根本无心再谈,便意兴阑珊地起身送客。临行前,戴笠叮嘱说等你的事情完了,来恩园找一个叫马汉三的人,这是他留在北平的副手,他会安排你去南京的事。
  
  许一城带着九龙宝剑离开恩园,脚步轻浮,走在街上如同喝醉了一般。他的大脑无比亢奋,却难以专注,只有无穷的疑问纷沓而至,让他疲于应付,无法无暇思考整理。周围的行人看着这个人手持宝剑,晃晃悠悠,都小心地躲远了,生怕是醉汉行凶。
  
  许一城暂时谁也没告诉,他现在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于是他在不知不觉中,回到了清华园的那栋二层小楼。李济此时正在安阳殷墟主持发掘工作,整个楼里只有一名留守的老教工,静悄悄的。许一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陈维礼的那块牌位。
  
  许一城把牌位上的尘土擦拭干净,然后把九龙宝剑横置牌前,自己索性盘腿坐在对面,痴痴地盯着九龙宝剑,这一看,就是整整一天时间。许一城不吃不喝,就这么盯着,就好像陈维礼的死魂灵会浮现出来,对他解释所有这一切似的。
  
  可惜,灵牌始终是灵牌,宝剑始终是宝剑,两个都是死物,无法告诉许一城背后的故事。
  
  到了晚上,老教工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许一城勉强转动脖子,看过去。老教工推开门,说许先生,你这一天不吃不喝,我就过来看看。许一城僵硬地露出一个笑容说我没事。老教工说那我先下班了,他离开以后,忽然又回来:“哦,对了,许先生你之前一直没回来,有人给你送来一封信,被我搁在桌子上。”
  
  “哦,是谁?”许一城的心思现在被九龙宝剑塞得满满,对这些琐碎杂事全不放在心上。
  
  “是个日本人吧,名字还挺怪的,木啥啥……”
  
  许一城的眼神瞬间引爆出两团火花,他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抖动着发麻的双腿扑上桌子,看到一个淡蓝色的信封搁在最上头。信封上有一行工整的墨字:“许一城先生敬启”。
  
  老教工被许一城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坏了,待在原地不敢走。许一城问他什么时候送来的,还留下什么话没有。老教工想了半天,说差不多是七月十号左右的事,送的人没留下其他什么话。
  
  许一城想了一下,这恰好是孙殿英盗完东陵撤离的时间,那时候他还在协和医院昏迷不醒。
  
  老教工慌张地离开了,许一城迅速拆开信封,看到里面是一封不长的中文信,不算雅驯但基本通顺,果然是木户有三教授写的。
  
  木户有三在信里首先感谢许一城的救命之恩,然后说他已经结束了在中国的考察,先行返回日本,希望许一城有机会能去日本访问,就考古展开正式的学术交流。他说中国的历史,应该要有中国自己的学者参与进来,像许君这样的人才,应该发挥更大作用,中日应该联手,打破西方人对东亚历史研究的垄断云云。
  
  信很短,多是客套话。看得出来,木户有三教授果然是一个老实人,一直以为自己参与的是一次普通的田野考察,居然还高高兴兴留信给许一城,满心期待可以跟他继续搞学术交流。木户教授似乎对围绕东陵的明争暗斗完全没觉察,看来考察团里知道东陵之事的,也只限于堺大辅、姊小路永德几个人而已。
  
  这信里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但许一城反复读了几遍,还是觉察到了字里行间透露出的一些线索。
  
  许一城跟木户有三聊过,他的专业是古代金属冶炼和兵器研究,而且自夸整个考察团没人比他更专业。那么,有没有可能,堺大辅专程邀请木户教授加入考察团,就是为了这一把九龙宝剑?这把宝剑或许藏着什么秘密,只有木户教授这样的资深专家可以解析。
  
  木户教授是一个学痴,除了学术上的事都漠不关心。这样一个人,对堺大辅来说非常合适,他完全可以在不吐露任何信息的前提下,让木户教授对九龙宝剑做一次研究。
  
  东陵被盗是七月初的事,然后堺大辅携带九龙宝剑返回北京。木户教授十日留书给许一城,旋即回国。要注意,在这封信里,木户有三用的词是“先行返回日本”,换句话说,考察团在这时候应该是分成了两部分,木户完成了研究工作,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但还有一批人没走,暂时留在中国——很大可能就是堺和姊小路这几个真正参与到九龙计划里的人。换句话说,在这几天里,木户教授已经对九龙宝剑做了某些“研究”,他的价值被利用完以后,就立刻被送回国了。而堺大辅等人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把九龙宝剑又还给了孙殿英,然后悄然离开,不知所踪。
  
  许一城拿起九龙宝剑,贴近眼前,脑子高速运转着。看来他又一次搞错了堺大辅的企图。许一城开始猜测他的目的是东陵乾隆墓陪葬珍宝,然后又猜是乾隆的九龙宝剑,这全都是错的。
  
  堺大辅对九龙宝剑本身,并没有兴趣。他真正想要的,应该是九龙宝剑上附带的某个信息。当这个信息到手以后,九龙宝剑对他来说就没价值了,所以才会痛痛快快地还给孙殿英。或许堺大辅当初跟孙殿英约定的,就是挖开乾隆墓,借用九龙宝剑三天。这么优厚的条件,孙殿英自然不会不答应。
  
  许一城嘴角浮出一丝苦笑,自己追查了这么久,居然到现在才刚刚接近敌人的真实意图。
  
  好家伙,日本人动用了海量的烟土和政治力量,费了这么大周折,就为了九龙宝剑上的一个秘密?这秘密得多么惊人。
  
  他对日本人,始终抱有很高的警惕心。孙殿英贪归贪,不过那终究只是中国人的行为,但日本人对中国文化热衷得发狂,他们如果起了贪念,那才是不可收拾的民族大劫难。
  
  秘密越惊人,破坏越巨大。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秘密,还在九龙宝剑里吗?
  
  许一城把宝剑翻过来调过去,来回看了几次,都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他研读了剑身上的那些花纹,也茫然不可解。他虽然鉴古手段高超,可这事跟掌眼关系不大。现在连找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更谈不上怎么找了。
  
  自从意识到堺大辅另有阴谋后,许一城陷入另外一种焦虑。现在已经是八月份了,在未知的某个地方,堺大辅一定朝着他的目标前进。他在北京——不,现在要说北平了——多耽误一天,堺大辅成功的可能就多一分。
  
  许一城拿着宝剑看啊看啊,看了大半宿仍旧一无所获。他眼睛看得生疼,只得先休息一下,等明天再说。他眯起眼睛,摸索着把剑鞘捡起来,套起短剑。他的手指划过剑鞘表面的蒙皮,突然“嗯”了一声,心中有所动。
  
  这剑鞘是鲨鱼皮做的,上头还镶嵌着诸色宝石和明黄龙纹,做工极其精良。鲨鱼皮又称鲛鱼皮,皮厚且韧涩,面上颗粒细密如米粒,簇状鱼鳞自成纹理,即使沾血也不滑手。清代十分喜欢用鲨鱼蒙皮装饰兵器,取凶猛之意。这柄九龙宝剑的剑鞘蒙皮,取得是南海鲻鲛,皮上颗粒粗大,称为王粒或星,手指摸上去会有麻酥酥的感觉。
  
  许一城刚才指尖一触,发觉在剑鞘这一部分,鲨鱼皮的麻酥之感略有中断,似乎被什么东西干扰。他连忙点亮台灯,仔细看去,终于发现在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发现几道和鱼皮纹理格格不入的线段。因为鲨鱼皮颜色很暗,纹理潜藏,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现。
  
  许一城还是用拓印的老办法,用墨涂在鲨鱼皮上,再拓到纸上。颜色反白之后,原本暗藏的线段就全部浮现出来。许一城看到,在一条条半椭圆的鱼皮纹理之间,出现一个图案。这个图案很巧妙,它的大部分都是利用纹理自带的线段,只在关键处添加了几笔。
  
  这个图案许一城见过,四片卷云聚在一处,云中还多了一轮日头。
  
  这和海底针的牛皮小印毫无二致,是欧阳家的四合如意破云纹,绝不会错。
  
  这个发现,大大地出乎了许一城的意料。海底针是欧阳家一位能工巧匠为五脉所制,那是发生在乾隆年间的事,与乾隆下令铸造九龙宝剑的时间完全吻合。看来他不光造了海底针,还被乾隆征召去铸剑。
  
  每一位工匠,都有自己的骄傲。无论是制瓷器还是青铜器,他们都会设法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名款。这位欧阳工匠是位不世出的天才,这种骄傲应该更为强烈。他为五脉打造了海底针,不忘在牛皮上留下自己的四合如意破云纹。为乾隆铸造九龙宝剑时,欧阳工匠一定也想把自己的名字留在这口剑器之上。
  
  不过这是御用专品,是乾隆打算到了阴间使用的武器,每一个细节和样式都有特殊含义。乾隆绝不会容许一个工匠随便把自己的名字留在上面。这位欧阳工匠胆子太大,居然想出利用鲨鱼皮的质地,偷偷地在九龙宝剑上留下一枚四合如意破云纹。
  
  许一城看着这枚印记,感叹欧阳工匠的胆量和精湛技艺。
  
  可这个发现只让许一城兴奋了一小会儿。
  
  海底针和九龙宝剑出自同一人之手,这是个有趣的巧合,但又能如何呢?这跟堺大辅的计划,完全扯不上关系。
  
  他实在太疲倦了,便把九龙宝剑搁下,自己倒在地板上,一瞬间就睡着了。
  
  当晨曦再度泛起光华之时,许一城的身体动了动,他待了很长时间,猛地爬起身来,抓住扔在地上的九龙宝剑,他看起来双眼泛红,头发散乱,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潇洒气度。
  
  忽然,一股粥香冲入他的鼻孔,许一城疑惑地抬起头来,发现办公室里多了一个人,正关切地望着他。
  
  来的人是海兰珠,她手里提着一个亮漆小食盒,小食盒里搁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红枣白米粥、一碟豌豆黄、几须咸菜和两根油条。
  
  “你怎么来了?”许一城有气无力地问。海兰珠把食盒里的东西都一一摆出来,边摆边带着埋怨说:“我看你离开茶楼的时候魂不守舍,有点不放心。问了好几个人,才知道你回了清华。我过来看看,顺便给你带点吃的,你这个人肯定不会自己弄的……哎?这个……难道就是九龙宝剑?”
  
  海兰珠瞪大双眸,俯身想要去看看这件传说中的宝器,许一城却把它握住。海兰珠俏脸一扬,嗔怒道:“你干吗?是怕我跟毓方他们说,把这件东西讨回去吗?”许一城呵呵一声,海兰珠嘴唇颤了颤:“想不到在你心里,我只是这样的人!”她把粥碗重重搁下,转身就要走。
  
  许一城连忙拉住她的手腕:“我只是想东西想得魔怔了,真是对不起。”海兰珠气得眼角含泪,低声道:“在平安城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对我的……”
  
  说到一半,海兰珠突然发觉许一城表情有些异样。他的眼神发直,不是在看自己,嘴里在念叨着什么。海兰珠有点害怕:“一城,你怎么了?一城?”许一城突然伸出双臂,紧紧抓住海兰珠双肩,两人的鼻子尖几乎贴在一起。海兰珠呼吸变得急促,心脏跳得快要炸出胸膛。
  
  “平安城里!保护你的那个掌柜!欧阳掌柜!”许一城喊出来的,却是另外一个名字。
  
  海兰珠一怔,不明白他为何突然提及这件事。
  
  “他不正是欧阳家的后人吗?”许一城兴奋地喊道。他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忽略了!他们第一次去平安城时,许一城在阴司间亮出海底针,被欧阳掌柜认出上头有先祖的四合如意破云纹,为了还人情,欧阳掌柜承诺保护海兰珠在平安城的安全。全靠他帮忙,海兰珠在被扣押期间才省去许多麻烦。
  
  乾隆年间那位欧阳工匠是天才,他这一脉流传到如今,是否还能有这份手艺?是否能道出九龙宝剑里的奥妙所在?
  
  许一城不知道,但他只能赌一把——不,连赌都算不上,这是唯一的选择。
  
  想到这里,许一城顿时顾不上对海兰珠解释,他胡乱扒拉了两口粥,带上宝剑匆匆离开清华。海兰珠莫名其妙,又怕他出事,只得紧紧跟着。
  
  许一城去的是京师警察厅,很快就从那里得到了欧阳掌柜的下落。
  
  平安城被孙殿英偷袭以后,马福田战死,王绍义只身仓皇逃走,其他人不是阵亡,就是被俘。欧阳掌柜作为王绍义的重要心腹,也被俘虏。孙殿英留了个心眼,没就地处决,而是把这些俘虏直接押解到京师警察厅去,宣称剿匪大捷。
  
  好巧不巧的是,那个在客栈里被王绍义打死的假古董商,是晋军的细作,跟阎锡山还有那么点关系。王绍义潜逃,那么这笔账就算到了欧阳掌柜头上。再加上之前马、王等人在直隶犯下的数起陈年积案,这回全都有着落了。
  
  现如今欧阳掌柜数罪并发,法院已经批文下来,准予枪决。许一城得知消息时,欧阳掌柜已经在被押解刑场的路上了。
  
  许一城闻言大惊,连忙去找吴郁文。吴郁文找对了新主子,正是春风得意之时,许一城有引荐之恩,自然不敢怠慢。不过他说欧阳掌柜的案子太大,多少苦主都等着呢,暂缓执行恐怕不可能,最多准许临刑之前让他们单独见面。
  
  “当初幸亏听了许先生你一席话,吴某才有今日。”吴郁文拿起一管钢笔签发了手令,递给他。
  
  许一城没心思跟他寒暄,一把扯过手令就要走。吴郁文眯起眼睛,看向旁边的墙壁,却说了一句无关的话:“欧阳这件案子,我们警察厅正在准备锦旗,感谢孙军长剿匪有功,帮我们破了陈年积案。”他话刚说完,许一城已经匆匆离去。吴郁文耸耸肩,自言自语道:“我可是提醒过你了啊。”他缩缩手腕,把一串璀璨夺目的朝珠藏回到袖子里去。
  
  许一城拿着吴郁文的手令,心急火燎地又往西郊刑场赶。吴郁文人情送到底,还特意调派了一辆车送他们去。在半路上,海兰珠终于逮着机会发问,于是许一城把关于九龙宝剑的推断说给她听。海兰珠问你怎么保证欧阳掌柜知道九龙宝剑的秘密?就算他知道,一个将死之人,你怎么让他开口说出来?难道你还想凭一己之力去免除他的死罪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