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古董局中局3掠宝清单 > 第八章 局势大乱

第八章 局势大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富老公说的这个人,叫李德标,关于此人的发迹,颇有传奇色彩。他是辽北法库县人,十九岁加入奉军,在奉军大将郭松龄麾下当个普通小兵。
  
  民国七年,张作霖当上了东三省巡阅使,正式成为东北王。他踌躇满志,觉得自己住的宅邸规格也得提升。于是奉天城内的帅府进行了一次翻修,范围比从前扩大了不少,郭松龄当时担任卫队旅参谋长,特意多派了几个警卫连在四周加强戒备,其中李德标所在的这个连,就把岗哨设在了大帅府东门附近。
  
  张作霖这人有个习惯,喜欢微服私访,经常戴着一顶瓜皮帽,穿一条马褂,什么人也不带,孤身一人溜达出去。这一天他又一个人出去转悠,考察了奉天城里几处要害设施和军营,到了夜里才回来。张作霖走到大帅府东门,正要往里走,被正在岗亭里执勤的李德标看到。李德标一看有个商人模样的家伙鬼鬼祟祟接近大帅府,立刻举起枪来大喝,让他赶快离开否则开枪。张作霖又好气又好笑,以为卫兵没认出来自己,又往前走了两步。不料李德标喀嚓一声拉动枪拴,竟然真要动手。气得张作霖张嘴大骂,说老子就是张作霖,你个小王八羔子赶紧把枪放下。
  
  这李德标也是个直性子,非但没把枪放下,反而大骂:“你是张大帅,我还是你亲爹呢,赶紧滚!不然我真开枪了。”两个人僵持了半天,最后张作霖怕这小子犯浑真开枪,只得悻悻离开。他去了大南门里路东的教导队机关枪中队部,在那给大帅府挂了个电话,让郭松龄赶紧过来接人。
  
  郭松龄接了电话有点莫名其妙,大帅回大帅府什么时候需要特意去接了?但他不敢怠慢,连忙赶到中队部,把张作霖接回去。张作霖进了帅府,第一件事就是让郭松龄把东门岗亭里的李德标叫过来。
  
  李德标被带到以后,张作霖故作不悦,指着他说你现在看看我是谁。李德标一看,才发现刚才门口那人果然是真的大帅。旁边郭松龄脸色铁青,汗如雨下,这个混小子居然连大帅都不认识,还拿枪指着他,简直是不知死活。张作霖一拍桌子,说你不让我进就算了,还说是我亲爹,占我便宜啊?李德标这才知道自己闯下大祸了,整个奉天城里,敢自称张作霖亲爹的,恐怕就他一个。
  
  李德标脾气硬,非但没有跪地求饶,反而脖子一梗:“我们连长说了,不许任何可疑分子靠近大帅府。您一不带卫兵二不亮证件,我是照章办事!”张作霖没生气,反而十分满意,一指郭松龄:“你的兵不错,有种!如果奉军将士个个像他一样,严格执行命令,不打半点折扣,那天下就没人能干得过咱们了。”
  
  就因为这件事,李德标因祸得福,反而受到褒奖,很快升了官。张作霖听说他是法库人,还给他介绍了一个同乡,巡阅使署总参议杨宇霆。杨宇霆对这个硬骨头小同乡十分欣赏,给他找了个媳妇,还把他送去讲武堂深造。从此李德标平步青云,在东北军里成为一个传奇人物。到了民国十七年,他已经升到了上校团长,带着一个独立步兵团,隶属第十四军,在军长孙殿英麾下做事。
  
  许一城听完,说此人倒也是个奇人,不过为什么找他?
  
  毓方说:“前些天我听说,孙殿英被冯玉祥打得大败,十四军一路北溃,现如今在蓟县休整。而这个李德标独立团驻军的位置,就在蓟县和遵化之间,离平安城和东陵都很近。富老公也是法库人,跟李德标有点交情,还曾经助过他的军饷。如果能请他出手,不指望说剿灭王绍义,起码能护得住东陵平安吧——我们宗室的人情,在京城附近也只有这一家能使得动啦。”
  
  许一城沉吟片刻:“军事上的事我不太懂,不过李德标的顶头上司孙殿英没下达命令,他能随意行动吗?”
  
  毓方笑道:“这您就有所不知了。孙殿英是个三姓家奴,全靠抱着张宗昌的大腿才混进奉军序列。张作霖对于非嫡系部队都有很深的戒心,他把李德标的独立团编入孙殿英的十四军,是带有监视的意思。所以李德标的独立团,在孙殿英那儿根本是听调不听宣。”
  
  许一城琢磨了一下,觉得这个提议似乎没什么破绽。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富老公和许一城去找李德标。这时富老公眉头一皱,沉声说:“不行,这样还不够。”两人问他怎么了,富老公道:“李德标这个人我很了解,做事非常一板一眼,从来没有通融。你想,他当小兵的时候,都敢拦张作霖,现在这脾气更不得了。这件事涉及军事部署,他未必能卖我这个面子。”
  
  “那就给钱!咱们再帮他点军饷不就得了?我就不信,一箱子银元砸过去,他会不动心?”毓方不以为然。
  
  “不够,还是不够。”富老公摇摇头。
  
  毓方沉思片刻,看向许一城,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许先生,这时候,就得借助你们五脉的力量了。”许一城何等敏锐,立刻就猜出了他的意图:“你想伪造一份张作霖的手令,假传命令让李德标去打王绍义?”
  
  “聪明。”毓方抚掌而笑,“李德标对张大总统忠心耿耿,对于他的命令,一定会不折不扣地执行到底。”
  
  “这不合理吧?你就不怕他一通电话打到总统府或参谋部去核实?”许一城皱眉。
  
  毓方得意地道:“若换作平时,这个计策自然行不通,但如今奉军上上下下都乱成一团,兵不知将,将不知兵,电话电报全都不通,李德标这种心腹嫡系,只会认张作霖的手令——这就是咱们的机会。”他说到这里,满怀期待地看向许一城,“至于如何模仿张作霖的笔迹,就得请五脉的手段了。”
  
  五脉中的红字门——也就是刘一鸣所在的这一脉——专精字画古书,门下子弟从小都要揣摩各家书法,让他们模仿张作霖一个大老粗的笔法,简直是轻而易举。
  
  许一城盯着毓方,看到他闪过一丝狡狯的神色。毓方什么小心思,许一城知道得一清二楚,他想借此把许一城和宗室绑得再紧些,最好是把五脉一起拉下水。
  
  可惜许一城也没有别的好办法,毓方提出的这个提议,确实是目前最合适的,没其他的选择。
  
  毓方趁机又道:“我知道五脉从无作假的习惯,不过事急从权,若能挡住王绍义,日本人自然也知难而退。一封手令,能退两路兵马,这是多上算的买卖呀。”他虽不理解许一城为何对日本人如此上心,但知道把这件事抬出来,这个人肯定无法拒绝。
  
  许一城沉思良久,长呼一口气:“好吧,我去跟五脉联系。你手里有没有张作霖的手令?”
  
  毓方道:“手令没有,真迹倒是有一份。前两年张作霖在北京接见过皇上,送了幅字儿。皇上嫌不吉利,就没带去天津,在我这儿收着呢。”富老公转到后屋,过不多时抱出一个卷轴。
  
  许一城打开一看,明白为啥溥仪嫌不吉利了。上面写了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再造共和”。给一个逊位的皇帝写这四个字,那真是再讽刺没有了。更奇特的是,落款居然是“张作霖手黑”。许一城奇道:“不是手墨么?”毓方尴尬地答道:“他说宗室每年拿政府的补贴已经嫌多,难道还想占片土地不成?所以墨字下面少了一个土,成了手黑。”
  
  许一城纵然愁绪满腹,听到这个说法也不觉失笑,这位大帅倒也是个性情中人。他收起卷轴,转身离开。毓方在后头一拱手,恭敬道:“成败,就靠许先生你了。”
  
  不知为何,许一城听到这句话,突然遍体生寒。他这时才注意到,自始至终,毓方和富老公都没问过海兰珠的情况,也没考虑过如何去平安城营救海兰珠的方案。他们是对自己有信心不会见死不救,还是根本漠不关心?这位海兰珠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过大事当头,许一城暂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他出了门,药来正等在门口。药来告诉许一城,刘一鸣已经被送到付贵家暂歇,其他的人也都在。
  
  付贵家就在警察厅不远的一条胡同里,是一间大青瓦房外加一个带柴房的小院。付贵一个人住,所以屋里屋外都很简朴,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本来付贵让刘一鸣回五脉,不过刘一鸣又不愿意回去,怕错过什么大事,于是就暂时在这里落脚。
  
  许一城抬帘进来,刘一鸣正躺在床上,黄克武满头大汗地给他清理伤口,姊小路永德大概对刘一鸣不很重视,所以没有用心拷打,万幸都是皮肉瘀伤。付贵一看许一城的神态,就知道他肯定没把事情放下,面色不由一板:“嫂子你安顿好了?”许一城道:“她在协和医院,比家里安全——姊小路永德呢?”
  
  付贵下巴一抬,没好气:“扔柴房了,这会儿正睡着呢。”
  
  刘一鸣看他来了,挣扎着要起来。许一城快步过去,让他躺好:“你没事吧?”刘一鸣道:“还好,对了,药大伯的事……您跟沈老爷子说了没?”他眼神闪烁,满是期待。药慎行勾结日本人贩卖烟土,这事抖落出去,沈默再护着他也没法偏袒。这族长之位,必然旁落。
  
  许一城也不隐瞒,便把跟药慎行、沈默的对谈和盘托出。听到药慎行说去见日本人是为收购古董的事,刘一鸣情绪激动:“药大伯他那是托词!许叔你应该当场戳穿他!这是多好的机会呀!”
  
  许一城平静地摸了摸他脑袋:“一鸣,你别费这个心思了,五脉是五脉,我是我。”刘一鸣瞪大眼睛,怒火中烧地争辩道:“您也看见了,这些人只是一群太平犬。如今这个变局,若没个明白人领着,早晚得翻沟里去!您不去争,就是放弃责任,放任这一大家子完蛋啊!”
  
  刘一鸣一直想把许一城推上族长之位,这个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这么一个性子深藏之人,现在居然一反常态如此直白地喊出来,可见执念到了什么地步。他一动,牵动伤口,疼得龇牙咧嘴,眼睛却一直盯着许一城,不容他退避。
  
  黄克武和药来都沉默地看着许一城,五脉的三个年轻人各怀心思,都在等着他的回答。许一城道:“这件事咱们容后再说,眼下有一件急事,还得要你帮助。”刘一鸣只道他是推脱,不料许一城拿出一个卷轴,说出他和毓方商量出的计划。
  
  “五脉虽有严规不得作假,不过事急从权,这也并非牟取私利。一鸣你是红字门这一代最杰出的子弟,模仿张作霖的手令,应该不在话下。”
  
  刘一鸣接过卷轴展开一看,突然抬头:“许叔,这字我能模仿,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黄克武在旁边一捅他,急道:“大刘,你干吗?这是要挟许叔吗?”刘一鸣淡淡道:“放心好了,这不是要挟。就算许叔拒绝,我也一样会把手令写得漂漂亮亮,绝不含糊。”
  
  刘一鸣这是以退为进,不过手法略显稚嫩。许一城道:“你说吧。”
  
  “东陵之事如果顺利了结,很快就是沈老爷子八十寿诞,我希望您能到场。”
  
  沈默会在自己寿宴宣布五脉接班人的名字,刘一鸣让许一城出席,自然就是希望他去争一争。出乎意料的是,许一城答应得非常干脆:“好,我答应你,我会出席。”
  
  许一城的意思是,我只答应出席宴会,可没答应去争位子。刘一鸣想的是,只要你在宴会里出现,本身就是一个姿态,就是一个胜利。于是这两边终于达成了一个微妙妥协,刘一鸣长长舒一口气,似乎卸下了一件大事:“帮我准备笔墨吧。”
  
  他重新把卷轴展开,仔细观察。许一城把毓方备的上好纸、笔、墨都铺好了,忽然听到门板一响,回头一看,发现药来推门闪身出去了。许一城把墨柱递给黄克武:“你来帮一鸣磨墨。”然后也走了出去。
  
  药来正蹲在小院柴房门口,一声不吭,垂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许一城走过去:“怎么了?觉得难受?”药来半抬起脑袋,收起以往嬉皮笑脸的油滑:“您和刘哥当着我的面商量怎么在寿宴上给我爹难堪,我没法儿听啊,只能躲出来了。”他又补充道,“我爹是做得不对,可他毕竟是我爹呀。我知道平时没少给他找事儿,也没少挨打,不过让我听着你们说这个,我真不知道该……”
  
  许一城蹲到他旁边,双眼望天:“你知道我为何当年离开五脉么?”
  
  “呃?为啥?”药来年纪比较小,许一城离开是他出生前的事。何况他是药慎行的儿子,别人也不会告诉他。
  
  “我是被我爹硬生生打出去的。”许一城仰起头看向天空,阳光很强烈,让他不得不眯起眼睛,像是对过去有着无限感慨。
  
  “你爹也打你啊?”
  
  “嘿嘿,你如果见过他打我的样子,就知道你爹绝对是手下留情了。这么粗的藤条,他打断过三根。”
  
  许一城用手指比划了一个长度,让药来脸色都变了。挨打这个行当,药来可是宗师级的人物,他知道这种藤条有多结实,能打断三根,不知得用多大力气。
  
  “我爹属于那种极端的老古板,信奉的是严师出高徒、棍棒出孝子。外头人都夸他是个端方君子,可当他儿子可就惨了。从小我就没少挨打,往往有一点稍微做得不妥当,就会一顿棍棒砸下来。你们小时候做宝题是当游戏对吧?对我来说,那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他老人家对掌眼鉴宝的规矩非常固执,容不得半点离经叛道。一旦做错,那就得在床上躺上三天。”
  
  药来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不知该说啥才好。
  
  许一城叹了口气:“那次有人拿来一个正德鲜红百鱼暗花盘,想请五脉鉴别一下。我记得那个盘子很漂亮,胎质细腻,盘壁上画着鲭、白、鲤、鳜四尾游鱼,这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取其谐音,清白廉洁。”药来脱口而出。
  
  “不错。我爹有意想考较一下我们两个年轻人,就让我和你爹药慎行一起掌眼。这件盘子的鉴定难度不大,我们俩都判断这是一件赝品。可问题就出在掌眼的手段上。你爹是老一套做法,看釉色,看胎质,看开片,看绘工。我那时候对西方的科技很有兴趣,恰好刚读到一篇新闻报道,说英国发明了一种谢利韦氏瓷器鉴定法,用高倍显微镜观察瓷器表面的老化痕迹,宋代汝瓷能看出半环形腐蚀线,元代钧瓷能看出腐蚀小坑聚成斑点状,不同年代的老化痕迹会有微妙不同。我就跑到孝顺胡同的同仁西医院,借洋人的显微镜来看这个瓷盘。虽说那个显微镜倍数不算高,我手里也没有每种瓷器在不同年代的具体腐蚀特征,但我想了个办法,拿了一个真的正德盘,跟这个在显微镜下做对比,如果不一样,那肯定有问题。”
  
  “这办法真不错。”药来啧啧称赞。
  
  “我也这么觉得,兴高采烈地跟家里人说,希望能从英国买几个显微镜回来。没想到我爹大怒,说我这是投机取巧,不去勤练眼力,不去揣摩器物中的道理,指望一个破玻璃片儿就妄断真伪?我怎么跟他解释科学原理,他就是不听,还骂我糊弄别人,品行有亏,五脉的名声都被糟践了。我年轻气盛,气不过就跟他吵,他就拿藤条打,我不躲,也不服软。当时五脉的人都过来劝,有的拉住我爹说别打出人命,有的劝我赶紧认个错。可我们爷儿俩都是倔脾气,谁都不肯后退一步。最后我在床上躺了足足有半个多月才恢复过来,然后听说我爹跑到同仁西医院那儿,差点把人家化验室给砸了。我一怒之下,离家出走。我爹更干脆,登报宣布断绝父子关系,从此再没搭理过我。一直到他前几年去世,我回去看他最后一面,他都不让我进门,一直到咽气都头冲门口,双目圆睁,生怕家人把我放进来。”
  
  药来听了,久久不能说话。这对父子,可真是一对驴脾气。
  
  他知道五脉对于现代科技,一直颇有抵触,更信赖自己的眼光和经验。用沈默的话说,器物只是术,归根到底还得磨砺自个儿的道,才能有出息。药来一直以为这是沈老爷子的信条,现在才知道根子居然在许一城他爹这里。
  
  许一城把脑袋靠在柴房门板上,感慨道:“虽然我对我父亲已经没什么恨意,但对离开五脉的那个决定,至今都不后悔。”说到这里,他突然又露出一丝微笑,“何况我也不是没有收获。”
  
  “哎?”
  
  “我离开五脉以后,去了同仁医院,给人家化验室打工,赔偿我爹闹事的损失,顺便学习。在那儿我认识了我太太,她当时恰好在那儿做实习护士。”
  
  药来瞪大了眼睛,他原先还在揣测两人到底怎么认识的,原来和五脉还有这么一层渊源。
  
  许一城拍拍他的小脑袋瓜儿:“所以说,你根本不必如此纠结。人活在世上,总得坚持点特别蠢但你自己认为对的事。”
  
  药来苦笑着摇摇头:“我跟您可不一样。您是个天才,我就是废物一个,没大出息,还抽大烟,这辈子就这样了,还坚持个啥?没大刘的头脑,也没大黄的沉稳,五脉里也没人当我是回事。”他眼神里带着自嘲。看得出来,他平时的嬉皮笑脸,都是出于自卑而披上的伪装。
  
  许一城正色道:“若没有你,我们根本发现不了烟土和支那风土考察团之间的关系,更走不到这一步。这不就是你的价值么?而且我看得出来,你对瓷器的敏感,比我和你爹年轻时候都强,只是没用心。我叫你戒掉大烟,也是因为不忍心看一个好坯子被毁了。”
  
  药来无精打采地回答:“您这是在宽慰我,我这样的人还能有救?”
  
  许一城道:“我再给你讲另外一个故事吧。就是前几年,我在郑州街头碰到过一个小混混,这人长得很有特点,一眼大,一眼小,拿了一个假青铜器设局骗我。他设的那个局太粗糙,我没费多大力气就给破了;没过两天,他不知从哪儿学了一招,又设了个局让我撞见,我又给他破了。他连续设了四五次圈套,非但没骗到我,反而自己赔得灰头土脸。最后一次他叫来一群土匪,本来是想吓唬我,结果那群土匪却要动真格的,他怕闹出人命,把我从他自己设的局里给救出去了。他这也是救了自己,如果他跟那群土匪一样动手,我已安排好了后手,一个都别想逃掉。我看这小子对鉴定还算有悟性,而且良心未泯,就教了他几招,给了点本钱,让他务点正业——如今人家在开封一带名气可大了,外号阴阳眼,远近闻名的掌眼高手。”
  
  刚讲完,刘一鸣在屋里喊说弄好了。许一城拍拍药来肩膀,说你自个儿琢磨吧,起身走进屋子里去,剩药来一个人眼神闪动,兀自沉思。
  
  刘一鸣递给他一张纸,上头墨汁淋漓,写的是要求李德标尽力守护东陵不得有误云云,语气严厉而不失亲密,一看就是写给亲近之人,落款三个大字:张作霖。许一城把这封手令跟卷轴对比一了一下,几乎一模一样,暗暗佩服。刘一鸣才多大年纪,书法已经有了这样的造诣。
  
  黄克武道:“许叔,要不要我陪你去?”许一城道:“你和付贵等我通知。如果李德标和王绍义对上,你们趁乱潜入平安城,把海兰珠救出来。”
  
  “那木户教授呢?”黄克武问,他还惦记着这个人。许一城叹口气:“能救就一起救吧,他也是个痴人。”黄克武用力“嗯”了一声,面露喜色。
  
  许一城收好卷轴,正要往外走,看到一旁付贵脸色如冰,知道他肚子里有气,不敢招惹,一低头,想走出门去。付贵开口道:“许一城你等等,我有话跟你说。”许一城回过头来,一脸苦笑,被他拽着胳膊到了外院。
  
  许一城赔笑道:“你别生气,这次真是事出有因。”付贵冷哼一声:“我对你的借口没兴趣,把东西给我。”许一城一愣,问什么。付贵道:“陈维礼的那半张信笺。”
  
  这份遗物许一城一向是随身携带,他从怀里掏出来,递给付贵,带着期待:“你有什么新发现?”没想到付贵毫不客气地回答:“没有。”
  
  “那你要它做什么?”
  
  付贵没吭声,就这么若有所思地盯着他手里的信笺,直待许一城等着急了才缓缓说道:“我刚才去了趟大华饭店,不只木户教授,其他的考察团成员也一直没有返回。于是我就搜查了一下他们住的那几个房间。可惜日本人把东西收拾得很干净,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除了这个。”
  
  付贵伸出手,拿出一张和陈维礼遗物质地一样的信笺,许一城注意到上头有好多涂鸦样的墨点。
  
  “这是我在饭店柜台后找到的。据店员说,他是在整理团长堺大辅的房间时,在废纸篓里发现的。他觉得这纸质地不错,上面又没写字,就拿来给孩子当草纸——应该和你这半张遗书是在同一个本里撕下来的吧?”
  
  许一城知道他所谓的“搜查”,肯定不是通过正规渠道,不是撬锁闯入,就是要挟店员。而且要在偌大一个饭店里找到相同质地的一片信笺纸,需要的不光是敏锐的观察力,还需要惊人的耐心。付贵不动声色地做了这么大一件事情,这让许一城一阵感动。
  
  “我不知道这有用没用,你留着琢磨吧。没别的事了,你滚吧。”付贵一转身回去屋里,不容许一城再多说一句。
  
  许一城把这张纸仔细收好,现在还顾不上看。他先带着假手令回去找毓方,宗室已经利用在京城的人脉搞清楚了李德标的驻地,得知他就在马伸桥镇,离东陵不过三十里地,离平安城也不过六十里。
  
  连这等军事机密都能打听到,可见奉军上下已经乱成什么样子了。
  
  毓方留在京城,调度宗室资源,通知阿和轩做好护陵准备。前往游说李德标的人,除了许一城以外,只跟着一个富老公。两人互相都看不顺眼,更没什么话好说,在马车上一路无语。
  
  许一城乐得不必搭话,就把付贵找出来的那张纸研究了一番。
  
  这张纸和陈维礼半张遗书质地相同,是特制的明治王子纸料,中国绝无。所以付贵推测得不错,两张纸想必是出自同一个笔记簿。
  
  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细节,它说明陈维礼从大华饭店出逃之时带出来的纸,是从堺大辅的笔记本上撕下来的。也就是说,堺大辅这个人在整个阴谋里,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虽然现在已经查明,日本人垂涎乾隆陵寝里的九龙宝剑,可许一城心中总带着那么一丝不安,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未得清澈。日本人的动机,真的如此单纯?陈维礼真的是因为日本人要挖东陵,才会牺牲生命发出警告吗?
  
  这张纸上只有寥寥几个日文假名,毫无意义,所以堺大辅才会随手扔在废纸篓里。许一城拿出一根铅笔,试图像擦出遗书印痕一样,也在这张上擦出点东西。可惜这纸已经被小孩子划上了许多涂鸦,很难再还原什么了。许一城擦了半天,只勉强擦出几个汉字。
  
  “言中……飘沦……虽复沉……无……用。”
  
  这像是从什么古籍里抄下来的句子,又或者是什么诗句。这几个字似乎在抱怨自己志气未展、怀才不遇。这类题材写的人太多,许一城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是引自哪本典籍。日本人的汉学水平不低,说不定这是堺大辅自己郁闷,挥毫写下一首来抒抒情而已。
  
  可惜对许一城来说,这些字的信息量几等于无,也许跟这件事之间根本没关系。许一城叹了口气,把纸揣回到怀里。
  
  “维礼啊维礼,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哪怕托梦也好哇。”许一城望着窗外不断后退的景物,觉得陈维礼的孤魂依然在雾中影影绰绰,模糊不清,心情一阵黯然。不过他很快就振作起来,无论怎样,先把东陵保住再说。
  
  富老公和他在第二天傍晚赶到马伸桥镇的独立团驻地。此时天色渐晚,天空隐隐聚着一团黑云。蜻蜓低飞,空气湿重。五月底六月初的天气说变就变,不知何时就有雨点落下来。独立团的营地就摆在马伸桥镇子外头,放眼望去异常安静,井井有条。到底是真正上过战场的军队,弥漫着一股血腥的肃杀气息,直透阴云。他们从前线退下来以后,就一直驻守此处,离孙殿英的十四军主力相隔较远。主力驻扎镇外,少数军官和警卫团驻在镇子内。
  
  他们两人到了军营门口,说明来意。三名卫兵把他们带到团部。这是一处乡绅的民房,不过已经改造成了临时指挥部。正面墙上挂着一张烧掉一个角的北洋五色旗,几个军备木条箱垒成了一张大宽桌,上头摆着一张大地图,几名参谋正趴在上头,勾勾画画。中间一人身材矮小,体型却十分敦实,如同一座打铁砧子。
  
  “团长,人已带到。”
  
  那人抬起头来,两条浓眉缠在中心,脸上疤痕纵横,唇边还有两撇精心修剪过的小胡子。十年时光,历经战火,当年那个二愣子如今也淬炼成了一员骁将。北军不利,他的眉宇间带着几丝疲惫,但腰杆笔直,浑身都散发着凶悍之气。
  
  “富老公。”李德标立刻认出了来人,不过他不动声色,站在原地,听不出是亲热还是淡漠。
  
  “李将军还能认出老朽,真是十分荣幸。”富老公连忙施礼。
  
  “当年富老公犒军之恩,李某一直记在心上,怎么会忘。”李德标神色略微解冻,伸手把他迎过去,扶到唯一一把太师椅上,又把目光投向许一城。富老公道:“这是我们宗室的一位朋友,姓许。”
  
  许一城立刻道:“在下奉张总统之命,前来转达一份手令。”
  
  李德标眉头太浓,一动就额前阴云翻滚,让他看起来阴晴不定:“雨帅的命令,为何不通过参谋部下发?”雨帅就是张作霖,因为张作霖字雨亭。尽管他现在贵为总统,可旧部总喜欢如此称呼,以示亲近。
  
  许一城道:“因为张总统说此事必须机密,外人不得予闻。”
  
  张作霖治军,经常越过指挥级,直接给一些亲信发布命令。这是他控制奉军诸部的不二法门,因此直发手令这个举动不算稀奇。李德标又问:“那总统府的人呢?他为何让你这么一个外人传令?”许一城道:“您看了手令就知道了。”
  
  李德标狐疑地瞪了他一眼,接过手令看了一遍,抬起头:“守护东陵?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富老公和许一城告诉李德标,此前东陵被盗,宗室探知是马福田、王绍义所为,现在听说他们计划去挖慈禧墓,因此溥仪亲自求到总统府。张总统宅心仁厚,深为不安,于是亲发手令,让他们来找李团长襄助云云。
  
  李德标道:“马福田、王绍兴我知道,确实是一伙悍匪。但他们如今在奉军有正式番号,我若去打,岂不是攻击友军?”
  
  许一城道:“雨帅的意思,并非要将军您去剿匪,而是驻守东陵。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们知难而退,就必不大动干戈了。”富老公紧接着跟道:“宗室备下一点薄礼,用来犒赏诸位将士护陵之恩。”
  
  富老公这次前来,宗室下了血本,带了四大箱子现洋。任何一个军阀,面对这么大笔数量的银钱都不会不动心。果然,李德标拿起手令,走到屋子门口,举高借着灯光看了一眼,又道:“雨帅对宗室还真优待呢,这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得上这个——他还有什么别的吩咐没有?”许一城道:“没别的了,张总统说只需守上数日便好。”
  
  李德标面无表情道:“眼下战局紧急,我不想擅离职守。不过既然雨帅吩咐,我也不得不遵令行事。”富老公连连拱手感谢,说李团长义薄云天,还请赶快派人去卸下马车上的东西吧。军饷到手,李德标的冷脸也带出几丝和善之意。他吩咐手下去抬箱子,然后一伸手:“我送送两位吧。”
  
  看得出来,李德标对这事很抵触,不想跟他们多寒暄。富老公做了个无奈的手势,跟许一城表示先离开再说。
  
  李德标带着他们两个走出团部,来到小镇唯一的一条大街上。镇子上的老百姓都跑得差不多了,两侧商铺统统黑着灯,宽阔的黄土街道上只搁着几个铁丝架子,静悄悄地恍如鬼镇。李德标突然停下脚步,对他们道:“你们就在这里上路吧。”
  
  富老公讶道:“李团长,您这是……”
  
  “我是说你们就在这里上路吧,我会亲自送你们走。”
  
  许一城和富老公对视一眼,富老公正要开口,李德标冷冷一笑,突然脸色一翻,把手令丢在富老公面前,声如惊雷:“你们两条狗敢伪造军令,好大的胆子!”
  
  旁边的卫兵突然出手,霎时把许一城和富老公按在地上。许一城勉强抬起头来喊道:“这确实是总统手谕,李团长一定有什么误会。”李德标揪住他的头发,把手令从地上捡起来,在他眼前甩了甩,讥诮道:“你们真以为雨帅是大老粗?以为我李德标是个蠢丘八?”
  
  许一城保持着镇定:“不知李团长您凭什么说这个是假的?”
  
  李德标抿起嘴,嘿嘿冷笑起来:“雨帅早就防着你们这种人,凡是他所写的手令,都会在毛笔中藏一根针,在纸上留下一个小针眼,透光可见。你明白了?”
  
  许一城和富老公对视一眼,难怪李德标特意把手令举到电灯前去看。他们只顾得模仿笔迹与语气,没想到张作霖还有这样的心机,却在这里露出了大破绽。李德标见两人无话可说,冷笑一声:“伪造军令,当以敌军奸细论处,应该就地枪决。”
  
  说完他掏出佩枪,对准两人:“我刚才说了,我会亲自送你们上路。”
  
  富老公猛地一挣,高声道:“李德标,手令是假,可东陵之事是真!我又不是害你,还给你送钱,你这点情面都不讲吗?”李德标却丝毫不为所动:“军法如山,没什么好通融的。你伪造雨帅手令,就是罪不容赦。至于你资助我军的那些钱,我叫人烧还给你就是——按住!”
  
  几个卫兵如狼似虎地把两人按跪在地上,许一城还要开口辩解,李德标道:“我不想听你们废话,把嘴堵上。”然后把两团破布塞进两人嘴里。
  
  李德标上前一步,把手枪对准许一城太阳穴,缓缓扣动扳机。突然天空“咔嚓”一声霹雳巨响,一道极耀眼鲜明的闪电切开夜空,让包括李德标在内的所有人浑身一震,这扳机竟没扣下去。
  
  还没等大家抬头望天,硕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掉落下来,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天地间就连成了无数条雨线。这场雨,终于下了起来。李德标不遮不挡,昂首把军帽檐上的水甩了甩,军靴踏过泥泞的路面,再度把枪对准了许一城:“老天爷也只能让你晚死几秒而已。”
  
  就在这时,镇口突然传来一阵军号,声音急促,穿透哗哗的暴雨和雷声,直入镇中。李德标一听这军号,面色一变,三长两短,这是最紧急的军情通报。他只得二度放下枪,朝那边望去。
  
  过不多时,急促的马蹄声从镇口传来,看到一个短衫平帽的传令兵驱马往这边狂奔。奔到李德标前面,传令兵不及勒马,直接从马上滚落下来,啪地摔在泥水中,就这么灰头土脸带着哭腔地喊道:“团长,不好了,不好了!”
  
  “南军打过来了?快说!”李德标厉声喝道。
  
  传令兵结结巴巴道:“大总统,大总统他……他死了!”话音刚落,又是一声惊雷响起。
  
  李德标一听,顿时天旋地转,差点没站住。他一把揪住传令兵衣襟,硬生生把他从泥泞里拎起来吼道:“怎么回事!”
  
  传令兵过于激动,说话颠三倒四。说了几次,才把事情原委说明白。原来在许一城、富老公离京之前,张作霖也在同日离开北京,乘坐火车返回奉天。火车行驶至在皇姑屯附近的京奉、南满两铁路交汇处桥洞时,突然发生爆炸。火车当场被炸毁,张作霖和同行者均已遇难。这个传令兵恰好在沿线担任独立团联络官,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立刻跑回来告诉李德标。
  
  (实际张作霖当时未死,四小时后被送至沈阳,才重伤不治。东北军秘不发丧,一直到十七天后才公布死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