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开局一千门功法大成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风狼镇 四

第一百二十三章 风狼镇 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风狼镇南侧树林,气氛前所未有的压抑。
  
  韩云紧盯着一只毛发漆黑的巨型豹子,脸色异常凝重。
  
  “滴答……滴答……”
  
  他的胸膛破开了三道血槽似的伤口。
  
  伤口不断涌出血液,顺着他的身体滴落在地上。
  
  他连妖豹如何出现的都不知道,就险些被一爪挥死。
  
  幸亏他躲得及时……
  
  妖豹紧盯着对手,目光中出现拟人化的疑惑。
  
  “奇怪,这人的气息明明十分羸弱,怎么能让我感觉到危险。
  
  不管了,扑倒再说。”
  
  它向前跨出一步,隐藏进了树林的阴影,几乎消失不见。
  
  它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男人背后,利爪几乎碰到了男人的肚皮。
  
  可是它终究没有抓到男人的肚皮。
  
  迎接它的是一根铁棍,一根坚硬且砸到准确位置的铁棍。
  
  铁棍和利爪一触即分。
  
  “锵!”
  
  树林中竟响起一声尖利的琴声。
  
  韩云有些无语。
  
  他弹不了铁筝,妖豹竟能弹得了……
  
  他胸前伤口依然止不住的流血。
  
  刚才他用力挥了一记棒,胸前伤口崩的更大、血流更多更快。
  
  不一会儿,他的呼吸就明显粗重起来,脑袋也抑制不住的出现眩晕。
  
  “不能等下去了,再等下去,光流血就流死了。”
  
  韩云忽然出手了。
  
  他放弃了防守,也忽略了胸前灼热的疼痛,只是将注意力放在手上的铁棍上。
  
  妖豹冲了过来。
  
  它的利爪再次拍到了男人的铁棍,可铁棍并未被它拍开,而是粘上了它的身躯,向它的脑袋、腰腿甚至两腿之间招待了过去。
  
  男人的速度并未提高,他流血不止,几乎成为血人。
  
  这样的人本该是虚弱的。
  
  可是他的铁棍却重的吓人、也快的吓人。
  
  而且一棍重似一棍、一棍快似一棍。
  
  韩云想起化身鲲鹏时飞翔的感觉。
  
  那极致的速度。
  
  自由、超脱、忘我……
  
  风狼族族长、贪狼、丽以及火狼部落的勇士们来到树林前。
  
  树林中正在传出凄厉的妖兽叫声。
  
  焚原和贪狼脸色都严肃下来。
  
  他们已经透过神识,看到了树林那头发生的战斗。
  
  一只妖将境界、蕴有妖丹的强大妖豹。
  
  一个浑身是血的罡气武修。
  
  本该是妖豹瞬间将武修撕碎。
  
  现在的情况却是反过来的。
  
  丽道:“外来人又在打妖兽。
  
  爹,他打的是一只什么妖兽?
  
  我听起来像是妖豹的叫声,又像妖虎的叫声,到底是什么妖兽?”
  
  贪狼严肃道:“你回去叫狼婆婆,他受重伤了,让狼婆婆过来帮忙。”
  
  “啊?”
  
  丽瞪大了眼睛。
  
  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忙往回跑去。
  
  众人继续往树林深处走去。
  
  不知名妖兽的叫声越来越凄惨,像是挨了什么酷刑般,叫的撕心裂肺。
  
  他们来到战场不远处,终于明白了妖兽为何叫的那么凄惨。
  
  只见一个人影被风暴裹挟着,手中的铁棍舞成幻影,像雨点一般落在妖豹的身上。
  
  妖豹的脊柱依然坚挺。
  
  但它的眼睛、尾巴,还有两腿之间都是血肉模糊,可见森然白骨。
  
  焚原笑道:“真是只傻豹子,打不过不能跑嘛。”
  
  贪狼望着裹着人影的透明风暴,肃声道:“它被困住了,逃不了。
  
  那由棍影组成的透明风墙,是极其强大的棍势,几乎触摸到棍域的影子。
  
  棍势、棍域……
  
  唔,几乎相当于我在刀道上的造诣了。”
  
  焚原道:“看来说好的挑战只能取消了,他打完这一架,就算赢了,恐怕也是废了。
  
  不管怎么样,能以罡气修为把妖将打成这样,也是值得尊敬的人物了。
  
  只可惜他流血太多、透支太大。
  
  施展棍势的能量,本不是一个罡气武修能负担的起的。”
  
  妖豹叫的凄惨,可叫声中气十足。
  
  妖将体蕴血脉和妖丹,能自如的控制身躯。
  
  因此它身躯的薄弱部位虽血肉模糊,但流血并不多。
  
  反观被风暴裹挟、手持铁棍的人影,双眼已经闭上,气息低微,竟是在战斗中陷入了彻底的晕厥。
  
  支撑人影战斗的,只是一股气而已。
  
  这股气能支撑多久,在场的众人谁也不知道。
  
  焚原忽然道:“妖豹受伤不轻,要不咱俩一起出手,将妖豹杀死,将人救下?”
  
  贪狼道:“不行,人已经晕了,只是凭借本能战斗。
  
  我们插手战斗,他就会向我们出手。
  
  你有把握制止他?”
  
  焚原沉默。
  
  他高人影一个大境界。
  
  而且人影重伤、气息低微,他依然没有把握。
  
  那种惨烈、疯狂地感觉,让他想起了小时候远远看到过的一头孤狼。
  
  那孤狼在山上奔跑,被一只巨鹰盯上了,巨鹰一爪重伤了孤狼,却没能杀死它,于是进行了第二次扑击。
  
  孤狼在山上人立而起,血染狼毛,疯狂反抗。
  
  最终,巨鹰和孤狼同归而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