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两京十五日 > 尾声

尾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宣德元年八月壬午。
   
  烈阳凌空。数万精锐明军将这一座乐安州小城围得密不透风。四门之外,旌旗蔽日,密密麻麻的骑队与步弓来回呼号。附近所有的小山之上,都有黑洞洞的炮口直指城内。
   
  在乐安州的南城门外,一面天子大纛极为醒目地矗立在高丘之上,吸引着城池内外的全部视线。朱瞻基端坐在杏黄伞盖之下,手执马鞭,面色阴沉地盯着紧闭的城门。
   
  距离天子登基已过去一年,朝局稳定,是时候做一次彻底清算了。
   
  忽然一阵隆隆声传来,两扇城门缓缓从内侧推开,一群面色惨淡的人跟踉跄跄地走出来。为首的正是汉王朱高煦,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了,光着脚、散着发,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在他身后是世子朱瞻坦以及汉王府的子嗣、亲眷。在队伍里还有一具担架,上面躺着靳荣的尸身。从尸体伤痕来看,死前一定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挣扎。
   
  这支队伍快接近大纛时,从天子身旁冲出一位年轻的青袍御史。他只身拦住了汉王的去路,宽袖一展,大声斥责起来。
   
  这御史的声音极洪,如隆隆雷震,远近军民都听得清清楚楚。他辞锋犀利,句句刺中要害,如十几门大将军炮齐声轰鸣。直到汉王跪伏在地,瑟瑟战栗请罪,御史才停住叱骂,回身向高处的皇帝一拜,高声禀报:“汉王,请降!”
   
  一时间鼓声雷动,铜号长鸣,四周数万人一起山呼“万岁”。
   
  天子望着这一切,心中却没有大患终除的欣悦。肩上的箭伤早已痊愈,只是随着时间推移,偶尔还会疼一下,而且位置越发深入。也许真如苏荆溪所说,这伤终究还是深入腠理,只怕春秋不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