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两京十五日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谁也不曾预料到的发展。
   
  没有人想到,吴定缘居然像泼皮一样,侮辱大行皇帝的梓宫;更没人明白,事到如今,他这么做到底还有什么意义。即使是单纯想泄愤,也犯不上跟洪熙较劲啊!
   
  汉王和朱瞻域惊魂未定地抬起头来,看到那具金丝楠木棺材在水面几番上下,最终居然稳稳地浮起来了——毕竟此时午门前的洪水深度有增无减,给中空棺材提供了足够的浮力
   
  朱瞻域知道吴定缘想做什么。几百斤的大木棺,如果真的正面撞中两人,就算不死也得筋骨寸断。
   
  想到这里,他居然有些佩服这小捕吏,那家伙在穷途末路之际,居然还能想出这么一个翻盘的杀招,着实厉害。
   
  可惜呀,我见机比你更快,抱着父王避开了这最后的反击。气数使然,得天独眷,这大势可不是你一个小蝼蚁能撼动的。
   
  朱瞻域带着怜悯朝山顶望去,可却没看到吴定缘的身影。他怔了怔,急忙移动视线,却见到那个瘦高的影子飞速冲下宽台,高高跃起,然后……然后竟跳到了龙棺之上!
   
  只见他双足一踏上去,宽阔的龙棺在水里左右摆动几分,并无倾覆之状。吴定缘站稳之后,左手往上一拽,将那根写着“大行皇帝梓宫”的铭旌从棺旁拔起来,手腕一转,倒插入水中,斜撑一推,龙棺居然就这么晃晃悠悠地朝着端门方向浮去。
   
  他,他居然把天子的棺椁当成了一条船!
   
  午门前的人都被这一幅荒诞画面惊到说不出话来。一干重臣不消说,就连城头门口的禁军们与宦官们都膛目结舌,不知所措。得是多么胆大妄为的狂徒,才能想出拿天子棺椁充作洪水之舟,何况洪熙的遗体还在里面啊!这等僭越,只怕将那混蛋凌迟个十次八次都不够。
   
  全场唯一没动的只有杨士奇和朱瞻域。
   
  杨士奇正在凝神细思,吴定缘既然是太子的人,做这种侮辱洪熙的举动意义何在?难道说还别有深意?但这棺材漂得如此之慢,只要几个弓手攒射过去,便可以轻易解决上面的人。以杨士奇所掌握的信息,实在想不出吴定缘还有什么反击的手段。
   
  至于朱瞻域,他已经放弃去揣摩对方的动机。何必呢?他是屡屡出人意料,可又如何呢?只是困兽犹斗,做点无谓的挣扎罢了。人会去揣测蚂蚁的思维吗?不会,只会一脚踩死。
   
  这时身旁的汉王,发出一声恼怒的低吼。他忽然发现一件尴尬的事情。坡顶的龙舫已然是空的了,龙棺被吴定缘踩在脚下,这让他没办法完成最重要的礼仪环节—导引梓宫。
   
  不完成这个环节,则名不正,名不正则言不顺:上一任皇帝的遗体在你眼皮底下跑了,你怎么好意思继位?汉王胸口一阵烦闷,他距帝位只有一步之遥,这只蝼蚁为何还不肯放弃?还要给本王添堵?有什么意义吗?
   
  他扬眉戟指,对朱瞻域喝道:“老五!快把这个狗杂种干掉!”
   
  朱瞻域“嗯”了一声,重新抄起火铳。父王登基的事,已经耽搁太久了,尽快让事情回到正轨吧。他抬起铳口,对准了远方那个越漂越远的瘦高身影。
   
  就在他扣动扳机的前一个瞬间,那身影又动了。朱瞻域虽然打定主意不去揣测,可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他整个人又一次呆住了。
   
  只见吴定缘换了已废的右手扶住铭旌杆子,用左手“刺啦”一声扯掉了外袍,露出两块木牌来。
   
  这两块木牌分别绑在他的前心与后心,牢牢护住胸膛与脊背。这是两块栗木牌位,周饰金龙,下衬云霭,俱长一尺二寸、宽四寸,上面用青字分别写着:“太祖开天行道肇纪立极大圣至神仁文义武俊德成功高皇帝之神主”“太宗启天弘道高明肇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之神主”。
   
  午门前响起了一片惊讶的喊叫声。这是供奉在太庙里的洪武与永乐神主牌啊!
   
  大明至今已历四帝。其中建文帝未列统绪,洪熙帝新死未祀,如今供奉在太庙里的只有洪武和永乐两块牌位。这个混蛋……他是什么时候去太庙偷走这两样东西的?!朱瞻域实在无法抑制自己的震惊,手腕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
   
  “怎么回事!快射啊!”汉王催促道。
   
  朱瞻域眯起眼睛,再度瞄准。可他突然感受到侧面传来一股恶意的注视,他微微偏头,看到自己的二哥正盯着自己,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一段往事,蓦地浮上心头。
   
  曹魏之时,曹髦不满司马氏专权,驱车率领宫人反抗,却被太子舍人成济用长戈上前刺死。司马昭随后宣布成济弑君,要诛其三族。成济兄弟不服,光着身子爬到宫殿顶上痛骂,被乱箭射死。
   
  眼前这两块神主牌位,乃是太祖与太宗的安神奉享之地,视同御身。如果自己一铳射中,就算有万般理由,也免不了狱君之罪。到了那个时候,只怕二哥就是司马昭,自己则是成济。
   
  朱瞻域思付片刻,放下火统,对汉王道:“父亲,对面是神主牌啊……怎么射?”
   
  汉王先是一怔,旋即有些气恼。老五这小子,真是小聪明!他若什么都不问,直接开铳,射也便射了,事后给个赦免便罢。现在他大声问太祖和太宗的神主牌能不能射,难道我还能回答说能射?
   
  “你看清楚了?”汉王不甘心,又问了一句。
   
  朱瞻域道:“看得很清楚,一定是那奸贼从太庙里偷出来的。”汉王压抑住胸中的怒火,一甩袖子,沉声道:“还不快追上去!看看他到底想干吗!”
   
  除了这一对父子之外,其他人也都看到了这两块牌位。直到这时,他们才明白吴定缘的真正意图:他竟想借着这股洪流之势,把天子龙棺运出宫去。这两块神主牌位带在身上,就是两块最好的护身符,没人敢上前干扰。这听起来实在匪夷所思,可又真切地在眼前发生着。龙靳是停灵之所,龙棺是出殡之具,无论是谁与谁斗,都是围绕着礼法来争,断然不会冒出半点亵渎念头。只有当一个人对皇室毫无敬畏之心,才能用如此天马行空的手段来打破僵局。
   
  只见那个小捕吏一边在奋力划动,一边还在嘴里念诵着什么。任何一个把视线投在那瘦高身影上的人,都忍不住生出疑问:难道他念的是什么白莲教的搬运神咒?
   
  “真是麻烦死了……”
   
  吴定缘深吸一口气,不断地抱怨道。他的右手已经彻底废了,剧痛一直延伸到肩部,他只能换成左手握住铭旌杆子,一下一下地朝前划去。
   
  这尊龙棺毕竟不是木舟,在水里不太容易驾驭。好在洪水是从内金水河漫出,汇聚到午门之后,再向着端门以及更南方的承天门流去,他不用费太多力气,只要稍微控制一下棺材的走向,便能顺着水流方向前行。
   
  耳边响起风声、雨声,还有各种叫喊声与脚步声。吴定缘转动脖颈,看到在午门城楼之上、左右步廊之间、社稷坛的围墙上缘,都聚满了禁军锐士,一把把强弓劲弩对准了他。这些人在汉王与张皇后的对峙中不敢造次,对付一个小人物却毫无压力。
   
  只消一声命令,吴定缘就会被射成刺猬。可他前心与后背的两块神主牌位,以及脚下的棺材,却营造出一种无形的肃杀气场。大明迄今为止除了建文的三位帝王,居然在这个小人物身边聚齐了,令得百兵辟易,强敌束手,谁也不敢靠近分毫。
   
  这一路上因为洪水的缘故,城门都未及关闭。这一条棺舟迎着风雨,顺洪而走,先越过端门,再至承天门。在重兵环伺之下,吴定缘却像一位野渡的悠闲躺公,举竿不疾不徐地划动着。只见两侧朱红色墙垣不断后退,他衣袂飘飘,胜似闲庭信步。
   
  一过承天门,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眼前一条横着的是长安宽街,对面一条平整如砥的纵道,从承天门一直延伸到南方的大明门,两侧皆是通脊连檐的千步回廊。这里是皇城外围,百官衙署所在,不过这会儿淹得比午门还厉害,大水已漫过城门一半,放眼一看,御街南北尽是波涛滚滚。
   
  视野一开,吴定缘挺起胸膛,心中陡然生出一阵快意。
   
  从古至今,有几人能划着天子的灵枢纵穿皇城?这可是花多少钞银都换不来的享受。只怕瓦子里最好的说书先生,这么写也会被骂瞎编吧?
   
  他摸了摸胸前的栗木牌位,这么近看,也不过是块漆了金粉的木板罢了,居然把满朝文武震慑得不敢靠近,荆溪她可真是神机妙算。
   
  这是临行之前,苏荆溪特意交代的。她虽不知京城虚实,但以吴定缘的行事风格,一定会闹得满城风雨,便建议说如有机会,设法弄到太庙里的神主牌位,扛起它来,便可以横行无忌了。
   
  其实只要对手有哪怕一个勇于牺牲的,这计策也无法奏效。但正如汪极所说,整个两京之谋的各方势力是靠利益捏合在一块的。这样的一个组织,人人皆为自己,天然就要互相算计与提防。苏荆溪设下的这一计策,正点中了他们的弱点。
   
  “这可不是我的发明,而是你父亲的故智。”苏荆溪交代完之后,这样说。吴定缘开始时不明就里,后来半路上问了昨叶何才知道。当年朱棣攻打济南城,携来了数门大炮,铁铉在城头画了朱元璋的大像,还在每一处朵口高举神主牌位。结果朱棣不敢再轰击,这才给了铁铉可乘之机,解了济南之围。
   
  二十五年之后,铁铉的儿子又一次高高扛起了朱家神位,还是为了守护朱家皇帝,还是要去对抗欲要篡位的朱家宗室。时光的洪流,打了一个轮转居然又回到了原地,不能不让人感慨命运之奇。
   
  只是这一次的结果,一定不会重演当年!
   
  吴定缘咬住嘴唇,左手用力一摆,整条龙棺朝着东方转了个弯,浮上了一片汪洋的御街。
   
  也许是刚才的一阵狂风吹散了铅云的缘故,肆虐了数日的雨势缓缓开始收住了。只是洪水蓄积太盛,想要水退还得有个半天。
   
  汉王以及诸位重臣根本等不得,他们纷纷踏上从南海、中海以及内苑湖中调来的游舟,拼命朝着承天门追赶过去。至于禁军、随从以及内廷的宦官们,要么跳进水里奋力往外游,要么留在原地一筹莫展,甚至有人试着攀上墙头,要利用通脊朝前跑去。
   
  杨士奇没有离开,他先喊住几个没头苍蝇一样的小宦官,让他们去到张皇后所在的宽台。一位略通医道的宦官帮皇后号了一下脉,表示暂无大碍。杨士奇松了一口气,让他们把她与两位藩王接回后宫,好好休息。
   
  安排完这些,杨士奇才去问周围的人,外面什么情况。一名禁军守卫告诉他,那个挟持了天子棺和神主牌位的奸贼,已经冲到了御街之上,朝着东边漂去了。
   
  “东边?”
   
  杨士奇隐隐捕捉到了什么。吴定缘的这一连串举动,可谓天马行空、不拘一格,竟被他硬生生砸破了僵局,固然令人赞叹,可目的呢?以这人表现出的缜密与决断,绝不会只是单纯泄愤。
   
  现在他居然驾着龙棺借水东去,御街东边有什么地方他非去不可?杨士奇在京城为官多牟,对城中地理十分熟稔。他心中暗过了一遍京城舆图,猛然醒悟。
   
  在京城东南角有一处东便门,外有大通桥。桥下有一个巨大的转运码头,承接大通河,绵延到通县高丽营与白河连通,直去天津卫。这一段河道称为白漕、北运河,是漕河的终点。
   
  其实这条河原本的终点,是在北方的积水潭,与昌平的白浮泉水联通。只因永乐陵寝选在了昌平天寿山,不能再借水怕惊扰龙脉,所以如今积水潭的漕运已废,城内御河变成了像内秦淮一样的风景游玩之地,漕运码头遂东移至大通桥处。
   
  吴定缘曾经提过,太子正在赶回京城的路上。以常理度之,走漕路是最快的办法。若他所言不虚,太子应该是在东便门外大通桥下船。
   
  难道说……吴定缘竟想驾着龙棺去东便门迎太子吗?这想法简直荒唐!可杨士奇思来想去,竟无第二种可能。
   
  无论汉王、张皇后还是一朝重臣,都陷入了惯性思维:谁去导引龙龙棺,谁就是嗣皇帝。只有吴定缘来了一招釜底抽薪,太子不来就龙棺,那就让龙棺去就太子。
   
  大胆、精妙,而且亵渎。这是杨士奇对这个计划的评价。
   
  无论如何,只要能阻止汉王的计划,就是一个好计划。杨士奇正想办法如何突破大水阻挠,也赶去东便门,却不防突然有人偷偷拽了一下他的衣袍……
   
  杨士奇能想通的事,朱瞻域也能想通。
   
  他此时拼命摇动船撸,胖胖的脸颊上汗水肆流。小舟迅速游出端门,前方是高大的承天门城楼。这条路汉王走过无数次,但乘船还是头一回。
   
  “你是说,他是想去东便门迎接太子?”汉王沉声问道
   
  “正是。太子从南京一路赶来,都是沿漕河北行。东便门是千里漕河的终点,乃是必经之处。吴定缘一定是朝那边去了。”
   
  汉王抬起手来,用一方金丝手帕擦去嘴边的血迹。牙齿断折的痛楚,从嘴里一阵阵传来,搅动得他的心神愈加烦躁。这么长时间的精心筹谋,只差一步即可达成,千算万算,却偏偏横生出这种枝节!
   
  他并不怕吴定缘逃走,但如果外围还有一个急速赶来的太子,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你不是说,派了人去追杀吗?”尽管船上没有别人,可汉王还是压低了声音。因为他们正顺着水流穿过承天门黑漆漆的门洞。暗无天日之地,最宜私语密谋。
   
  朱瞻域道:“太子乘坐海落船过了阁上闸之后,我一直派了精骑沿路追踪,亲眼见它过了天津卫。现在青州旗军一分为三,以廊坊为轴前后堵截,层层设防。太子身边只有一个张泉,绝无突破可能,请父王宽心。”
   
  “当初唐赛儿也说在南京干掉太子,绝无幸免可能!你去淮安接手,也说太子绝无北上可能!”汉王的愤怒在嗓子里滚动,“可瞧瞧你们搞出的这个局面!”
   
  朱瞻域道:“行百里者半九十。已经做到这个地步,父王您不可被一个小人物乱了心神。”
   
  汉王沉默片刻,把手帕揣回袖子里,一屁股坐到船头。毕竟也是快五十的人了,之前旷日持久的对峙,同样令他身心俱疲。小舟恰好行至门洞中间,让汉王的面孔笼罩在一片浓重的阴影之中。
   
  “瞻域,你刚才怎么不等瞻坦上船就划开了?”
   
  “儿臣怕吴定缘跑掉,一时心急……”
   
  “这门洞里只有你我父子二人,连篡位谋弑之事都能谈,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汉王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跟瞻坦互别苗头,不肯相让,这也是人之常情。可如今大事未定,一家人还是不要互相算计了。”
   
  他一改午门前的霸气,多了几分老父亲的絮叨与无奈。朱瞻域摇撸的动作没有变化:“世子之位,只有一个;太子之位,也只有一个。”
   
  “你这是在责怪我偏心吗?”
   
  “不,长幼有序,二哥做世子我并没什么怨言,乖乖做个临淄王也不错。怪只怪父王您给了我这个乾坤变易的机会,让我看到了一线天机。人心一动,便回不去了。”说到这里,朱瞻域忽然笑起来,“皇爷爷原来何尝不是打算终老于燕藩,建文帝削藩,让他有了机会,只好争上一争;父王您若不是得了那药方,不也就死心塌地做个藩王了吗?一个人若是见到机会,又怎会不动心呢?”
   
  听了这一番议论,汉王一时哑然。朱瞻域道:“父王您对我恩重如山,儿臣自当倾力辅佐,绝无二话。但这兄弟相争之事,相信您比我熟,是怎么也避免不了的。儿臣不求父王偏袒,只要择其贤者而用之便是。”
   
  汉王沉默良久,忽然道:“你还记得你七岁那年,我带着你去神机营里玩吗?”
   
  “记得,那营垒里有许多大炮小铳,我可喜欢了。从那时候起,儿臣对这火器就着了迷。”
   
  “咳,你可不知道。那次去完,我可是挨了父皇好一通训斥。一班大臣说我交接京营,私窥火器,是居心叵测,纷纷弹劾。可我真的没那种心思,单纯只是想让你高兴一下罢了。一个做爹的带孩子去玩,有什么不对呢?不只是你,还有瞻折、瞻坦、瞻盗……我希望你们都开开心心的,可每次带出去玩,总有人叮着咱们父子,找各种理由弹劾,变着法往谋篡上靠。”
   
  汉王顿了顿:“这些事,原本我是不在乎的,债多了不愁。可这一次,有大臣坚持要连你一起责罚,说小小年纪便摆弄不祥之器,非是宗室之福。我跑到宫里头大吵大闹,拼了自己被罚闭府三月不出,总算把你的责罚给免了。”
   
  朱瞻域划着船,眼神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一次之后,我忽然害怕了。父皇在的时候还好,若父皇不在了呢?我大哥是个妇人心肠,耳根子太软,群臣一起哄,让我怎么办?我若出了事,你们这些孩子怎么办?你们那会儿年纪小,可不知道你爹我在京城过的什么日子。天天被言官们抨击桀鹫暴戾,京城茶馆里日日讲我野心勃勃的段子,连篡位的理由,他们都帮我想好了—谁让我是老二呢,谁让我靖难的时候拿下的功劳多呢?说来说去,连我自己都信了,嘿嘿。”
   
  “父王…”
   
  汉王重新站起身来,拍了拍朱瞻域的肩膀,难得露出温柔:“后来我想明白了,带着儿子尽情出游这种事,别人可以,独我不成。我既然在这个位置,就该承受这种命运。人哪,就得认清自己到底是谁,才知道该做什么事。你说得对,既然见了一线天机,就该争上一争。为父如此,你也是。”
   
  说话间,小舟驶出了承天门,外头天光乍亮,让两个人都眯起眼睛来。
   
  虽然此时天雨收敛,可御街上的大水却依旧未退。有阳光从逐渐散开的铅云间隙透下来,映得水面微泛白光。一直到这时,北京城才算是显现出雄壮峥嵘的一面。
   
  远远地,汉王父子看到一具棺材和一个人,正朝着东边漂去,速度居然还不慢。眼看就要离开皇城范围,进入东长安街。
   
  从承天门沿长安街向东半里之外,是一条厚实的宫墙。在东皇城根开有一道东安门,内外即是皇城与外城的分界。因为大水的缘故,东安门也是中门大开,以方便迅速排掉御街积水。吴定缘前后贴着神主牌,守军根本不敢靠近,门又关不上,只能任由他穿行过去。
   
  “这些京营的人,个个都想明哲保身,居然就这么把他放过去了!”汉王恨恨道。
   
  当然,他明白,能争取到这些人保持中立已是最好的结果。汉王回头看看,诸多袍色不一的官员、内官、禁军们在水面上各显神通,乱哄哄地跟着过来天子灵枢在眼前被人劫走,他们哪敢不跟上来?但也别指望那些家伙去冲锋陷阵。
   
  “其实父王您还有一支力量可用。”朱瞻域道。
   
  朱瞻域赶到京城时,带进城里一支青州旗军。这支队伍是靳荣的铁杆心腹,一心要置吴定缘于死地,即使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让他们去动手,是不会顾忌神主牌的。“他们在什么位置?”
   
  “我们是从崇文门进来的,没料到会有这么大雨,不利大部队行进。所以让他们去了东江米巷附近的台基厂待命。
   
  “
   
  台基厂在皇城东南偏南的位置,是修建紫禁城时堆放柴草的地方,为了防潮,地势修得很高。汉王想了想,说:“正好,让他们迅速北上,无论如何也得给拦下来!”
   
  按说外军进城是犯大忌讳的,但现在出了这档子事,他们只要打起“追回梓宫”的旗号,足以师出有名。
   
  朱瞻域当即下船,跳上另外一艘朝台基厂飞速赶去。朱瞻坦则气喘吁吁地跟上来,拿起摇撸,做了个全力划动的姿态。汉王看了世子一眼,一言不发,只是做了个尽快的手势。
   
  朱瞻坦一心想挽回之前的失分,所以划得十分卖力。汉王的小船飞速切开洪水,箭一般追过去。汉王身后那一支古怪的混合队伍也不敢怠慢,紧随其后,不少人心里面想的是,我这不是追随汉王,我这是为了抢回大行皇帝的灵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