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两京十五日 > 第九章

第九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随着竹篙一下下扎入水中,乌蓬小船在水面悄无声息地浮行着。
   
  这条小船正沿着秦淮内河向西而去,这一带号称“十里秦淮”,乃是烟花最为繁盛之地,两侧皆是彩楼河房,一入夜便有无数华灯映在河面,一片星汉灿烂。可惜今夜城内动荡不安,大部分院落早早收了灯火,锁了游船,黯淡的河面上像是盖了一层灰土。
   
  吴定缘外头撑着船,苏荆溪在船舱里给太子检查肩上的伤口。刚才正阳门与富乐院两番折腾,又有少许血迹渗了出来。趁着这个机会,于谦蹲在旁边用指头蘸着河水,给太子讲解起接下来的逃离路线:
   
  “咱们一到西水关,便能进入秦淮外河一路西上,越石头城,穿清凉山,只要一抵达龙江关口,便能直入长江。到时候海阔凭鱼跃,朱卜花只能徒叹奈何。殿下有闲情的话,甚至还能赏赏龙江夜雨,那也是留都一大胜景。”
   
  于谦故意说得轻松,朱瞻基却担心道:“可是西水关和龙江关也有守军吧?能过得去么?”于谦看了一眼外头那个瘦长的身影:“吴定缘既然选了这条路,自然有他的道理。
   
  “你现在对他倒信心十足嘛。”
   
  “鸡鸣狗盗,亦有功用。臣不过是循孟尝君故事罢了。”于谦自谦了一句,想了想,又郑重提醒太子,“王荆公曾有一则短评,说孟尝君’鸡鸣狗盗之出其门,此士之所以不至也’,所以殿下不可沉溺这些小道,还需修德才能得士”
   
  “行了,行了,好话赖话全让你一个人说了。”朱瞻基翻了翻眼皮,有点后悔把他召进东宫。这家伙虽然可靠,但天天絮叨也很令人困扰。
   
  这时候苏荆溪已经处置完了伤口,对于谦道:“我需要知道,接下来在水上要走多久?下一次驻停在什么地方?我要去买药物与煎具。”
   
  于谦道:“一进长江,我们便直去扬州。扬州繁华不逊南京,药品自然也是不缺的。”他说得胸有成竹,看来刚才已把整条路线通盘考虑清楚了。
   
  “那很好。”苏荆溪点点头,略带厌恶地抖了一下衣襟,“正好我也得去换一身衣衫。”
   
  朱瞻基左看看于谦,右看看苏荆溪,忍不住说道:“你们两个就一点不好奇吗?吴定缘到底是不是亲生的?那个红姨跟他又是什么关系?”
   
  他先前在正阳门里听到了只言片语,只是自矜身份,不好细问。可惜另外两个人谁都不先撩起这话题,自己实在憋不住了。于谦觉得这话题实在无稽,板着脸不吭声。苏荆溪倒是抿嘴笑了起来:“比起他们两个,我倒很好奇殿下您与吴定缘的关系。”
   
  “之前不是说过了吗?我们俩又不认识!”
   
  “一个大明的皇太子,一个闲居留都的懒散捕快,按说是绝无交集的。可他一看见您,便头疼欲裂,这必然是有什么原因的。我们做医师的,见到疑难杂症,总是见猎心喜。”
   
  “也许是他酗酒太多,体质孱弱。”朱瞻基委屈地嘟哝了一句。苏荆溪道:“亦不排除这个可能。头是身之元首,六腑清阳之气,五脏精华之血,皆会于此。所以只要心志稍受刺激,都会猝起头风。”
   
  “杯弓蛇影?”
   
  苏荆溪道:“正是!若能了解到他当年的身世,找到那把弓,蛇影之疑自然尽去……”说到这里,她似是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惊讶地敲了下额头,“莫非殿下刚才探询的用意,就在于此?”朱瞻基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探人阴私的询问,被她解读成了这么用心良苦的理由,不由得连声称是。
   
  于谦在一旁见苏荆溪与太子聊得火热,不知为何,心中与这小船一般,隐隐有些上下。
   
  他见过这女人手段,论起果决,船上这三个男子谁也不及她;论起机变,更是甩这些人十条街。她有一种近乎可怕的沉静,无论何时,一举一动总带有明确的目的。虽然她说追随太子是为了向朱卜花报仇,可于谦疑心这未必是全部事实。
   
  无论那理由是什么,一把动机不明的无鞘利刃在太子身旁,终究不是个事儿。于谦在袖子里的手掌紧握片刻,旋即松开来:
   
  “苏姑娘,我有个问题,不知你方不方便回答。”于谦道。
   
  “于司直请说。”
   
  “你之前说过,在南京有个订了亲的夫君。你先前去东水关码头,也是为了寻他,莫非他是有官身的?”
   
  这件事苏荆溪在供状上提过,可惜那会儿吴定缘敷衍了事,不曾追问,草草放了过去。于谦记性甚好,现在居然还能想得起来。苏荆溪道:“是的,他在南京宪台做御史,叫郭芝闵。”
   
  “苏大夫离开东水关不久,便听到宝船爆炸,你却直接回了宅子,这不太正常吧?”
   
  “哎?怎么不正常?”
   
  苏荆溪似乎有点困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于谦噎了一下,才想起来这女人不能以常理度之:“呃……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无论如何,也该回返先看看夫君的生死才对吧?”
   
  朱瞻基不满地瞪了于谦一眼,觉得这话有点过。于谦却梗起脖子与太子对视:“此去京城,路途艰险。臣有责任确保每个人都忠志不二,别无私心。”苏荆溪看了朱瞻基一眼,笑意盈盈:“殿下不必动怒,于司直这点担忧是情理之中,原是我该说清楚的。”
   
  她伸手撩了撩额发,从容说道:“郭芝闵的父亲郭纯之与我家是世交,早早就订了这门亲事,但我此前从未见过他。这一次来南京,我本想利用我这位夫君的身份去接近朱卜花,可他却外出去扬州办事。昨日太子抵宁,我估摸着他怎么也得回来迎接,便去东水关找他。可惜在码头却没看到,这才径直回了家。”
   
  于谦心中疑惑未去。苏荆溪说的并无破绽,至于那些细节,却无法验证真伪。朱瞻基这时忽然道:“这个郭芝闵,是淮右大儒郭纯之的儿子?那个南京广东道监察御史?”
   
  于谦和苏荆溪同时一怔,这么小的官,太子居然知道?
   
  朱瞻基回想了一下:“我到扬州时,有个大盐商叫汪极,专门设宴款待,这个郭芝闵也在席上。有一位东宫老师跟他父亲郭纯之相熟,便带过来引荐了一下。”
   
  这与苏荆溪的说辞,恰好能对上。她的淡定神情,终于微微有了变化:“那么他跟殿下说了些什么?”
   
  “什么久慕睿德,什么仁风远体,都是寒暄的客套话……”朱瞻基说到后来,语速越来越慢,似乎努力在捕捉回忆,“他倒没再直接对我说些什么,就是巡酒的时候,他和那个大盐商汪极一起过来敬我。郭芝闵大概喝醉了,指着汪极开了句玩笑,说什么何曾食万,今见之矣。”
   
  于谦和苏荆溪对视一眼,眼神不由变了。郭芝闵说的这个是西晋典故,当时朝中有一位元老叫何曾,饮食奢靡无比,每日花费要逾万钱,甚至要超过帝王家。有一次晋武帝请他入宫吃饭,何曾嫌太官烹制的馔肴粗劣,一口都不肯吃,晋武帝只好允许他自带饮食。
   
  当着太子的面搬出这个典故,可以说郭芝闵恶意十足:表面上是称赞酒宴珍馐堪比何曾,实际上是暗讽你汪极比皇家还奢侈啊。
   
  于谦忍不住追问:“然后呢?那个盐商说了什么?”
   
  “周围都哄堂大笑,汪极还能如何,只是讪讪陪笑,不过笑得确实有些尴尬。”朱瞻基不无理解地说,“后来他报
   
  效宝船给我,大概也是怕本王因为这一句话而多心吧?”
   
  “什么?”另外两人同时挺直了身子,苏荆溪还好,于谦的脑袋“咚”的一声直接撞到了乌蓬,“宝船是那个汪极报效的?”
   
  “喂,喂,你们不会以为是我从京城带着宝船出门的吧?漕路那么狭窄,宝船哪里开得动啊?”朱瞻基意识到两个人似乎一直存在误会,解释道:
   
  “我们南下,坐的是漕船。到了扬州之后,汪极请知府出面宴请,地点就设在他家一条浮于邗水的大游船上。那条船仿宝船样式,其实是一条入不得海的江舟,专供宴乐游江之用。宴席结束之后,汪极直接宣布,拿这条船报效皇室。次日我就是坐这条船,来到南……”
   
  说到这里,朱瞻基自己也觉得不对了。
   
  昨日正午时分的宝船爆炸,最大的疑团是那些火药从何而来。正如此前吴定缘分析,能搞出这种声势,至少得有一千斤精制虎硫药。可谁那么神通广大,能在东宫护卫眼皮底下,把这么多火药运进船去?
   
  倘若这宝船是汪盐商在宴会现场报效,那么这些火药的来历便可以得到解释了。
   
  宴会之前,那是汪家自己的船只,无论运什么进去,旁人都难以觉察;汪极在宴会上当场报效宝船,一应水夫船工自然也是汪家赠送。宴会散了以后,太子直接坐船南下,东宫护卫根本没时间进行彻查。这位汪极当真是处心积虑,打了一个极其巧妙的时间差,让东宫全体置身火药之上而不自知。
   
  如此说来,汪极恐怕与朱卜花也是一党,都参与了这个横跨两京的宏大阴谋。至于郭芝闵,他大概是专程赶到扬州,就为了说那一句“何曾食万,今见之矣”的典故,给汪极制造一个合适的理由,把宝船送给太子。
   
  船上的三个人都万万没想到,你一言、我一句,居然用各自掌握的消息拼凑出了真相的一角。苏荆溪没想到,自家未来夫婿居然也参与了这一场前所未有的叛乱,神情颇为不安。
   
  朱瞻基看出她的心事,大手一挥:“苏大夫担心什么,他是他,你是你,既然还没过门,苏家不会受牵连。”苏荆溪勉强“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难怪郭芝闵没有去东水关码头,他肯定也知道有爆炸危险……”于谦喃喃自语,又看向苏荆溪:“苏大夫,你可知他平时都在哪里活动?”苏荆溪还没未回答,一个声音从船舱外传进来:“想找郭芝闵?我知道。”三人同时转头,原来是吴定缘摘下斗笠,把脑袋探了进来。
   
  于谦皱眉:“你也认识?”
   
  吴定缘道:“他住太平门内的御赐廊,对不对?”苏荆溪点头。吴定缘啧了一声:“他已经死了。昨天一早,我爹接到消息,说御赐廊里砸死了一个监察御史。我去现场看过,他是先被人弄死,再摆到床上,结果赶上地震又被砸烂了脑壳。”
   
  于谦悄悄侧眼去看苏荆溪,只见她的肩头恰到好处地震颤了一下,但仅此而已。
   
  “现场勘验尸身是你?”苏荆溪的声音略显低沉。吴定缘把验尸的观察如数说出,苏荆溪微微颌首:“判断得很准确,确实是先被人所杀,再被梁柱砸到尸身。”她没再说什么,眼神里带着几分惶惑,几分颓然,却没什么悲伤。
   
  这位郭御史,只怕是整个布局里的一枚小棋子,完成了使命,便被毫不留情地扫出棋盘。朱瞻基拍了拍船帮,有些恼火地说道:“金陵御史、扬州盐商、禁军内臣……怎么这一个个全都跟朝廷对着干。那幕后之人,到底给了他们什么好处?”
   
  “恐怕……这与好处无关。”苏荆溪抬起头,“殿下有所不知。民女之前诊治过几个官员,他们一聊起迁都来,无不心怀惴惴。"
   
  “为什么?金陵重做京城,他们岂不都是正经京……”朱瞻基顿了顿,突然反应过来了。大明本来南北各有一套班底,若是把国都迁回金陵,两套并做一套,官位要削减一半。所以迁都这事,在南京官场引起的波澜比京城还大。
   
  “是这样吗?”
   
  朱瞻基看于谦。他是南京官场的,最有发言权。于谦胸膛一挺:“臣绝非恋栈之人!”言下之意,其他人自然是人心浮动、前途未卜。
   
  朱瞻基陷入沉思,他知道迁都之议必然会触动某些人的利益,却没想到居然会反弹得如此强烈。南京之乱的根源,就在这里。若无官员们滋生出的惶恐情绪,只怕幕后黑手也没那么容易得手。
   
  不过吴定缘没容他们三个再做讨论,一拍蓬顶:“好了,不要聊了,我们马上下船。”
   
  于谦精神一振:“这么快就要龙江口了?”他往外看了看,黑暗中一片低矮的屋脊轮廓,哪里有龙江夜雨的气韵。吴定缘看了他一眼:“你想太多了,还没过西水关呢。”
   
  “那干嘛下船?”
   
  “朱卜花不是蠢材,怎么会算不到我们走水路?西水关毗邻龙江,是第一时间要戒备的,我从来没指望走那里。”
   
  于谦略觉脸上热辣,亏自己刚才还高谈阔论讲解路线,居然全错了。
   
  “放心好了,我会把你们安全送出去,再去救玉露。”
   
  吴定缘难得没有刻薄一下,只是催促着赶紧下船。他们从船舱里摇摇晃晃走出来,发现小船停靠在了一处河阶码头。这里说是码头,其实就是被暴雨冲塌的土岸一角,附近居民因陋就简,都跑来濯衣洗菜,久而久之形成了一处近水低台。
   
  这里已经出了“十里秦淮”的繁华地带,接近城区西北。从这个码头向外延伸出去,可以看到一条坑坑洼洼、满是人和牲畜脚印的黄泥路面。大大小小的土坑里盛满了浑浊积水,落着一层蝇蚊,成分复杂的陈腐臭味弥散在空气里,久久不散。
   
  苏荆溪抬起手背,下意识地掩了一下鼻子。吴定缘注意到了这个小动作,嘴角微翘:“三位都是锦衣玉食的贵人,凤凰难落沾屎的枝,接下来要走的路可要仔细了。”
   
  于谦说:“这有什么,我也曾假冒粪工……”话没说完,左脚“啪叽”踩进一片泥泞,皂靴登时沾满了黄泥点子。朱瞻基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他在漠北军营都住得惯,这种场合反而比于谦适应更快。太子笑完于谦,还不忘回头去扶了苏荆溪一把,让她顺利迈了过去。
   
  他们离开小码头,沿着土路走了一段,远远似乎可以看到一座小山,在黑暗中形如虎踞。于谦瞪着眼睛分辨了片刻:“清凉山?难道这里是石城门吗?”
   
  “对,从这里再往西北走,就能离开府城,进入外城郭。你们就能出去了。”
   
  “原来你是想这么走啊。”于谦喃喃道。
   
  他在南京住了数年,多少也了解一点整个城中格局。整个留都分做不甚均匀的内外四层。最内层是宫城,乃是天子燕居之所;再往外是皇城,乃是百官办公之地;再往外则是应天府城,石城门恰好位于这一环的西边。
   
  当年洪武爷修完这一圈城墙后,发现雨花台、钟山、幕府山皆在城墙外侧,倘若外敌架起大炮,很容易居高临下威胁城内。于是他又在府城外头修了一圈外城郭,这圈城郭北至燕子矶,东抵钟山东麓,南括雨花台,占地极广,周长有一百八十里,把府城周围山势尽数包围。
   
  这么长的地段,不可能全按府城砖墙的规制来建,大部分地段皆是夯土城垣。尤其是西北一带,因为毗邻长江,水患严重,在临江的上元门北边有一个缺口,可以直抵江边,是这些逃亡者逃离留都最好的路线。
   
  可问题是,他们如今还是身在府城范围内,仍旧过不去城门啊。
   
  于谦看吴定缘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心想莫非这出去的法子,就着落在他背着的那一具琴上?可这种破落鄙俗之地
   
  ,又怎么会用得上这种雅物?
   
  他一边走着,一边左右张望。这一带靠近西郊外郭,远不如东边那么繁庶。道路两侧几乎没有楼阁庭院,多是逼仄的棚屋土墙。这些简陋的房屋毫无规划地散布开来,中间只有歪歪斜斜的荆尖篱笆分割。
   
  这里叫做杨家坟,大概原来是某个杨家人家的祖坟所在。南京城扩建之后,便把这一片也括进来了。虽说也属南京城的一部分,可于谦从来没涉足过这一片区域,感觉和东边完全属于两个世界,冥冥中似有藩篱相隔,就连气息都不太一样。
   
  吴定缘带着他们步行了约莫两水刻的光景,终于停下脚步。头顶突然传来数声哑哑叫嚷,十几只乌鸦从一片老槐树里飞出,越过他们消失在夜色中。这时其他三人才看到,前面阴森森的槐树林里头立着一座小庙,看殿庑形制好像是一座城隍庙,规模却很小。
   
  这庙大概年久失修,殿顶的脊兽残缺,瓦片剥落,门窗板子不知被卸到哪里去了,只留下黑洞洞的三个口,在夜里透着森森冷气。跟应天府前那一座堂皇的都城隍庙一比,简直天差地别,更像是泰狱阎罗的祭庙。
   
  吴定缘在小庙不远处的林中找了片平地,摘下朱红套子,把琴轻轻搁下,又垫了几块石头,对朱瞻基示意道:“大萝卜,你来弹。”
   
  朱瞻基一怔:“你叫我什么?”他简直不敢相信,这蔑篙子给于谦起外号就算了,现在居然亵渎到自己头上。
   
  “别说废话,快弹,大萝卜!”
   
  “在这?”
   
  “在这。”
   
  在这里弹,难道是要给鬼听?朱瞻基勉强压下诧异:“弹什么?”吴定缘想了想:“随便,够响就行。”
   
  “……”朱瞻基还从来没听过这种无理要求。他无奈地盘腿坐下,先调了一下琴轸,略抚了几下,登时感觉这琴品相不凡。弦声清冽,余振袅袅,与琴身隐有共鸣,纵然跟宫中所藏相比,亦难分轩轾。
   
  既然吴定缘说随便弹奏,朱瞻基略想了想,右手春莺出谷,左手秋鹗临风,十指做势,弹起《乌夜啼》来。
   
  这首《乌夜啼》的来历,是说后汉何宴下狱,女儿听到有寒鸦夜鸣,认为是父亲出狱之吉兆,遂做此曲。朱瞻基刚才看到群鸦飞起,触景生情,便想起了这首曲子,算是给自己的遭遇讨个口彩。
   
  这曲子拟于寒鸦,所以旋律上多收角音,以夺羽韵,好似在描摹反哺、争巢、振翅、夜鸣之事。朱瞻基的琴艺学自舅舅张泉,讲究心韵合一。他弹着弹着,心意完全沉浸下去。他想到远在京城不豫的父皇、处境不明的母后、立场不清的兄弟以及那已化为飞灰的大伴,手指掐撮泼剌,流泻出一种强烈的情绪,人、曲与琴三合为一。不知何时,琴师的眼角有莹莹的泪光闪过。
   
  吴定缘虽听不出所以然,但觉得琴声勉强算是响亮,便不再出言催促,把目光放回到那间荒芜小庙去。
   
  待得朱瞻基一曲即将弹毕,那小庙里忽然有了动静,好似有什么鬼魅一闪而过。于谦吓得一激灵,刚要提醒太子,
   
  却被吴定缘拦住。
   
  “把双手举起来,不要动。”吴定缘严厉地下了命令,“这里的主人,疑心病可不轻。”
   
  于谦和苏荆溪只好学着他的样子,伸直两条手臂,高高吊起。过不多时,他们的头顶沙沙作响,什么东西蹿上了槐树顶。
   
  朱瞻基弹完一曲,右手习惯性地从一徽抚至七徽,然后轻轻压住琴弦,吐出一口气来。两侧的四棵槐树上,突然窜出四条白色巨蟒,形体在黑夜中清晰可见。苏荆溪“啊”了一声,却被吴定缘按了回去。
   
  苏荆溪再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不是蟒蛇,而是四条白色的粗麻布条,直直沿着槐树干垂下来。布条突然扭动几分,数十个人影从树顶顺着布条往下溜。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干净利落,一下子就落到地上,把他们几个团团围住。
   
  “白龙挂!?”
   
  于谦惊叫一声。他嗓门本来就大,槐林一震,令那些刚落回树枝的群鸦重新惊起。
   
  就在于谦惊叫的几乎同时,富乐院三曲里一个更大的声音也炸裂开来。这声音洪若霹雳,令院厅里摆的几株道州兰瑟瑟发抖。
   
  “快说,你的相好吴定缘在哪里?!”
   
  朱卜花恶狠狠地质问道。那张可怖的肿脸,像极了《目连救母》宝卷里的地狱恶鬼。红玉被他的大手扯住胸襟,被迫在近距离与这张鬼脸对视,惊慌地连连摇头。
   
  朱卜花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他揸开五指,狠狠搧在红玉的脸上,然后一脚踹翻在地。
   
  童妈妈在一旁脸色铁青,她只道那几个人是些行迹可疑的小贼,没想到居然是在逃的钦犯,而且还惹来了一位禁军统领。看这位鞑子势若疯狗,童妈妈忍不住担心,别说赏钱的事,自己搞不好也会被红玉牵连,瓜蔓抄可不管你是假母还是真妈。
   
  朱卜花抬起右腿,把高筒毡靴踩在红玉脸颊上,轻轻碾动:“臭婊子,你说还是不说?”
   
  童妈妈忍不住劝了一句:“这位……这位爷可轻点,若是死了,教坊司那边须不好说。”这些罪籍官眷,都在教坊司经历那里挂着号,若闹出人命,官府是要过问的。朱卜花听了,靴跟碾得更加用力,脸颊几乎被踩出血来。
   
  红玉一个三曲的琴师,哪来熬得住这种酷刑,手指在半空不断乱抓。朱卜花把靴子略抬几分:“现在愿意说了么?”红玉委顿在地,蜷缩着不住喘息。待得朱卜花又催问了一句,她方才断断续续道:“他们……定缘说他们要尽快出城,从这里乘浮夜船去西水关了。”
   
  朱卜花冷笑道:"莫把我当傻子,西水关戒备森严,他们怎么会自投罗网?”红玉怯怯看了童外婆一眼,怯怯不敢言语。
   
  朱卜花看出她这点小动作,横眼一瞪童外婆:“滚开!”两个勇士营士兵把她直接架出院厅。红玉这才揉着脸道:“我妈妈有个老情儿,在西水关做门吏。吴定缘许了百五十两银子,我又求她卖个人情。妈妈这才答允,但不许我说出来……”
   
  一听这话,朱卜花让人去童外婆屋子搜查,果然搜出一个银鞘子。打开验看,确实是吴定缘昨天从锦衣卫支走的银锭。朱卜花勃然大怒:“这通条戳不死的婆子,还装无事人在这里劝解!”立刻唤人把童外婆拽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