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两京十五日 > 第八章

第八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吴定缘怎么也想不到,拦住去路的居然是自己父亲。
   
  吴不平还是今晨出门的那一身公门装束,头扎平顶巾,一袭皂色盘领服,足蹬薄底皂靴。这许多年来,他总是穿着这一身在南直隶地面奔走。这头铁狮子在此时此地出现,透露出的信息却意味深长。
   
  扇骨台的哨位安排、长安街的神秘缺席、糖坊廊的诡异现身,妹妹的离奇失踪……无数碎屑,在吴定缘脑海中迅速拼凑成一根醒目大梁。
   
  “今天的事,原来您也参与了。”吴定缘的声音很平静。
   
  “不,我……”吴不平想要辩解,可却猛然噎住。他注意到儿子的眼神变了,犀利而清澈,他太熟悉了,那是一种洞悉真相的眼神。
   
  铁狮子在南直隶号称“神捕”,其实真正断案如神的是背后这个废物儿子。此前许多奇案大案,都是吴定缘暗中指点,吴不平才得以赚下偌大名头。吴不平记得,每一次指破迷津之际,吴定缘的双眼里都会褪去迷茫,变得透亮。
   
  所以当吴不平再次看到那眼神时,便知道什么都瞒不住了。他索性狠狠挥动铁尺,避开这个话题:“你身后是太子?"
   
  “是。”吴定缘回答。
   
  “定缘,到我这边来吧。”吴不平伸出手去,语气中带着一丝恳求。他不知道吴定缘怎么会和太子搅到一块去,但眼下这个局势,绝不是个好选择。
   
  吴定缘站在原地没有吭声,在他身后的于谦却呆住了。前方堵截的人,居然是一直不见踪迹的应天府总捕头吴不平?也难怪,除了铁狮子,谁能在短短半个时辰内找出于谦的住所,并循迹跟过来?
   
  更令于谦恐惧的是,他想不出任何一个吴定缘会拒绝拉拢的理由。
   
  论亲疏,吴定缘重视家人远甚太子;论利益,这蔑篙子只认钞银不认忠义;论安危,眼下敌众我寡。无论怎么想,于谦都觉得吴定缘会立刻投奔过去。他缓缓抬起双臂,琢磨着拼死先挡一阵,让太子调头赶紧跑。
   
  这时吴定缘开口了: “爹,玉露呢?”
   
  “我不知道。”吴不平的嘴角一僵。
   
  吴定缘露出全盘了然的神情,叹了口气:“太子生死不关我事,交出来也无妨。可您是老公门,怎么还看不透?交出太子以后呢?您觉得那些人会让咱们阖家团圆?”
   
  寻常绑匪,收了钞银都往往撕票了事,遑论是皇位之争。那些人既然敢绑架吴玉露来胁迫铁狮子,在事成之后只会全数灭口,消弭变数。
   
  “那你让我怎么办!”吴不平痛苦地低吼了一声,弯下腰来。他的面孔比平常憔悴了不止十岁,一看便知承受着极大的煎熬。吴定缘上前一步:“帮富不如帮穷,救穷不如救急。不如您过来,父子俩一并保着太子离开南京,咱家还有一线生机。”
   
  若有半点可能,吴定缘也不愿意说这种话。可自己眼看脱离泥沼,父亲和妹妹却陷进去了,他不得不在两种极糟糕的选择里选出一个。
   
  吴不平听到儿子的建议,惨然摇摇头:“若他们发现我有半点异动,那你妹可就完了……”这时铁狮子身后传来纷杂的脚步声纷杂,还有一个粗嗓门高声喊着:“铁狮子,瞧见他们没有?”
   
  吴不平听到催促,咬紧牙关一晃铁尺:“定缘,你若心疼你妹妹,就先让开。待得此间事了,咱们再说别的。”
   
  朱瞻基在后头听得真切,他咳嗽了一下迈步向前,打算帮吴定缘解开这个局面。太子纤尊降贵亲自招揽,一个捕头还不纳头就拜?不料他还没张嘴,吴定缘却头也不回地暴吼道:“滚开!”
   
  在狭窄的门洞里,这一声雷吼震得嗡嗡作响。朱瞻基大为羞恼,正要发作,却被于谦按住了肩膀:“殿下,这里太危险,您还是往后退吧。”朱瞻基看看于谦神情严厉,只好悻悻退后。
   
  于谦劝退了太子,担心地朝前望去。吴定缘那瘦高如竹篙般的背影,此时正微微抖动着,可见他的内心不比对面的父亲平静多少。可于谦不敢插嘴,因为这是一个近乎无解的难题。
   
  可惜如今已没时间让他们父子慢慢商量了。对面好几个人出现在铁狮子背后,那个粗嗓门恶狠狠道:“铁狮子,对
   
  面是谁?怎么还不动手?”
   
  借着烛光,吴定缘看到这几个人袍襟上都绣着一朵白莲,不由心中一紧。他们敢公开穿这种衣袍,说明朱卜花和白莲教已经联手了。吴不平捣毁过十几处白莲香坛,与信众仇深似海,怕是功成也难身退。
   
  吴不平被身后的白莲教众一催促,被逼无奈,只好挺身扑了上去。两把铁尺“铛”地撞在一处,吴定缘大叫了一声“后撤”,且战且退。
   
  一时间,正阳门的门洞里一片混乱。于谦护着朱瞻基、苏荆溪急速后退,吴氏父子在中间铿锵对决,一群白莲教众在后头提着灯笼,追着吴不平步步进逼。好在门洞狭窄,对方无法一涌而上,真正交手的只有吴家父子。
   
  两人虚以委蛇地打了半天,在错身的瞬间,吴定缘突然低声说了一句。吴不平手里的攻势不减,表情却变得微妙起来。
   
  太子一方不断后撤,很快便退过门洞中段,白莲教众汹汹追击,紧随其后。吴定缘趁着吴不平一个收招的空当,突然把铁尺向上方抛去。他手腕加了一点旋劲,那铁尺化为锋刃旋转着上去,很快黑暗中传出绳索被割断的咝拉声。
   
  吴定缘今天第一次穿过正阳门时,注意到在门洞中段的正上方,悬着一块采自幕府山中的巨大石条。石条被几根麻绳垂吊在那里,工匠们还没来得及完成最后的拱顶镶嵌。他刚才已经盘算好了,一退过中断,便用铁尺斩断麻绳,这块巨石便会阻断正阳门的通路以及白莲教众的视线。
   
  情急之下,这是唯一的破局之法了。
   
  吴定缘在抛尺割绳的同时,嘶声大喊:“仔细了!”随着他的叫喊,一个无比沉重的巨大黑影,像千斤铁闸一样朝吴不平和白莲教众们砸下来。
   
  吴不平听到儿子叫喊,身形骤然疾进,堪堪冲出巨石笼罩的范围。他脚步一停,稍松了一口气,却没听到预期中大石落地的巨响。铁狮子急忙回头,却看到那大石块被墙壁上伸出的一截竹梢头卡住,悬在了半空。
   
  石底下的白莲信众本来蹲伏在地抱头等死,一看居然死里逃生,手脚并用拼命朝这边爬过来。
   
  吴定缘没料到居然会出这样的意外,一切算计尽皆落空。这时他看到吴不平在黑暗中冲自己伸出右拳,用力一握。
   
  他小时候每次父亲出门办案,都会做这么一个手势,表示一定会平安归来。这是多年以来父子之间的默契。吴定缘瞳孔一缩,一瞬间便明白他要做什么。
   
  吴不平后转回身去,弓腰钻到石头底下,双臂抬起去晃巨石下缘。竹梢只是临时打进墙面,不甚牢靠,被他这么一晃,很快便承受不住压力,“喀拉”一声断裂开来。失去依托的巨石再度往下坠去,吴不平想要赶紧倒退着往外,眼看上半身已伸出去,身形却猛然一滞,被那个粗嗓门的白莲信众一把拽住裤脚:“铁狮子,你要干什……”
   
  吴不平下意识回身去踢,可此时巨石已轰然砸落。
   
  漆黑的门洞里,响起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爹!”吴定缘飞扑到面前,却只来得及托住吴不平的上半身,他试图拖拽一下,却根本拽不动。老人腰部血肉模糊,整个下半截身躯全被死死砸在石下,形同腰斩一般。
   
  铁狮子嘴角沁着鲜血,痛苦的表情中却带着一丝欣慰:“这……这样也好,只有这一个办法,可以保……保住你们两人平安。”
   
  目睹铁狮子作为的白莲教众都被砸成了一团血肉,没人知道他和吴定缘的关系。后面的人再追到现场,只会以为是铁狮子追捕太子途中不幸罹难,自然也就没有杀死吴玉露的理由了。
   
  破局的唯一办法,不是让巨石砸下来,而是让巨石砸死吴不平。
   
  “苏荆溪!苏荆溪!快来!”吴定缘从来没如此失态过,他抱着父亲,发狂似地喊着女医师的名字。苏荆溪迅速赶过来,可只看了一眼便摇了摇头,表示回天无力。
   
  “你要钱吗?我可以都给你!你不是要朱卜花死吗?我去干掉他!你救救他……救救他!”绝望而尖利的声音从颤抖的嘴唇里挤出来,吴定缘整个人几乎陷入谵妄。苏荆溪拍拍他的肩膀,轻叹道:“你爹尚有一息尚存,不要浪费时间在别处。”
   
  吴定缘垂下头,重新把视线放回到吴不平身上。随着海量的鲜血从石块与地面之间的缝隙涌出,老人的脸色在迅速崩垮。可他还挣扎着支起脖颈,对着儿子说道:“我……我有一件事,从来没跟你说过……”
   
  “爹你别说了,我知道,我知道!”吴定缘伸出手去,环住铁狮子的头颅,声音颤抖着,“我不是你亲生的,我十年前就知道了!”铁狮子眼神一凝,先是释然,旋即又变得感慨:“难怪你从那时起就……也好,可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咳咳!红……红玉……”
   
  吴不平还想说些什么,可大量的鲜血冲入喉咙,呛得他说不出话来。吴定缘握住他逐渐冰凉的手,似是在哀求:“爹,你别走,咱们一起去把玉露救出来!”
   
  听到这句话,铁狮子的嘴角微微露出一丝欣慰,然后便永远停在了这个表情。吴定缘环拥着父亲,也似永远停在了这一刻。于谦走过来,他想提醒吴定缘得早点离开,可腹中纵有千句典故与辞藻,一看到蔑篙子那张枯槁悲恸的面孔,一时竟也说不出来话。
   
  这时门洞内侧传来脚步声,两团灯火从外面照了进来。这应该是刚才那两个守军听见动静,提着灯笼进来查看。
   
  朱瞻基眯起眼睛,朝灯火方向望去。刚才他一直排在队尾,眼下形势逆变,他反倒成了直面敌人的最先锋。吴定缘肯定指望不上了,于谦的战斗力也堪忧,这两个守卫只能靠自己来摆平。
   
  不知为何,他的内心居然浮现出的不是恐惧,而是一阵雀跃。
   
  很多人都会有意无意忽略这一点:他朱瞻基可不是在深宫里养尊处优的柔弱东宫,实打实跟着太宗王帐扫过北,在沙珲原领略过风沙,在库楞海射过黄羊,单骑涉水渡过汹涌的西阳河,在忽兰忽失温还见识过瓦剌的纵横铁骑。
   
  相比起北方那些粗糙凶蛮的鞑子,这些南京守军柔弱的像是娘们儿。
   
  守军显然还不知道这边情况,还当有意外发生。他们提着灯笼左晃右照,首先看到的是那个戴着枷板的犯僧站在门洞当中,看不到表情。一个守军问听见响声没有,那个沙弥点点头,拘着双手朝里面一指,说石头掉下来了。
   
  两个守军知道门洞里吊着一块大石,没想到它居然在自己当值时砸了,一阵抱怨。他们走过犯僧身旁,正要往里去查看。朱瞻基突然双臂一抖,束手的锁链“哗啦”一声掉在地上,那两块木枷也应声裂开。右边一块掉落在地,左边一块则被他用左手拿住,狠狠朝着其中一个守卫砸去。
   
  那守卫哪料到这犯僧竟突然发难,脑后勺被硕大的一块榆木板子砸中,哎呀一声被直接砸晕倒地。另外一个守卫听到声音,急忙回头。朱瞻基本想趁灯影晃动之际故技重施,可他右肩毕竟受了重伤,刚才那一下左臂发力牵动了全身肌肉,痛得没法再用力气。
   
  守卫一见同伴被和尚打昏,立刻抽出佩刀扑过来。朱瞻基动弹不得,暗骂了一句“狗驴卵子”,准备闭眼待毙。可他猛然听得一声“砰”,守卫应声倒地,身后的苏荆溪放下另外一块枷板,把额前的乱发撩了几撩。
   
  可惜她力气太小,守卫倒而不晕,朱瞻基快步上前,用脚狠狠踢向那倒霉家伙的太阳穴,才算了事。他正要开口赞扬苏荆溪果决,她却先指了指那边。
   
  朱瞻基登时省悟,解决这两个人只意味着危机暂时解除。正阳门另外一侧的白莲教众,绕路赶到不会太久,城里的勇士营也随时可能赶到,必须尽快撤离。他冲那边喊了一嗓子:“于谦?”
   
  于谦低声道:“再等等。”
   
  朱瞻基浓眉一蹙,捂着伤口迈步走了过去。他看到吴定缘瘫坐在巨石旁边,保持着抱住父亲的姿势,一动不动。无论于谦在旁边说什么,他都没反应。
   
  “吴定缘,你看着我。”朱瞻基喝道。
   
  于谦觉得太子有点过分,正要开口,却被瞪了回去。
   
  “吴定缘,你抬起头,看着我!”
   
  吴定缘缓缓抬起头。据说人过于悲伤时,会淹没掉其他一切情绪。这一次他直视太子,太阳穴仅仅只是跳动了几下,不似之前那么痛楚。
   
  “你爹已经死了,我爹恐怕也快了;你妹下落不明,我娘亲也生死不知。我非常清楚你现在有多难受,因为今夜本王失去的比你更多。”朱瞻基的声音很平淡,可每一个字的发音都咬得极重,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
   
  吴定缘没有做声,但也没把视线偏开。
   
  “一看到你这副德性,就想起刚才的我。不过你放心,本王不会像于谦刚才骂我那样骂你,你听不懂。我也不打算骂你窝囊废,估计这种话你都听腻了。”朱瞻基略带嘲讽地抬起下巴,“本王给你说一个故事。”
   
  “我小时候跟着皇爷爷去讨伐北元,有一次在乌腾里大漠赶上一场大沙暴,我和护卫们失散了。一人单骑,水粮罄尽。这时我碰到一个鞑子牧民,我们俩一起往外找。整整五天五夜,我好几次都绝望了,可他总能找到办法撑下去。渴了就喝尿,没尿就从牲口粪便里挤汁儿;没吃的就吞石龙子、牛皮腰带。他在做这些事儿时,总絮叨着一句鞑子语。后来我回到大营请教边军,才知道那句话的意思:长生天是偏心的,所以狼和羊都得拼命。”
   
  “我嫌这话拗口,就改成了天道不公,人心不弃。听清楚了吗?天道不公,人心不弃!”朱瞻基像是说给吴定缘,又像是说给自己听,“刚才的我,还有现在的你,要是真一气之下死毬了,岂不是正中了那些贼人的下怀。凭什么他们坏事做尽,却要我们承担后果?凭什么?老天爷做事瞎了眼,若我们自己还不抗争,那还有什么指望!”
   
  说到这里,朱瞻基回过头:“拿香炉来!”
   
  于谦赶紧从怀里取出那尊香炉,搁在地上。朱瞻基提着炉耳,递到吴定缘跟前:“本王适才对着这炉子发誓,无论劫难几重,绝不放弃,誓擒凶顽。你若也有此心,我愿意分你一柱香,于此炉共誓,如何!”
   
  话是问询,语气却不容置疑。朱瞻基目光灼灼地盯着吴定缘。后者一边喃喃着:“天道不公,人心不弃;天道不公,人心不弃……”一边犹犹豫豫地放开铁狮子的上半身,把右手慢慢伸过去。
   
  他记得,这小炉子是来自于几年前的一起盗铜案。有个暹罗商人运来的一批风磨铜被盗,吴定缘暗中定策,吴不平领衔追查,父子携手把案子在短短三日内给破了。商人为表感激,捐了几件铜器献给应天府,大器被知府老爹留下,吴不平分得一个铜香炉。父子俩一商量,干脆给吴玉露做了生日礼物。
   
  吴定缘至今还记得妹妹收到礼物的惊喜表情。她正和一群闺蜜玩调香,每天都把炉子擦得锃亮,没事就试香,屋子总是弥漫着奇异的香味。他永远搞不明白,那些玩意儿闻起来差不多,妹妹怎么能分辨出彼此差异。吴不平也是一脸懵懂,这成了父子俩永远解不开的谜。
   
  随着手掌逼近炉边,昔日的画面不断在他脑中闪回。当掌心即将触到炉耳之时,吴定缘突然扯下裹伤的棉布,露出掌心被苏荆溪刺穿的伤口,直接贴到了香炉敞口的锋利边缘。鲜红的血迹从伤口渗出来,在如金粟一般的铜皮表面留下一抹朱痕。
   
  “我吴定缘以血代香,就此起誓。我会为我爹报仇……”吴定缘哑着嗓子,一字一顿说到,手掌不停摩挲着炉边,仿佛只有更多的鲜血才能让誓言变得更加有力。
   
  朱瞻基俯身把香炉接过去,拍拍他肩膀:“好了,走吧!”
   
  吴定缘挪起身子,轻轻把父亲的半截尸身搁下。吴不平下半身被石头压得死死,无论如何是拽不走的,何况若他的尸体不留下来的话,吴玉露会有危险。
   
  苏荆溪上前要替吴定缘重新包扎伤口,他却摆了摆手,扶着巨石挺直了身体,朝着出口望去。黑暗中他的双眸闪闪发亮,似乎正自褪去慵懒的蜕壳,露出锋芒来。
   
  “去北边。”他哑着嗓子道。
   
  “为什么?”于谦一怔。正阳门几乎可以算是留都最南边,眼看距离出城只有几丈距离,现在却要重新返回城里,未免太折腾了吧?
   
  “你都嫌折腾,白莲教和勇士营自然更想不到。”吴定缘道。于谦听明白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这也是兵法里常说的。
   
  “可是,北边太宽泛了,总得有个具体的去处吧?”苏荆溪问。
   
  “富乐院。”吴定缘从柜子里又翻出一把备用的铁尺,插回腰间。
   
  于谦听到这个名字,捧着香炉的双手一颤,表情像是被涂了一层白芨浆子。那不是吴定缘在教坊司相好的窑子吗?这时候还要去那儿?他正要说什么,却被朱瞻基伸手拦住:“你去富乐院,是有迫不得已的理由?”吴定缘点点头。朱瞻基严肃道:“去那里,对我们离城有帮助吗?”吴定缘犹豫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好,用人不疑,听你的!”朱瞻基做出了决断。于谦看看太子,又看看吴定缘,终究还是没说什么。
   
  他们离开不久,昨叶何赶到了正阳门外侧。城门洞子内外已乱哄哄聚了很多人,有白莲信众,也有勇士营、城门卫与五城兵马司的人。他们各自站成一个圈子,不时向彼此投去充满敌意的一瞥。这时一个男装丽人大剌剌地走过来,立刻把视线全吸引过去了。
   
  昨叶何亮出朱卜花发的腰牌,却没着急进去。她先从怀里掏出一包荷叶,好整以暇地剥开,荷叶里包的是刚蒸得的糯米茶糕,长长一条盘好。昨叶何先趁热咬上一口,芝麻、核桃、桂花的香气一起喷涌而出,就着糯米香甜,让她全身毛孔都舒张开来。
   
  她从小就坚信,甜是神之胆。尤其在面对极端复杂的局势时,只有摄入足够多的糖份才能保持清醒,做出决断。
   
  几口吃完茶糕,昨叶何把荷叶一扔,弯腰钻进城门洞子。里面支起了十来个灯笼,把甬道照得灯火通明,狭窄的空间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那块夺走人命的巨石已被强行撬起一角,可以勉强看清底下的情形。石下是好几滩烂糊血肉,状如地狱。周围的人几乎要呕出来,昨叶何却饶有兴趣地蹲下身子去观察,甚至还把头往里探了探,想去看清某一滩血肉上被压扁的头壳。
   
  “铁狮子呢?”昨叶何站直了身子。
   
  “在另外一侧,压毁了一半身子,死了。”一个坛主恭敬地回答,“据跟随铁狮子的信众说,他们当时绕到正阳门外侧堵截,在门洞里与敌人发生了交手。铁狮子冲在最前头,王坛主和其他几个人紧随其后,结果这一块巨石莫名落地,把他们都给砸死了。”
   
  “一代留都神捕,居然就这么没了,啧,有点浪费。”昨叶何惋惜地感慨了一句,又问道:“这么说,对方已经跑了?什么都没留下?”
   
  “是,我们在正阳门另外一侧只发现两个被打晕的守卫
   
  昨叶何扇动着手里的荷叶,陷入沉思。对方居然会利用未修完的巨石,这确实出乎了她的意料,看来太子身旁除了于谦之外,可能还有另外一个人。这人应该对南京非常熟悉,而且搏击之技不差。
   
  到底是太子的旧识,还是于谦找来的帮手?
   
  她决定再看得仔细点。昨叶何身为佛母座下的护法之一,深谙人性之妙,她相信只要能推测出对方身份性情,便可推演出其行事轨迹,如观其肺腑。
   
  她吩咐左右设法把巨石撬得大一点,露出勉强可供一人通行的缝隙。昨叶何身材细长,恰好能从这缝隙里钻过去,她就这么蹭到了巨石的另外一侧,靴子上已沾满了湿漉漉的肉泥,甚至还粘了一截不知谁的肠子。对面也有几个守卫举着火把,他们见到这女人踩着血污钻出石缝,还毫不介意地抬起靴子在地上刮肠子,脸色都有些敬畏。
   
  她清理完之后,第一眼便看到仰躺在地上的铁狮子。他双目紧闭,上半身尚算完整,下半身却血肉模糊,烂不成形。看着这尸首,昨叶何习惯性地用食指指甲戳住太阳穴,轻轻碾动,微微的痛楚令思绪更为敏感。
   
  她开口问道:“铁狮子的尸首,你们动过没有?”
   
  “没有,上头只让我们在这里守着,什么都不让动。”守卫老老实实回答。
   
  昨叶何俯视片刻,突然转头对守卫道:
   
  “我刚才看了巨石下的那些信众遗骸,都是俯卧压亡。如果铁狮子是向前追击,应该也是趴着死去才对,他是怎么做到仰面而死的?”
   
  守卫们面面相觑,不明白这女人为何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数息之后,他们才反应过来,她根本不是跟他们讲话,而是对着他们背后的黑暗。
   
  守卫们急忙回头,看到身后甬道里站着一个高大男子,短打薄衫遮不住他一身虬结的肌肉,一道粗大的伤疤横贯整个额头,看上去好似头盖骨被掀开一般。更可怕的是,他们竟没发现这人是何时靠近的。
   
  男子没有立刻回答昨叶何的问题,他缓步走过来,蹲到巨石前,用手摸了摸地面半凝固的血迹。昏黄的烛光映照下,血面有些凹凸,能看出几枚脚印的形状。
   
  “铁狮子当在巨石下落前就冲过来了,不知为何又突然掉头跑回去,然后倒退不及,被砸到双腿。”男子的声音浑厚如钟,胸腔在嗡嗡震动。
   
  昨叶何“噗嗤”一声笑起来:“他莫不是中了邪?”
   
  “铁狮子我是了解的,他这么做一定有原因。”大汉伸出两个指头,“血中的脚印有两个人,另外那个人很可能与铁狮子关系密切。”
   
  “关系密切你怎么知道的?”
   
  大汉扳动吴不平的尸体,后肩位置露出一排血指印:“铁狮子临终前,是被他抱在怀里。”
   
  铁狮子在南京这么多年,熟人很多,可在临终前会抱住他的,这关系可就不一般了。昨叶何还未及细思,那大汉道:“铁狮子这具尸体,我要。”
   
  昨叶何细眉一挑,轻笑道:“给你倒是不妨,不过你这是跟老对手惺惺相惜,为他埋骨呢,还是打算对老仇人戮尸泄愤?”
   
  “渡化报恩,径送净土。”
   
  大汉只说了八个字,伸手轻轻一捞,便把铁狮子的半截尸身抱起来,往肩上一扛。昨叶何微微露出厌恶之色,她可是知道这大汉说的“渡化”是怎么一回事。她叮嘱道:“梁兴甫你手脚快些,今夜还得靠你这条恶犬抓人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