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郭北杂记 > 四 狼狈赌徒,黑衣

四 狼狈赌徒,黑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二两“滚一口儿”本来就没多少,更何况是两个人一起喝。
  
  卫先生看到酒喝完了以后就爬上了床,韩秋分起身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筷,酒盅。书生又坐到了地上,一手撑着头,一手在面前的地面上,涂涂画画。一直到了早上,韩秋分才叫上书生出了卫先生的家。
  
  踏上了街道的路面以后,韩秋分望了书生一眼,向书生挥了挥手告别。
  
  书生打了个哈欠:“忙去吧,咱们晚些见。”说完,书生便背着手,转进了相反方向的一条巷口。
  
  韩秋分站了一会儿便转过身向前走去,现在这个点儿得喝碗豆浆暖暖胃。
  
  今天稍早一些的时候,泔水车进城以前。住在登科街西边的民区里的就赌徒已经出门了,赌徒已经熬了一宿没睡。
  
  看他这一大早的就走在了去当铺的路上,想必是手上没了盈余。
  
  赌徒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点恍惚,他步履迟缓的走在廖无人烟的街上,拖沓着鞋子,右手死死的捏着一块玉石。
  
  玉石温润透亮,雕了很多漂亮的纹饰,看起来这是一块价值不斐的玉佩。
  
  赌徒的大拇指摩挲着玉佩的花纹,往前走的每一步都很沉,此刻的赌徒看上去像是在追忆着什么。
  
  恍惚间,他没留意脚下的路,差点被一只摆放在百姓门口的泔水桶绊倒。
  
  赌徒踉跄着稳住身子,一脸庆幸的检查了下刚刚被死死窝在手掌里的玉佩,随后便小心翼翼的将玉佩放入怀中,隔着衣服拍了拍。
  
  赌徒骂骂咧咧的,转过身。重重的捏了捏拳头,但是看看泔水桶上的污渍,又忍住了将这只泔水桶,砸个稀碎的想法。
  
  他转过身,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不再看那只泔水桶,而是重新抬步往当铺方向走去。赌徒的脚刚刚往前挪动。
  
  移步间感受到了一个沉甸甸的球,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到了自己脚附近,这时候的赌徒没再压抑自己的情绪,他飞起一脚,将脚下的这只球状物,踢飞了出去。
  
  发泄完怒气的赌徒,快意的呼了两口空气。
  
  快步走向那个被他踢飞了的东西,他定睛一看,这……怕不是头颅吧!
  
  随后赌徒的嗓子仿佛被堵住了,他哆嗦着嘴皮,不住的向后退步,却又转不过身。
  
  赌徒一个不留神,摔倒在地。
  
  他还来不及叫疼,就一个翻身,闭上嘴,朝街外跑去。
  
  这件事情到了晌午就已经像春天的蒲公英一样,飘散的到处都是,百姓们的恐慌很快就被一场赌局给冲淡了。
  
  赌徒姓蒋,就是今早那个破坏案发现场的家伙。他今天早上发现尸体跑出巷口以后就立刻把消息报告给了路上寻差的衙役,随后就直奔开赌盘的大庄家周掌柜家去了,赌徒差家丁叫醒了周掌柜,火急火燎的把身上那块好玉押进了赌局。
  
  看着赌徒兴奋的背影,周掌柜沉思了一下,转头对刚刚着急忙慌赶来做账的帐房先生吩咐到:“从账上支五十两银子,跟他压。”
  
  账房先生应是,再一看大清八早的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就先行告退了。
  
  人死没死,两个答案,好押!
  
  案发地点在哪,答案太对了,这就不好押了。
  
  就是郭北县的老人也不敢说他遍访了县里的每个角落,熟念各家各户的信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