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郭北杂记 > 一 秋分,卫先生

一 秋分,卫先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鼎正三年,秋。
  
  秋分刚至的郭北县较之刚过去的大暑,除了稻田里掩藏不住的金色,以及风中多出来的一丝凉意,其余并没有什么区别。
  
  韩秋分自懂事以来就住在这郭北县里。郭北县位于大梁朝的南方,隶属于芜北郡。地处偏远,幸而民风朴实,倒也是个安生地儿。
  
  大梁南方的季节气候和北方的四季相比是有不同的,就拿这郭北县的冬天来说,凋零和枯寂是主弦律。
  
  至于像北方的银装素裹,万里雪飘这种场面,通常只流传于那些落榜回乡的士子老爷以及一些走南闯北的走卒商贩之口。
  
  这郭北县虽然小,但是也不缺什么富贵人家,公差老爷。
  
  县里的私塾有那么两所:
  
  一所私塾是教贵家子的,私塾名字是明礼书院。
  
  另一所私塾则是专门招收百姓子的,名字是启悟书院。
  
  名字如此这般,也就能知道私塾里所教内容的差异了。
  
  韩秋分是被人从县郊的土地庙里抱回来的,抱他回来的是个叫花子,急匆匆地把他送到县衙领了一点赏钱,就火急火燎的去买烧鸡去了。
  
  县衙的差役也拿这嗷嗷待哺的小孩没辙就把他送去了启悟私塾交给了一位先生。
  
  这也是启悟私塾唯一的先生。
  
  这位先生大约不惑之年,听说早年也中过秀才,赶过考,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来了郭北镇做了个教书先生,他平时为人不错,上到县里富贵,下到百姓走卒,都对他赞誉有加。
  
  所以也没人拿文人不中举,没有老爷命这种事儿来打趣他。
  
  其实卫先生也算是颇受认可的文人,时常赶上个老百姓逢年过节的,或者是大富人家嫁女提亲的,还会派人到门求取祝辞。
  
  先生喜欢秋天,用他的话来说秋天是上到皇亲国戚,下到黎民百姓都喜欢的日子。因为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国库充实了,百姓也又捱过去了一年。
  
  大暑过后是秋分,秋分离了,寒露来。每逢秋天,先生就要念叨个几次这句话。
  
  郭北县十五个秋天以前,衙门通关说县郊外的土地庙发现了个被遗忘了的孩子。
  
  发现孩子的是个叫花子,后来人们问过那个叫花子,叫花子说:这个孩子就躺在土地爷前头的一个蒲团上,除了襁褓啥都没了,幸得没进寒露,不然就晚喽。
  
  韩秋分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先生给取的。
  
  先生姓卫,喜欢穿一身灰色的长袍,衣服上补丁不少,但是缝痕都很整齐,严丝合缝。他和他这个年纪的那些文人一样,下巴上都留着一缕巴掌宽的胡须。
  
  皮肤白净,性格随和,做事说话也和他衣服上的补丁一样,严丝合缝,不留空隙。
  
  平日里也大都谨小慎微。
  
  卫先生平时喜欢喝酒。
  
  只有他喝完酒才会做回真正的自己。
  
  韩秋分喜欢听卫先生说酒话。
  
  所以还是孩子时,他就时常帮左邻右舍做点农务换几个馒头吃,再大一点后,韩秋分就开始在县里的酒肆里做杂役,挣点散碎银两,给卫先生买酒喝。
  
  卫先生喝酒偏爱烈酒。
  
  卫先生只喝一种酒“滚一口儿”酒如其名,一个字儿,烈!
  
  韩秋分不喝酒,平日里先生喝酒,他就负责倒酒。
  
  久而久之,两人也形成了默契。一个买酒,一个喝酒。一个看,一个喝。
  
  临近冬季,天黑的也早,县里的人们也早早收了工,回到各自家中,闲坐老槐下,静听虫鸣起。
  
  掐着点儿。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韩秋分知道卫先生已经喝的差不多了。
  
  这个时候的卫先生好像褪去了身上的枷锁,随着被清风掠过的烛火一起,施施然......站了起来。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震落了清晨满披着的露珠…“韩秋分静静地思索着这句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