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即鹿 > 第四十二章 驰马引弓射 后悔上心头

第四十二章 驰马引弓射 后悔上心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军副阵突然向麴爽阵发起进攻,而两厢尚未交战,爽阵兵士就向后败退。
  
  莘迩阵,中军望楼之上。
  
  莘迩及张龟等人,在短短的时间内,心情堪称是经历了大起大落。
  
  最先见到秦军副阵,也就是雷遵阵向麴爽阵忽然发起进攻的时候,莘迩、张龟及诸将尽皆大喜,都以为是搦战、诱敌先攻的计策取得了成功。
  
  可就在诸将踊跃求战,莘迩即将下令,命麴爽务必把雷遵部挡住,而他立刻催动本阵进击之际,麴爽阵却居然开始溃退!诸将又不禁大惊。
  
  张龟的独眼中露出骇然,他大惊失色,说道:“镇东部未战而溃,我军危矣!明公,速速下令,命我阵将士往援镇东部吧!”
  
  “镇东大将军”,是麴爽现下在定西朝中的官职之一。
  
  却大多惊骇失色的众将之中,唯有一人喜形於色,正是高延曹。
  
  高延曹跳步上前,带动身上的重甲哗啦啦作响,挺胸昂首,压住张龟等的声音,大声嚷嚷说道:“明公!氐虏雷遵部现正全力以赴进攻镇东阵,若於此刻,我阵出一支甲骑,自北而南,击其侧翼,必可大败之!末将敢请领本部太马,为明公擒雷遵来献!”
  
  莘迩原本背负在后的左手,这会儿握到了腰间的剑柄上,不过只从他的表情和纹丝不动的站姿来看,却从他的身上既看不出喜,也看不出惊。
  
  若把张龟等谋士和高延曹、罗荡等诸将现下的情绪起伏比作汹涌的海浪,莘迩则就如坚石。
  
  ……
  
  莘迩扭头南顾,望向里许外,雷遵和麴爽两军接触的位置。
  
  一个场景跃入他的脑海。
  
  高延曹率领本部太马,向雷遵部的北边侧翼展开冲锋,凭借高延曹的悍勇和太马甲骑的一往无前、势不可挡,他们很快就冲入进了雷遵部的阵中,并成功的将其南边侧翼搅乱。
  
  可是,麴爽部将士溃败的速度太快,雷遵部还是顺利且快速地占领了麴爽部的阵地。
  
  当雷遵部占领了麴爽部的阵地以后,雷遵分出了部分兵马,继续追击逃跑的爽阵兵士,余下的主力则转向北边,开始向莘迩阵发动进攻。
  
  同一时间,莘迩阵东的秦军主阵,即齐征所部的秦兵亦出阵进战,向莘迩部的正面展开攻势。
  
  莘迩阵顿时陷入东面、北面,两面受敌夹击的险境。
  
  “此策不可。”
  
  ……
  
  莘迩转回头,目光前视,望向一两里外,对面的齐征阵。
  
  又一副场景跃入他的脑海。
  
  没有理会麴爽部的溃败,莘迩而是集中兵力,向齐征部的主阵发起攻势。
  
  高延曹、罗荡等将率精骑冲锋在前,李亮、薛猛等引步卒跟随进斗在后,秃发勃野则率轻骑,一方面牵制齐征主阵侧翼的秦军骑兵,一方面阻止雷遵部的兵士攻击莘迩阵的南翼。
  
  可是,齐征部的秦军主阵相当坚牢,高延、曹罗荡、李亮、薛猛等无法在短时间内把之攻破;雷遵部在彻底占领下麴爽部的阵地后,和上一个设想的场景相同,雷遵集中力量,开始转而进攻莘迩阵的南翼,秃发勃野等轻骑尽管拼命阻拦,然终是不得拦住。
  
  莘迩阵再次陷入被敌两面夹击的境地,处於极度的危险之中。
  
  “此策也不成。”
  
  ……
  
  攻雷遵、攻齐征,两策俱不成,现在摆在莘迩面前的选择就只剩一个了。
  
  莘迩是个果决的人,尤其在当下这种危急的关头,他更不会犹豫不决,便就立刻下令,简短地说道:“螭虎,罗虎,你俩率领你两人的本部甲骑,为我稳住南、北两个阵角,不必主动进攻,而若齐征、雷遵部的氐虏来犯,你们就将之击退。李亮、薛猛,你两人各引精锐步卒,为我全军殿后。”最后令其余诸将,“后阵转前阵,诸队依次后撤,还营。”
  
  高延曹心有不甘,说道:“明公,取胜就在眼前,怎可却作撤退?”
  
  “从我军令,不得延误!”
  
  高延曹只好应诺,罗荡、薛猛、李亮、田勘等将亦各接令。
  
  ……
  
  齐征阵,中军望楼。
  
  一人狂喜大呼:“退了,莘阿瓜阵也退了!天助我……,将军,将军,天助将军也!这是我军再好不过的追击之时!”
  
  说话这人兴奋到极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抱着头竟是跳跃不止,如似个猴子,可不就是且渠元光!他叫道:“将军、将军!末将愿率本部为前锋,必为将军生获阿瓜!”
  
  姚桃冷静地观察向西南方向撤退的莘迩部将士,与齐征说道:“将军,莘幼著部虽然因为受麴爽阵败退的影响,不得不也后撤退之,但是将军请看,其部的阵形未乱。
  
  “……末将闻之,‘旗靡辙乱’,方可逐敌,今莘幼著部不仅阵型完好,且请将军再观之,在其后撤之军的南、北两角,更各有一支甲骑戒备,又在其阵之东、南两侧,分有步卒甲士殿后。将军,我军若是於此刻追击,只怕并不能将其速克,而若不能将其速克……。”
  
  姚桃指向西南方向十余里外屹立着的临渭县城,接着说道,“北宫越,陇之悍将也,他是莘幼著的心腹,见莘幼著兵退,他一定是会率兵出城驰援的,则至那时,若北宫越攻我军之侧,而莘幼著伺机反攻,我军说不定反会落败!要不要追击,末将斗胆,敢请将军三思。”
  
  齐征凝神远眺,确如姚桃所言,莘迩部虽然撤退,可是却与麴爽部的败退截然不同。
  
  一则,旗帜整肃,阵型未乱,后撤之兵井然有序,殿后之步骑杀气森然。
  
  二者,甚至还能听到其阵中传出的有条不紊、稳稳当当的金鼓声音。
  
  元光话似不错,姚桃说的好像也对。
  
  追,还是不追?
  
  便在齐征踌躇不决,难下决断时,西南边临渭城的北门打开,一支兵马驰出城来。虽是瞧不见这支兵马的旗帜,然众人都能猜料得出,此定是北宫越果然率部出城接应莘迩、麴爽部了。
  
  “姚桃言之有理,此刻我若追之,胜负在五五之间;但若是等到天水、略阳两郡的诸部酋大起兵响应於我,乱了莘阿瓜的后方,加上今日他此败对其军士气的影响,则我获胜的成算就有七八成之多。”齐征这样想道。
  
  一个胜算七八成,一个最多五成,该选择哪个?
  
  齐征做出了决定,他下令说道:“不得追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