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覆手 > 第六百零三章 终战!

第六百零三章 终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曹云接过九尾递过来的卷宗扔到茶几上:“这案子没得打,证据非常清晰。是一桩非常典型的过失致人死亡罪。”
  
  九尾:“但是?”
  
  曹云:“我没说但是。”
  
  九尾:“但是我知道你有但是。”
  
  曹云道:“证据是打不了,喂,你什么时候回去?”烦死人。
  
  九尾:“我给了工钱的。”说这话,九尾感到万分委屈。
  
  曹云不理会,接电话:“你好……王行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近期比较忙。这样,明天我出庭之后就去贵行……好的,好的,谢谢,再见。”
  
  怎么这么烦呢?曹云相信马原是想给自己送点钱,可是自己现在真的不在乎百分十或者多少的投资收益。不过马原也是一片好心,想帮自己打理钱财。曹云不给银行面子,也得给马原面子。
  
  “喂!”高山杏勾手指。
  
  曹云对九尾做个不好意思的表情,跟高山杏走。两人出门,一路走向闭关之地:悬崖边缘。
  
  ……
  
  高山杏:“你住在越三尺侦探社……”
  
  曹云:“呵呵,我知道我渣,老板我知道了。我不是人,我是狗,我是畜生,我不得好死……”
  
  高山杏一巴掌盖在曹云后脑上:“你最近干了什么?”
  
  曹云纳闷摸头:“怎么了?”
  
  高山杏道:“刚才物业保安经理联系我,说看监控视频,怀疑你的车被跟踪。你先告诉我,你在越三尺的侦探社到底做了什么?你对越三尺做了什么就不要说了。”
  
  曹云问:“老板不用那么紧张,我确实做了一些得罪人的事。但一切都在掌握中,我精准把控了每个人的立场和利益。好,我和你解释说明,不过你得坐下来听。”
  
  曹云将情况告知,然后分析厉害关系。高山杏听的心情跌宕起伏。看,人家做渣男也是有宏伟的理由。不过曹云说服了高山杏,曹云确实把每个人都算计的清清楚楚。
  
  曹云:“有人来了……桑尼?这是狗啊?快晚饭了他就来了?”
  
  桑尼看见了曹云,下车,和风雪说了几句,风雪进入律师所。桑尼直接走过来:“不是来蹭饭的,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如果你们非要留我吃饭,我也能同意。”
  
  “……”曹云:“好,请你吃。你饿死了事小,风雪是好姑娘,不能因为你受罪。今天找什么理由来蹭饭?”
  
  桑尼拿出录音器:“案子,简单询问,最近有没有见过广本?”
  
  曹云和高山杏一起摇头:“没有,怎么了?”
  
  桑尼道:“广本在大前天下午到达东唐,入住圣虾酒店。第二天上午八点出门之后,一直没有回酒店。酒店在昨天报警,鉴于广本一些特殊身份,所以由本课长亲自调查。”
  
  曹云心中道:你丫把广本扣了?
  
  桑尼:为什么是我?
  
  曹云:你要乘胜追击,或者广本找到你的把柄了?
  
  桑尼:去死。
  
  曹云道:“广本肯定在做坏事……越三尺呢?没问她吗?”
  
  桑尼道:“你个畜生,你不知道越三尺出国了吗?”难道时候两人没有任何联系。
  
  曹云一愣:“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桑尼:“你们没谈恋爱?”
  
  曹云:“狗才谈恋爱。作为我们这样的有钱人,是不屑谈恋爱的。我们只谈风花雪月。”
  
  桑尼:“别bb,见你还有件事。你明天要出庭了?”
  
  曹云:“又怎么?”
  
  桑尼:“这个案子本来最多是社会新闻,类似的案子大家已经见识过,心里上也接受了法律这条设定。但是明天的辩护律师是你,大家都在看,看你能不能把这类案子给掰了。”
  
  曹云:“我是人,又不是神。你都说有类似的案件,自然是遵循旧案模式判决。欧阳逸知道这件事很难办,就是意思一下,给亲戚一个交代。表示尽力了。”
  
  桑尼:“你骗傻子呢?昨天预审庭你为什么不认罪?”
  
  曹云:“警察干涉律师办案,这是违法的哦。”
  
  “我好怕哦。”桑尼:“就我个人来说,我希望你能输。”
  
  “为什么?”
  
  桑尼道:“因为你是辩护律师,让这类案件再次让大家所关注。在去年回答此类案件法律问题中,最高法已经说明,他们会充分考虑民众们的普遍认识,加强对保护自己财产行为和见义勇为者的保护。正在研究讨论:罪犯在犯罪期间是否享受人身由自权。犯罪期间怎么定义?也是目前讨论的重点。”
  
  桑尼道:“我的看法是:在罪犯还未逃离视线阶段,都属于犯罪阶段。因此普通民众有权使用必要的武力终止其犯罪。刑侦中,作案后逃跑属于犯罪行动的一部分。”
  
  曹云对高山杏道:“人证,一课课长要求我明天输掉官司。”
  
  高山杏惊讶:“这怎么办?”
  
  曹云:“这说明晚上外卖有人买单了。”
  
  草!桑尼无语,老子是朋友身份和你探讨法律问题。不过曹云说很有道理,自己这个身份是不能在现在向曹云说出自己的观点。
  
  桑尼无奈道:“行,行,我看你明天怎么赢。”
  
  曹云真的惊讶:“奇怪,你们为什么觉得我能赢?”
  
  桑尼道:“不是认为你能赢,你都赢不了,那以后此类犯罪最好直接认罪。”
  
  曹云左手放在右胸,绅士礼:“谢谢,这是对我职业能力一个极高的评价。”
  
  ……
  
  九尾是第一次坐到辩护席上,法律对律师助理没有严格的要求。但如果没有律师资格证的助理,不能在法庭上发言。
  
  得知对手是曹云,原本检控官司马落突然发烧。司马落不怕和曹云打擂台。但是他怕在这类案子上和曹云打擂台。不仅是胜败的问题,身心都会被彻底的洗礼。
  
  曹云今天的对手是一位小姑娘,和曹云年纪相当,比较起来显得非常稚嫩。不过初生牛犊不怕虎,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打败曹云。
  
  小姑娘检控官面色严肃,开始开场白。一开场就火力全开。小姑娘先阐述了案发过程,案发事实,重要证词等。补充说明,三年来发生过类似四起案件,被告都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入刑。
  
  小姑娘原则上同情被告,但是法律毕竟是法律,如果被告愿意认罪,她愿意向法官求情轻判。
  
  接着小姑娘批判了曹云,认为作为一名从业很久的律师,应该知道本案的性质。可是曹云却在预审庭否认指控,这是一种非常业余的做法。
  
  曹云的庭一向不缺观众,今天观众也坐满听审席。小姑娘句句诛心,让听审席上的观众们哗然四起。
  
  两相比较,小姑娘口齿伶俐,锋芒毕露。似乎不仅要赢官司,还想在曹云脸上踩一脚。
  
  在小姑娘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时,曹云淡淡然坐着。在小姑娘说完之后,曹云等待了十秒,见小姑娘确实不说了,举手道:“申请证人出庭。”
  
  本案有三名证人,第一位证人是当时的目击者,他的出庭意义不大,因为监控拍摄了一切。第二位证人是货车司机,他的出庭同样意义不大。第三位证人,是手臂骨折的小偷,没死的那位小偷。
  
  无论事实多么明确,辩护律师也有权询问证人证词。
  
  曹云站起来,手伸到袖子内掏啊掏,掏出一个塑料袋,塑料袋内是几张被折叠好的资料。这让助理九尾看得目瞪口呆,这渣男竟然防备自己这么紧。自己就奇怪,辩方根本没有任何准备,怎么打这官司。
  
  由于人命案,小陪审团列席。根据最新消息,恐怕这类案件是最后一次有陪审团。之后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等暴力犯罪才会有陪审团。
  
  曹云走到小偷王二面前:“王二,伤的严重吗?”
  
  王二:“很严重。”
  
  曹云:“比起去年你从摩托车摔下来还要严重?”
  
  王二:“是的。”
  
  曹云面向陪审团,有气无力,疲惫不堪:“第一个问题就开始撒谎,心累。大家可以看医学鉴定报告,相比他去年的伤势,完全不是个等级的。”
  
  曹云再问:“王二,平时做什么?”
  
  王二:“上网,见网友,上网友。”
  
  曹云:“费用哪来?”
  
  王二自然不能回答偷,这会被累加,王二:“我啃老,怎么?不服?”
  
  曹云:“你父亲在菜市场卖鱼,母亲在菜市场卖活禽。”
  
  王二:“怎么?怎么?怎么?看不起穷人啊?”态度很冲。
  
  曹云:“不,你误会了。我查询了报税记录,你不是穷人。你父母是很辛苦,但是收入还是不错的。从你父亲去年平均每月申报的个人所得税,推算可以得知你父亲每月收入三到四万元。你母亲也差不多。你们三口之家,每月有七万元左右的收入。”
  
  曹云:“看看你身上的配饰,这套白痴……这套时尚服装最少两千元。鞋子,限量版篮球鞋,也要几千元……是正版的吧?”
  
  小姑娘检控官:“反对,证人经济情况和本案无关。”
  
  曹云:“当然有关系,请有一点点的耐心好不好?”
  
  法官左右看看:“反对无效。”老熟人了,自己如果做出反对有效的判决,曹云要和自己开始讲道理。
  
  曹云道:“王二,你高中毕业之后,父母花费了二十万让你进入一家专科学校……哇……”
  
  曹云惊讶:“王二,我们竟然是同行,你也是学法律的?”
  
  王二:“怎么?怎么?我不能学法律是吗?”
  
  曹云微笑以对,慢吞吞看稿子走到被告店主身边:“店主,今年几岁?”
  
  店主回答:“五十二。”
  
  曹云:“店租一个月多少?”
  
  店主回答:“四百。”
  
  曹云:“这么便宜?”
  
  店主:“是小区的小卖部,柴火房改的小卖部。”
  
  曹云:“这样?一天能赚多少钱?”
  
  店主:“邻居们买盐,醋,烟等都会照顾生意,一天也有一百块左右的收入。”
  
  曹云看草稿:“没错,低收入人群,报税单看见了。你孩子呢?”
  
  店主:“只有一个儿子,去年抢劫被抓了。”
  
  曹云:“为什么抢劫?”
  
  店主:“我儿子有残疾,在利福院工厂上班。我老婆腰椎不好,常年卧床,他赚的钱都补贴家用。到了年纪了,要结婚了,看上了一个姑娘。姑娘是个好人……”
  
  曹云道:“也就是没钱约会?”
  
  店主:“不,不是,姑娘也是利福院的工人,逛商场打坏了一个玉镯,对方索要几万块。后来专家鉴定,协调之后,赔偿三万元。姑娘是个孤儿,平时也没有什么积蓄。拿不出钱就要坐牢,我儿子一急之下就抢了一对情侣的包,手机,手表和现金。”
  
  曹云笑:“哈哈!那我得恭喜你,马上要和儿子团圆了。”
  
  听审席一片嘘声,法官:“曹律师,请注意场合,不要乱开玩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