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娘 > 第一章:重生

第一章:重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鸟语花香,清脆悦耳的声音,芳香四溢的清香。  ww?w?.?

    不管是嗅觉还是听觉都是如此的痴迷。

    阳光透过破乱不堪的窗台射在狭小屋内的木板床上,木板上躺着的人儿动动眼皮底下的眼珠,第一反应不是睁开双眼,而是张开小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脸上的惬意,迷恋的神情清晰可见,微张的嘴不时的吐息。

    新鲜的空气带着雨后的土壤味还伴随着鲜花的沁香,哪怕金芸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几天的时间,她都没有闻够。

    她睁开双眼,乌黑深邃的瞳眸带着莫名的情绪,完全就不像一个十岁多的孩子该有的。

    金芸坐起身,再次打量这个狭小的地方,完全就只能在窗台边上摆放一张木板床,床边留下一个人容身的宽度就被一张竖立着的木板给隔开。

    这就是她的房间,一个巴掌大的地方。

    可金芸完全就没有觉得有什么的不满足,她趴在窗台上,看着屋外的景色。

    嫩绿的树叶小草,缤纷的野花,还有那飞舞的蝴蝶蜜蜂,这样的景色对于她来说犹如梦境。

    本来在她的世界里,围绕着的只有腥臭、脏乱、血腥。

    没错,她不属于这个时间,金芸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本来拥有着幸福完美的家庭,却在一天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世界末日的来临。

    丧尸!

    她算是幸运也是不幸。

    幸运的是金芸在末日的开端觉醒了金属性的异能,她有惊无险的活了下来。

    不幸的是即使费了很大的努力,她仍然看着自己的家人朋友一个个从她的身边离去。

    金芸在末日艰难的生活了十年,没错,整整十年,从一个才只有二十岁的软弱妹子,变成了喜欢用拳头打爆丧尸头颅的女变.态。

    乌黑血液和白色脑髓绽开的那一刻,让她有种某明的快意。

    能在末日炼狱般的生活十年,看着身边的亲朋好友一个个死去,独留孤寡一人,还能有很好心理状态的人根本就没有。

    末世后除了丧尸,更多的就是疯子,金芸就是其中一员。

    金芸的大名在那一片区域非常的有名,不管是她的能力,还是她性格的疯狂,在战斗时,她就是一个疯子,可以不在乎生死,要的只有报复的快意,用拳头的重力一拳拳轰掉丧尸的头颅。

    日复一日,没有灵魂般,只能任意的宣泄。

    在平时,她就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身躯,遥望微红的天空,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啪啪。’门板这时被拍的作响,就听到外面传来很不耐烦的声音:“小姑,昨儿的衣裳轮到你洗,你怎么尽堆那,还想着让我给你收拾了么?”

    金叶等了片刻没有听到回声,拍门板的声音更加响亮。“没见过你这样懒得,还想着让人伺候你不成?”

    ‘啪。’这是重物落地的声音,就见金蒋氏将手中的棍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指着房内的方向破口大骂:“你个作死的,不看看你自己那个混蛋娘,还瘫在床上没爬起来。你小姑还病着,尽知道指使她,都是些黑心的,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金叶站在门口脸色涨红,心中气不过又不敢和奶顶嘴,嘴中小声嘀咕着,转身就跑到另外一个房间,将门关上,表示着她的不满。

    金蒋氏并没有就此作罢,仍然站在院中不停的骂道。

    外面的喧闹没有影响到金芸。

    她遥望天空,这是上天给予的补偿吧,将她带离那个地狱般的世界。

    只光是呼吸到这里的空气,就是一种享受。

    金芸站了起来,穿戴好衣裳出门洗漱,她的动作很慢,每一步都做得很是精细。

    在这个和平的世界中,她想慢慢去体验。

    可如此温吞的节奏在别人的眼中就有些怪异。

    金蒋氏干枯的脸皮抽了抽,张了张嘴又没忍心说教,她接连生下几个儿子,外面的人谁不羡慕,却不知,唯独这个小女儿才是真正放在心尖上。

    金芸洗漱完,又慢慢的走到院子外面,张开双手,感受着细风拂过。

    背后的金蒋氏不由有些担心,小女儿前几天掉入水,磕到水中尖锐的石头,当时站在岸边的人就看到鲜红的血液浮上水面,还好水不深,当时站在岸边洗衣裳的人多,合力将小女儿给救了上来。

    就算如此,能平安活下来,也是花了不少的功夫和银子,醒来后却什么也不记得,大夫说是因为脑子里面还存着淤血,怕短时间内恢复不了记忆。

    金蒋氏想着,又是心疼女儿,又是心疼花掉的银子。

    看着怪异的金芸,金蒋氏脱口就出:“芸儿,饿了不,要不娘给你偷偷蒸个鸡蛋?”

    金芸转身歪头,在末世十年就没有吃过正常的东西,虽然在中途,有研出能填饱肚子的营养剂,可那味道却是让人不敢恭维,而鸡蛋,她恐怕都已经忘记了鸡蛋是什么味道。

    “好。”金芸回答的很肯定。

    其实当金蒋氏说出口就有些后悔,金家子孙众多,田地却寥寥无几,尽都是些没出息的,也没其他的收入,只能靠着几亩地收上来的粮食和家中少量的牲畜来温饱。

    家中存下的一些银两在早前供着还是童生的三儿子考秀才,这么多年,花掉的银子不在少数,却始终没有中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