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泼猴 > 第六百零一章:真与假

第六百零一章:真与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readx();    长空中,须菩提手握拂尘,面无表情地朝着华山的方向飞去,暗暗加速。
  
      没有肆虐的气流,没有让道的云彩。
  
      与猴子不同,他的气息温和得如同一股清泉一般。
  
      ……
  
      小镇上,刘彦昌刚从私塾回来。
  
      推开房门,他坐在卧榻上,有些失落地注视着角落里早已经被收起的小被子。
  
      长长叹了口气。
  
      ……
  
      地府,小小的阁楼中,一位鬼差对着地藏王微微躬身:“禀世尊,须菩提祖师离开了斜月三星洞,看方向,该是往华山去了。”
  
      “哦?”地藏王放下手中的竹简微微笑了笑。
  
      “要去吗?”一旁的正法明如来轻声问道。
  
      地藏王缓缓摇了摇头,道:“换个方式。”
  
      “换个方式?”正法明如来一脸的疑惑。
  
      ……
  
      大殿中,猴子睁大了眼睛望着雀儿与于义。
  
      “你们说会不会是那样?”
  
      那眼神之中同时掺杂了期待与忐忑,看得于义都蹙起了眉头。
  
      那种感觉,就好像眼前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曾经叱咤风云的齐天大圣、万妖之王,而是一个纠结的孩童罢了。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看似强大,看似看破一切,超然物外,其实,不过是没被击中软肋罢了。
  
      雀儿似乎也已经渐渐意识到什么了,她默默地低头抿了一口茶。
  
      “怎么样,你们别不说话啊。你们觉得……会不会是他爹骗他呢?”猴子伸长了脖子希望听到哪怕一点建议。
  
      在场的两人悄悄对视了一眼,于义尴尬地笑道:“悟空师叔,你问我们,我们哪里知道呢?既然师叔仍有疑惑,为什么不去查一查呢?翻一翻地府的生死簿,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说罢,于义两手一摊。
  
      猴子顿时一愣,猛然发现两人的神情都有些怪异了。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收了收神。
  
      低头深深吸了口气,他摆了摆手道:“地府已经去过了,就是查不出来才到这里来的。如果不是这样。我才不想见到那个所谓的师妹呢。”
  
      雀儿掩着唇淡淡笑了笑,道:“清心妹妹……好像也没做错事吧。不知大圣爷身为师兄,为何却如此生分。”
  
      “因为讨厌。”猴子瞥了雀儿一眼,道:“反正我看到她就讨厌,最厌恶这种什么都不知道就爱多管闲事。实力薄弱还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了。”
  
      “也许……大圣爷误会她了呢?”
  
      “误会了什么?”
  
      “例如……她其实什么都知道,甚至知道的比大圣爷还多。”
  
      这一说,猴子略略有些迟疑了,那脸上的神情微微收了收。
  
      这个雀儿,原本是另一个雀儿的替代品。这猴子是很清楚的。如今这雀儿在兜率宫任职,这猴子也是知道的。
  
      难道在兜率宫呆久了,也学会了话里有话这一招?
  
      可是,这里面能暗藏什么话呢?
  
      一双眼睛咕噜咕噜地转了好几圈,猴子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随口道:“她看上去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吗?就算是。也不关我啥事。难道还要费力去了解不成?没那个闲工夫。讨厌就是讨厌,老死不相往来,就当……是上辈子结的怨,这辈子八字不合好了。”
  
      上辈子结的怨……
  
      雀儿低头抿着茶,不再说话了。
  
      扭过头,猴子对着于义说道:“我记得,我以前入观的时候,要记下一些过往,现在是还如此吗?”
  
      “自然是如此。斜月三星洞不收来历不明之人,这规定。千年未改。”
  
      “把沉香的卷子给我看一下,那上面,应该有他原本的住址才对。”
  
      于义点了点头,扭头着人去取。
  
      ……
  
      聚在一起的灰色屋顶看上去就好像嵌在平原上的一块鳞甲一般。四周的丘陵上尽是梯田,耕农们三三两两走在一起忙碌着。
  
      扑面而来的云雾之后,那山间小镇终于显现在了须菩提的眼前。整个一片安静祥和的景象。
  
      只见须菩提凌空双手一掐,那身形迅速淡去,变成了半透明的形态,如同幽魂一般不细看根本注意不到。
  
      紧接着。他降低自己飞行的高度无声无息地穿行在城镇之中,苍老的眼中暗光微微闪动。
  
      只一会,他便已经找到了刘彦昌的住址。由始至终,这大街小巷中的人甚至都没察觉丝毫的异常。
  
      悄无声息地落到庭院中,须菩提显现身形,一抖拂尘,快步朝着刘彦昌所在的房间走去。
  
      随手一扬,那门“咣”的一声自动打开了。
  
      房中的刘彦昌惊得站了起来。可还没等他张口说话,须菩提已经伸手一指,刘彦昌身子微微一倾,失去知觉,“咣当”一声倒在了卧榻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