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泼猴 > 第五百七十六章:金身 大章

第五百七十六章:金身 大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在玄奘与天蓬被那黑水汇成的巨手吞噬的瞬间,猴子急忙伸出手去想要阻止。∏∈∏∈diǎn∏∈小∏∈说,..o
  
      可也就在这一瞬间,他露出了破绽。
  
      汹涌的黑水将他整个包裹其中,慌乱之下,甚至有一部分灌入了他的口中。
  
      那最后一眼,他看到黑水汇成的巨手被自己拍散,里面却已经空无一物。紧接着,他便已经陷入了与那些个河水的激斗之中。
  
      溅起的水花遮天蔽日。
  
      巨大化的身躯带来了强大的攻击和防御的同时,却也极大地削减了速度和灵活性。在应对这种大型法阵的时候,不但无益,反倒有害。
  
      已经落到对岸的黑熊精、卷帘还有小白龙目瞪口呆地回望身后发生的一切。
  
      ……
  
      “中招了!”那水底下,鹏魔王一下终止了对法阵的操控,操起方天画戟指着狱狨王道:“你留下来。”
  
      说着,一蹬腿,便已经朝着远处游去。
  
      这种游没有任何的灵力输出,甚至于没有任何的动作,是单纯地利用河水的力量推动。
  
      稍稍愣了一下,狮驼王也连忙赶了上去。
  
      真正的战斗开始了。
  
      ……
  
      “散——!”
  
      一声暴喝,纠缠身旁的黑水被猴子用灵力强行震开了。
  
      情急之中,这一下的灵力,甚至激起了旋风朝着四周疯狂地扩散,吹得小白龙猝不及防,只得用手遮挡着后退了几分。
  
      整个河面都仿佛炸开了一般,一下平息了下来。
  
      借着河水退散的空当。猴子迅速解除了法天像地低头俯视。发现天蓬与玄奘都已经不知所踪了。激流之中夹杂着那小船粉碎之后残留的木块。
  
      由于他忽然解除法天像地的关系。河面上迅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反倒使得原本肆虐的河水被迫顺着那吸力旋转,以此赢得了那么一diǎndiǎn喘息的时间。
  
      然而,还没等他凌空落下,一股股的水龙卷已经再次腾空而起,朝着他呼啸而来。
  
      “稳住。”
  
      一个声音在猴子的脑海中响起了。
  
      “天蓬?”猴子不由得一愣。
  
      “是我。这河水很奇怪,虽然阻断外界感知河里的东西,却不阻断从河里感知外界。”
  
      “你现在什么情况。在哪里?”
  
      “玄奘法师和我在一起,暂时安全。我们在你垂直下方往东南方向五百丈左右的位置。”
  
      此时,已经一脚踩在河底淤泥上的天蓬撑起了一面以自己为中心,直径三丈有余的球形护盾,将所有的河水隔绝在外。
  
      在那护盾之中有足够的空气,玄奘正气喘吁吁地站在天蓬身旁。
  
      握着九齿钉耙,天蓬警惕地环顾着四周。
  
      一滴滴的水从他的额头上缓缓落下,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本身这河里的水。
  
      此时此刻的处境真是再糟糕不过了。
  
      对于那河面上的一切他的感知依旧非常清晰,可一下到水里,便只剩下他四周这三丈的范围。超过这范围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一片空白。
  
      在这样的距离之下遭遇偷袭。别说身旁还有个玄奘了,即便是只他一个人也难以应对其他太乙金仙修为以上的修者。
  
      没有丝毫的犹豫。猴子如同一块陨石般从半空中重重坠落,顺势躲开了朝他轰袭而来的水流一下遁入河中。
  
      禁飞法阵还在,这意味着他根本无法随意操控自己的身形。无论是在空中还是在水中,这在原理上都是一样的。而如此之激烈的水流之中,想要游,除非原本就是水族,否则根本就不可能。
  
      要在这样的地方行动,唯一的办法也许只剩下“走”了。
  
      直接沉入河底,猴子撒开脚丫便朝着天蓬所说的方位冲去。
  
      可刚没跑几步,他便发现了异样。
  
      这河底,有许许多多从未见过的法阵,上面一概都是梵文,明显都是出自佛门手笔。当中许多甚至到现在都没有激活。
  
      很明显,来者详细地计划过,甚至估算了他们所有可能的举动,并且一一做了相应的安排。
  
      “还真是……用心良苦啊。”想着,猴子不由得哼笑了出来。
  
      他已经预感到接下来的困局了。
  
      这种能坐下来细细谋划的对手,实际上比那些个拿着刀枪和自己对战的对手更加恐怖。这大概也就是悟者道之于行者道的可怕之处了吧。
  
      在战场上悟者道绝对不是行者道的对手,可一旦退居幕后,很快就会变成一个难缠的对手。
  
      很遗憾的是,佛门几乎清一色的“悟者道”,而且抛弃了苦与乐,他们比道门的悟者道更加纯粹,更加能细细地琢磨对手。
  
      很快地,他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河床的底部是柔软的淤泥!
  
      若是往常,踏着这些个淤泥便可以前进了。然而此刻却不然。
  
      猴子将自己的双腿压入淤泥之中,那些个如同利刀一般的河水,却可以将那些个淤泥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轻而易举地卷走。
  
      河水无法推动猴子的身躯,却可以让那脚下的淤泥好像另一条湍急的河流一般不断流转。让他无法行动。
  
      无奈之下,猴子只得使用了坠地术提升自身的重量,将自己的身躯深深陷入淤泥之中直至踏足那更深层的沙地。
  
      撑开双手,他踏着砂石,使出所有的力量直接破开迎面袭来的淤泥前行。可惜的是,那速度还是太慢了。
  
      ……
  
      在河流的另一个位置。
  
      一声闷响,顿时,天蓬的护盾被从侧后方撕开了。一把大刀从那缝隙中冲了出来,紧接着,黑色的河水之中可以看到狮驼王的身影。
  
      还没等天蓬扭转身形。狮驼王已经冲过了短短三丈的距离。一刀砍在天蓬的腰部。
  
      剧痛之下。天蓬咬着牙挥舞九齿钉耙还击。
  
      可还没等九尺钉耙凌空落下,对方却已经从另一面钻出了护盾,消失在黑色的河水之中。
  
      天蓬捂着腰部的伤口单膝跪地,那鲜血顺着指缝一diǎn一diǎn地滴落。
  
      “元帅……”
  
      玄奘想去搀扶,却被天蓬伸手制止了。
  
      “别管我……自己小心……”
  
      话是这么说,可在这河底,玄奘能做什么呢?
  
      对方就在自己的身旁伺机而动,天蓬瞪大了眼睛朝四周望去。却什么都望不见。
  
      正当此时,天蓬忽然感觉到猴子借着金箍棒的力量冲出河面,顿时心里咯噔一下。
  
      猴子位置改变了,距离自己更远了!
  
      由于能感知到外界的变化,借着几个参照物,天蓬可以清楚地知道虽然自己和玄奘都没有动,那位置却在无声无息地偏移。
  
      更糟糕的是,猴子的位置比刚刚更远了。很明显,猴子在河底也遭遇到了某些问题,以至于位置发生了某种偏移。
  
      “位置改变了。原本的位置往西二十丈!”
  
      就是这稍纵即逝的一刹,天蓬迅速告知了猴子自己的位置。
  
      猴子没有回答。而是迅速冲入水中。
  
      局势,已经容不得他细想了。
  
      天蓬握着九齿钉耙缓缓地站了起来,换了手,摆出迎战的架势。那目光依旧朝着护盾外黑漆漆一片的河水不断扫视着。
  
      “轰”的一声闷响,头dǐng的护盾被破开了。
  
      一支方天画戟顺着缝隙朝着天蓬的额dǐng刺了过来。
  
      慌乱之中,天蓬只得往一旁闪去。
  
      正当此时,侧面的护盾又被破开,狮驼王又一次握着大刀冲了出来。这一次大刀的落diǎn是天蓬的脖子。
  
      电光火石之间,一咬牙,天蓬连忙用九齿钉耙去挡。
  
      可也就在这一瞬间,鹏魔王顺着头dǐng的裂痕冲了进来,凌空一个翻滚,方天画戟在天蓬的手臂上重重划了一刀,血流如注!
  
      紧接着,就在天蓬分神闪躲那方天画戟之时,狮驼王忽然空出一只手一拳重重打在天蓬腰部的伤口上!
  
      这一击,直接将天蓬打得口吐鲜血。
  
      下一刻,正当天蓬以为完蛋了的时候,这两个妖王却都是一个转身破出了护盾之外,消失在黑水之中。
  
      一个灵力在天蓬的掌心凝聚,被破得千疮百孔的护盾迅速修复,止住了疯狂灌入的黑水。
  
      回过头,他看到一旁双手合十,一脸凝重之色的玄奘,不由得苦笑了。
  
      这种层次的战斗,玄奘根本没有参与的可能。只要能自顾,别添乱,便已经是帮了大忙了。
  
      可狮驼王和鹏魔王是怎么回事?
  
      还以为是佛门的人,结果是冒出来两个妖王。这算怎么回事?妖王投靠了佛门?还是说他们真的相信了佛门放出来的那个可以长生不老的谣言呢?
  
      这个中因由,此刻天蓬没办法细细去想。他更加在意的问题是,对方方才的表现,究竟是谨慎,还是自信呢?
  
      多好的机会啊,刚刚自己已经身受两刀,又面临狮驼王的近身突击,只要鹏魔王稍稍冒diǎn险,应该有很大机会可以拿下玄奘吧。
  
      可对方居然放弃了……
  
      难道,他们真就那么确定那猴子没办法很快赶到吗?
  
      正当此时,天蓬又一次感觉到猴子借着金箍棒突出了水面。
  
      “刚才的位置……往西北五十一丈……”
  
      一口鲜血从天蓬的口中溢出了。
  
      又移动了,他们分明没有动,可是河水,乃至于河底的淤泥都在动。更糟糕的是猴子的距离忽远忽近,显然还没摆脱河底困局。
  
      就这样的态势之下,猴子真的能找到自己吗?
  
      正当天蓬都有些绝望的时候,正从半空中缓缓下坠的猴子凌空调整身形,将自己手中的金箍棒直接指向了天蓬所报给的位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