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泼猴 > 第五百零六章:懦夫

第五百零六章:懦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蓬低下头,呆呆地望着在自己怀中抽泣不已的霓裳。
  
      那身躯就在自己的怀中,呼吸如此真实,淡淡的香味萦绕,顺着鼻腔,渗入了他的五脏六腑……可悬空的手却只是微微颤抖着,始终没有勇气去拥抱这一份稍纵即逝的幸福。
  
      玄奘静静地站着,缓缓地闭上双目,双手合十,轻声念道:“阿弥陀佛。”
  
      敖烈与吕六拐对视了一眼,也是略略有些动容。
  
      高太公无助地趴倒在地,嗷嗷大哭,嘴里反复念叨着:“孽障啊……孽障啊……”
  
      微风透过窗棂的缝隙滑入,摇曳了火光,撩动了长裙,拨动掉落在地的婚书,成为了此刻厅堂中唯一的动感。
  
      那画面,似乎都在这一刻凝固了。
  
      许久,霓裳双手紧紧地抱着天蓬,将脸贴在他的胸前,哽咽着说道:“别走,好吗?我不想你走……”
  
      “可是……可是我是妖怪,你不是都看到了吗?”
  
      那语调之中,同样带着丝丝的哽咽。
  
      “无论你是什么,都别走,好吗?”
  
      “你不明白……我是妖怪……我是一只妖怪……”
  
      “是妖怪又如何?是妖怪就可以丢下我吗?”
  
      “我……我能不走吗?如果我不走的话,你会被所有人都唾弃……”
  
      “所以,你就要抛下我?既然如此,那你当初为什么还要来?为什么要来?你告诉我!”
  
      他没有办法回答。
  
      既然不能暴露,为什么还要来?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以真身相见?
  
      为什么见了,一世又一世,却从不教她修仙,不将她永远留在身边……
  
      这一切。他都没办法回答。
  
      一个个的问题在天蓬的脑海中缭绕,如同一把把的尖刀,刺入了胸膛。
  
      拿不起。也放不下。
  
      霓裳抱着天蓬的手越发紧了,泪水在他的胸前晕开了。
  
      那一瞬间。天蓬仿佛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冰封千年的心在融化,化作漫天的泪水,漫过了眼眶,顺着那张丑陋的脸,一滴滴地落下,滴在那个他心中最最完美女子的肩上。
  
      多少年了,多少次了,他曾经以为早已经麻木了这种生离死别。可他错了。
  
      他终究还是在她面前哭了出来,因为这一路,实在太苦,太苦……漫长到望不见边际,只能咬紧牙关坚持不断地往前走,独自在黑暗中坚守,却不知道坚守,有何意义。
  
      恍惚中,他似乎又想起了在广寒宫中霓裳最后不断重复的那句话……
  
      “告诉我一切好吗?”紧紧地贴着天蓬的胸膛,霓裳轻声道:“告诉我你真正的名字。告诉我……你的秘密,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好吗?”
  
      许久,那时间久到在场的众人都已经找不到言语去描述。
  
      天蓬缓缓地用那双粗糙的手拉开霓裳,轻声道:“对不起……”
  
      霓裳呆呆地仰起头。
  
      避开霓裳的目光,天蓬低声道:“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出现在这里,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所以,对不起……请你,忘了我吧。今生今世,我都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不会……干扰你的生活。老爷。一定会替你找一个更加合适的夫君的。对不起……”
  
      说着,他一步步地后退。
  
      “你要去哪里?”
  
      “去一个。再也不会让你见到的地方。谢谢你,不过。一只妖怪,跟你,一点都不般配。”
  
      他缓缓地笑了,泪流满面地笑。
  
      一步步地退到门外,他转过身去,腾空而起。
  
      所有人都呆呆地抬头仰望着,看着他一点地远去。
  
      直到消失天际,霓裳掩着胸口虚脱般瘫坐在地,睁大了眼睛,那眼泪止不住地滑落,有一种窒息般的感觉。
  
      就这么呆坐着,许久,都没有半点动静。
  
      十几年了,她幻想过无数个场面,却从未想过……会是今天这样的结局。
  
      “这就是……我的爱情吗?”
  
      玄奘深深吸了口气,往前跨了一步,正要开口,一直趴在地上的高太公却当即尖叫了起来,嗷嗷大哭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们要这家产,都给你们!只求你们放过我们父女俩!求你们放过我们父女俩!”
  
      玄奘无奈,只得收了收神,静静地站着一言不发。
  
      正当此时,浑身是血的猴子已经落到了山庄大门前。
  
      那一众围观的村民见他出现,当即一哄而散。
  
      拽着金箍棒快步奔入厅堂中,猴子朝着一片狼藉的四周扫了一眼,对着玄奘轻声问道:“他呢?”
  
      “走了。”
  
      “走了?去哪儿了?”
  
      “不知道。”玄奘干咽了口唾沫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会忽然显出原形?”
  
      “是个叫灵吉的家伙干的好事。”
  
      “灵吉佛?”
  
      “恩,他已经跑远了,没捉着,所以我就先回来看看了。”瞧着散落一地的物件,猴子轻声叹道:“看来,这笔账天蓬那家伙该是要记到我的头上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