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泼猴 > 第四百九十八章:讲经

第四百九十八章:讲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次日一早,天还没亮,玄奘一推开门,便见到金池带着整个禅院内所有的长老守在门外,不禁有些呆了。∷∷,
  
      小白龙、黑熊精、吕六拐都不由得伸长了脑袋观望。
  
      只听金池双手合十,干笑着躬身道:“玄奘法师,前两日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金池上人所指何事?”玄奘轻声问道。
  
      “这……”
  
      在场的一众长老不由得都干笑了起来,金池双手合十,又是行了个礼,道:“玄奘法师果真宽宏大量,我等拜服。今日前来,是希望玄奘法师能在这禅院开坛讲经。”
  
      “开坛讲经?”
  
      “对。”金池点了点头道:“玄奘法师昨日所讲,贫僧资质愚钝,竟无法当场领悟,直到昨夜才恍然大悟。故而与禅院内诸弟子磋商了一下,决意请玄奘法师为禅院上下讲经,还请玄奘法师万万不要推辞。”
  
      玄奘不由得微微一愣,目光悄悄飘向了站在金池身后不远处的猴子。
  
      “还真是大逆转啊,文殊已经不在禅院里了,看情形,他们这次请你讲经,是真心的。”猴子的声音在玄奘的脑海中响起了。
  
      稍稍犹豫了一下,玄奘双手合十,面带微笑,躬身道:“金池上人所托,贫僧必定竭尽所能。”
  
      这一说,那一众长老顿时一个个眉开眼笑。
  
      金池也是稍稍松了口气,躬身道:“贫僧替全院上下谢过玄奘法师了。昨日尽是贫僧发问,玄奘法师解答。今日。贫僧想请玄奘法师讲您欲讲之经。可好?”
  
      玄奘微微仰起头寻思了一番,道:“不如,就讲一个‘论佛’,可好?”
  
      闻言,那一众长老皆是一惊,一个个面面相觑。
  
      虽说来之前就已经商量妥当,今日讲经,选题由玄奘定。但实在没想到玄奘竟选了这么一个题目。
  
      金池稍稍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这……佛岂论得?”
  
      玄奘反问道:“不论佛,佛之为何物都不知,如何成佛?”
  
      咬了咬牙,金池拱手道:“既然如此,就有劳玄奘法师了。”
  
      一声令下,不多时,禅院上下便被全部召集了起来。
  
      大殿上,玄奘款款而谈,深入浅出。将一个个早已为他们所熟知的佛经典故又讲出了另一番见解。一句佛揭在玄奘的口中,便可以化作如同一个世界般恢弘的篇章。透视无数,引得无数弟子赞叹。
  
      与一般的高僧讲经不同,玄奘不仅仅是给出自己的答案,更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当中还包含了许多玄奘自身的期望,引人深思。
  
      欲成佛,却又不拘泥于成佛。
  
      这一场讲经,从辰时一刻一直持续到戌时三刻,足足六个时辰有余。
  
      期间,有长老怕玄奘无法连续讲经,提议休息,玄奘却道:“只要还有一个人真心愿意听玄奘讲,玄奘便会讲下去。”
  
      那一个个弟子也都聚精会神,不愿离席。
  
      这一幕看得金池都有些痴了。
  
      他生平讲经无数,却还从未有过如此场景,竟能讲到一众弟子废寝忘食的地步,只因不想错过玄奘的一言一语,以至于抱憾终身。
  
      整整一日,他们都在玄奘的引领下畅游那个他们一直以来都怀有无限憧憬,却又难以触摸的属于佛的世界。
  
      到黄昏,金池宣布了讲经结束,却还有许多弟子不愿离去,更有几位弟子当场请求与玄奘一同西行。
  
      拖拖延延之中,已是漫天星斗。
  
      好不容遣散了院中弟子,见四下无人,金池缓缓来到玄奘面前,双膝跪地,叩首。
  
      玄奘一惊,连忙伸手搀扶,道:“金池上人何故行此大礼?”
  
      那金池轻声叹道:“贫僧修佛至今已有两百余年,虽已远近驰名,却始终未能触及佛之本意,成佛,更是无从谈起。众人皆说贫僧得以延年益寿,乃是贫僧深通佛经,得佛祖恩典。只有贫僧心里知道,贫僧之长寿,只因蟠桃之功。今日听法师一讲,贫僧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无那蟠桃,贫僧怕是与这院中弟子无甚区别罢了。”
  
      说罢,他往后退了一步,又是拜倒在地,朗声道:“恳请玄奘法师收下金池为徒,金池愿随法师西行,为法师牵马化缘。若法师不同意,金池便长跪不起。”
  
      “这……”
  
      玄奘不由得犹豫了。那脑海中当即响起了猴子的笑声:“嘿,又多一个人,这可怎么办哦。”
  
      玄奘深深吸了口气,又一次俯身搀扶金池,轻声道:“金池上人言重,玄奘西行,并不为成佛,而为普渡。与玄奘一同西行,也必无法成佛。欲成佛,何处皆可。”
  
      “可……金池已经在这禅院中修了两百余年,却始终不通佛门真义啊。若能随行法师左右,得法师指点迷津,必可早日悟道。”
  
      “金池上人之所以无法成佛,只因看不透,放不下。若能放下俗物,成佛,不过一步之遥。”
  
      “可这一步却难如登天呐。还请法师怜悯,为金池指一条明路。”话到此处,金池已是老泪纵横。
  
      玄奘稍稍沉默了一下,轻声道:“成佛,非同一般,须得自身顿悟方可。若无顿悟,旁人纵使力有千钧,也帮不得分毫。贫僧无力助金池上人成佛。”
  
      “如此一来,岂不是贫僧今生无望?”
  
      深深吸了口气,玄奘道:“贫僧无力助金池上人成佛,却可以给金池上人一个建议。”
  
      闻言,金池顿时精神振奋,连忙道:“还请法师指点迷津!”
  
      “成佛之道,可先悟而后行,亦可先行佛道。而后悟。既然如此。这院中的十座金佛。还请金池上人拆了吧。”
  
      “拆……拆了?”金池上人顿时一惊。
  
      “拆了。”玄奘淡淡道:“拆了之后,化作银两,逢了灾年,买些米粮,赠与灾民吧。金佛如此,他物亦同。”
  
      “这……”金池的脸不由得颤了三颤。
  
      “敬佛不过妄谈,所谓‘就俗人乞食以资身’,此乃苦行之道。历练心性之举。金银虽好,不过俗物罢了。若行之不苦,何来脱离苦海一说?仅凭院中苦思,又何以成佛?”
  
      金池呆呆地望着玄奘,那双目不住眨巴着。
  
      许久,他收了收神,咬牙叩首道:“贫僧明日便依法师所言嘱咐弟子,将那十尊金佛都拆了!”
  
      ……
  
      深夜,金池亲自将玄奘送回住处,又恭敬地道了别才返回。
  
      推开院门。玄奘便见到猴子歪歪斜斜地靠在院子里的石椅上品着茗。
  
      “这算渡成了吗?”猴子轻声问道。
  
      玄奘摇头道:“暂时,未可知。”
  
      长长叹了口气。猴子替玄奘倒上一杯茶,推了过去,悠悠道:“还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啊,不过,那老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看他被渡,还真有点不爽。”
  
      玄奘淡淡笑了笑,缓缓走道石桌边上坐下,双手捧起茶杯细细地品。
  
      “你昨天给他讲经的时候猜到今天会有这结果吗?”
  
      “猜到如何,猜不到又如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