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泼猴 > 第四百九十五章:泄露

第四百九十五章:泄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次日一早天还没亮,玄奘便已经起床梳洗。
  
      猴子怀抱金箍棒靠在门边,注视着刚洗完脸正擦拭双手的玄奘悠悠问道:“这就要启程了吗?不多住两天渡化渡化那个老和尚吗?”。
  
      “大圣爷认为,贫僧应该渡化了金池上人再走?”
  
      “那不是吗?”。猴子歪着脑袋说道:“之所以要一步步走到大雷音寺,不就是为了证道吗?你的道是‘普渡’,既然如此,需要渡的人就在眼前了,为何不渡?若就这么走了,这一趟还有什么意义?”
  
      注视着微微荡漾的清水,玄奘淡淡笑了笑,道:“西方诸佛,该也是这么想的吧,所以贫僧才会在这里遇到金池上人。”
  
      “什么意思?”
  
      “行普渡之道,贫僧所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大圣爷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
  
      “这……”猴子顿时笑了出来,蹙着眉头道:“这倒是,说得不错,尽力了还渡不了怎么办?那你打算怎么办?”
  
      微微低下头,玄奘轻声叹道:“该说的玄奘都已经说了,渡不了,便是缘分未到,既然如此,也无需自责,启程上路便是了。有缘,自会再见。若真在这里陷住了,还如何行普渡之法?”
  
      端着脸盆,玄奘缓缓地与猴子擦肩而过往院里走去。
  
      一见玄奘从房中出来,黑熊精便急匆匆地奔了过来,一把将玄奘手中的脸盆夺了过去。嘴里还念叨着:“这种事。还是让小的来吧。让小的来就好了。”
  
      抬着空荡荡的手,玄奘默默地注视黑熊精那背影。
  
      猴子缓缓转过脸来笑道:“你倒是看得挺透呀。”
  
      “要渡众生,漫漫长路,若连贫僧自己都看不透,还如何渡?”玄奘长长叹了口气道:“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世间的每一个生灵,皆有自己的缘,所有的一切不可能任我们为所欲为。完美的。只能是我们自己的心。成佛,是将自己的心修得完美,将世间所有的尘埃隔绝在外,以此而达到极乐。普渡,同样是要将自己的心修得完美,不同的是,要用完美的心,去融入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又不至于因为沾染了因果而残缺。这,才是最难的。”
  
      缓缓地侧过脸来。玄奘轻声问道:“玄奘这么说,大圣爷能听得懂吗?”。
  
      好一会。猴子才缓过神来,挠挠头道:“大概……能理解,但又理解得不是特别透。”
  
      “简单地说,就是坚持本心,改变这个世界上所能改变的,然后接受那些不能改变的,入世,而不是避世,尽力去改变,而不是一味地破坏,否定。不过,前提还是坚持本心。这当中最难的就是‘坚持本心’四个字,若是无法做到,那么一切皆是枉然。”仰起头,玄奘淡淡叹了口气,注视着远处的黑熊精,转而说道:“黑毛施主心中有苦,若有机会,大圣爷该好好开导开导他。”
  
      “我去开导?”猴子摆了摆手道:“算了吧,你不是要渡众生么?连他一块渡了呗。这个不急,反正他跟着,什么时候缘分来了什么时候渡。”
  
      此时,黑熊精已经将盆里的水倒掉,端着空盆子乐呵呵地走了回来。
  
      玄奘一步向前,双手合十道:“有劳施主了。”
  
      见状,那黑熊精吓得连忙跑了过来,伸手去搀扶:“大师,这可万万使不得啊,这是小的该做的。”
  
      说着,那眼睛还一个劲地往猴子身上瞥。
  
      玄奘望向了猴子,猴子微微一愣,只得转头对着黑熊精道:“都说了你是‘友人’了,别搞得自己像个仆人,懂吗?”。
  
      黑熊精连忙点头哈腰道:“大圣爷教训的是,大圣爷教训的是。”
  
      “知道就得改。”
  
      “一定改,一定改。”
  
      嘴上说是要改,可黑熊精看猴子与玄奘的眼神,却还是一样的敬畏,哪里有点什么“友人”的样子?
  
      如此情形,玄奘也只得无奈叹了口气,又是朝着黑熊精行了一礼,转身走入屋内,只留下猴子与黑熊精依旧站在院子里。
  
      黑熊精小心翼翼地瞧着猴子。
  
      “别杵着。”背过脸去,猴子冷冷道:“该干嘛干嘛去。”
  
      “是,大圣爷,小的遵命。”
  
      说罢,黑熊精连忙转身离开。
  
      待到黑熊精走后,猴子才喃喃自语道:“坚持本心,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这话怎么听着……后两句是特意说给我听的吗?嘿……这个玄奘啊……”
  
      转过身,他晃晃悠悠地朝着一旁走去。
  
      ……
  
      金池匆匆推开禅室的大门直冲而入,指着门外,气喘吁吁地对文殊道:“尊者,不好了,那玄奘要走。”
  
      “要走?”正在闭目打坐的文殊缓缓睁开双目道:“他怎么……忽然要走?”
  
      “贫僧也不知道,贫僧的弟子以请玄奘讲经的名义,百般挽留,可他就是不答应。尊者,现在该如何?”
  
      文殊略略思索了一番,轻声道:“你去留他试试看,尽可能,想办法让他留下,就说你有惑,要他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