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泼猴 > 第三百五十二章:气息不对

第三百五十二章:气息不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十三重天。
  
      微风缓缓地拨弄着云雾,树影摇曳的庭院之中,太上静静地端坐在石桌旁。
  
      在桌子的对面,一位漂亮得如同一块宝玉的青衣女童低头用生疏的手提着毛笔,在竹简上细细书写着。
  
      许久,那青衣女童将竹简递给了来上。
  
      “老爷爷,写好了。”
  
      伸手接过竹简,太上一边捋着长须查看,一边笑叹道:“为什么叫我老爷爷呢?”
  
      女童道:“以前还是金丝雀的时候时常听人类这么叫,所以……就这么叫了呗。”
  
      那如同黑玉般的双目静静地注视着太上,多多少少还蕴含了些敬畏。
  
      “你还是叫老夫‘老先生’吧。”
  
      “为什么?”
  
      “因为,老夫听着习惯。”
  
      “哦。”
  
      将竹简摊到雀儿面前,太上捋开衣袖,隔着桌子指着其中一个段落道:“背是背下来了,可这字却还是记不住。‘增’字,这里该有一横。”
  
      雀儿默默地点头,抬手将那一横添了上去,将竹简重新递到太上面前,想了想,低声问道:“我什么时候能去见猴子呢?”
  
      “他现在很好。若有缘迟早都会见面,不急于一时。”
  
      雀儿沉默了,不过只是表情上沉默。太上清楚地读出了她心里的嘀咕:“不想让我见就直说嘛,故弄玄虚做什么?每次都这么扯,也不换点新鲜词儿?”
  
      太上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沉默了一会,她又忽然问道:“老先生,你是不是太上老君?”
  
      这一问,一口茶刚入口的太上差点呛到。正了正神色,他望向雀儿。低声问道:“这是谁予你说的?”
  
      “没谁说。不过猴子说过,太上老君有吃了就能成仙的仙丹……老先生你将我复活,又帮我化形。会不会就是太上老君呢?”说罢,她眨巴着大眼睛细细地盯着太上瞧。
  
      太上抿了抿唇。瞥了她一眼道:“能做到的大仙多的是,怎就只有太上老君了?只能说那猴子孤陋寡闻了。”
  
      雀儿紧蹙着眉,扁着嘴不说话,似是有些不高兴了。憋了半天,酸溜溜地说道:“猴子不孤陋寡闻,猴子很聪明的。”
  
      “你这是在替他说话?”太上不禁笑了出来,叹道:“你这丫头,别的不说。懂的人类的事情还真不少。‘孤陋寡闻’该算是比较生僻的词句了吧,若说化形多年的大妖还好,你这刚化形的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最早的时候,我的主人是一位失意的士大夫,每天都对着我说这些,怎能不懂?后来士大夫过世了,少主人才将我从笼子里放出来的。”
  
      “呵,也难怪学得那么快了。以前的事情,都记起了?”
  
      “记是记起了。”
  
      其实她并不只记得原本的事情,脑海里不知为何还多了一些与猴子有关的景象。只是不太真切,像是一个很长的梦,分不清真假。
  
      稍稍沉默了一下。雀儿悄悄地瞄着太上,拉长了声音缓缓说道:“老先生你究竟是谁呢?神仙?还是妖怪?为什么要帮雀儿呢?你认识猴子吗?是他拜托你的?”
  
      停留在心里没说出来的那一句是:“还是你在打什么坏主意?”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太上只能干笑。
  
      这小妮子,虽说刚化形,可警惕性却非一般的强,比年长许多的风铃都要难缠得多。
  
      无奈,太上只得抿了抿嘴点头,点头道:“记起了便好。”
  
      说罢,其他的问题便一概装作听不见了。
  
      不多时,一位童子缓缓来到太上身边。有意无意地瞧了雀儿一眼,对着太上拱手道:“启禀师傅……二师叔准备明天在府里开讲。您关注的那人,也在邀请之列。”
  
      “哦?”太上哼地笑了出来。若有所思地抚着堆放在一旁的竹简书籍,缓缓道:“连他都邀请了,那这邀请的人可就多了,他那大殿,能坐得下?”
  
      “禀师傅,他只邀请了刚刚好与那人同品阶的。往上,往下,一概未请。美其名曰:解惑。”
  
      “这是不阴不阳的一手啊。”太上抚掌道:“我那三师弟可有动静?”
  
      “未有动静。”
  
      雀儿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地,许久,她伸长了脑袋开口问道:“老先生,你们师兄弟之间还互相算计啊?”
  
      “不是互相,是他们算计老夫。”
  
      “切。”雀儿撇了撇嘴,悠悠道:“物以类聚,你的师兄弟能算计你,你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太上的眼角不由得跳了跳,佯怒道:“不要胡说八道。”
  
      雀儿这才住了嘴。
  
      这小妮子才刚来多久?怎么就这么没大没小了?
  
      记得刚来的时候对太上说话还是小心翼翼的,现如今虽说眼中也还藏着那一丝丝的敬畏,可却变成了每天不断挑战底线,说话越来越不顾忌……
  
      这想把她教好,还真不知道要教多久啊。
  
      太上不由得又想起了风铃,这同样是师傅,怎么须菩提教出来的弟子就能那么单纯呢?
  
      憋了许久,雀儿深长了脑袋低声道:“有人讲课,那我能不能去听听?”
  
      “等你能将道德经默得一字不差的时候再说吧。现在去了,怕也听不懂。”
  
      “先听着不行吗?反正你让我抄的这些我也不懂,到哪都是不懂,有什么差呢?”这是明面上说的话,太上用读心术读到的却是:“分明就是不想让我去,找借口罢了。怎么?怕我一去,一问,就知道你是谁了?这死老头有问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