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唐潜 > 016章论胆子

016章论胆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节度使府。
  严休复独自在书房内挥毫泼墨,连续写了几幅字都觉得不满意,顺手就扯掉了。
  书房的门被轻轻叩响:“使君,卑职等有事禀报。”
  严休复深吸了一口气,将手里蘸满浓墨的狼毫暂时搁置,然后挺直腰板,朗声道:“进来。”
  严休复的嫡系心腹,淄青平卢观察副使宋济,都知兵马指挥将军耿璐,两人并肩走进书房,向严休复同时施礼拜见:“卑职(末将)见过使君!”
  这两人一文一武,堪称严休复的左膀右臂。
  严休复笑了笑,摆摆手:“元机,言之,不必多礼。”
  宋济上前来扫了一眼,见案头上一幅横卷上已经书就龙飞凤舞的四个字——“天昏地暗”,忍不住赞叹道:“使君的字更显苍劲古朴,越见功力了。”
  耿璐是武将,对书法笔墨不很精通,却也跟着宋济一起称赞了几句。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不懂书法,但拍马屁可是为官者的基本功。
  严休复叹了口气:“好了,尔等就不必吹捧老夫了。人道是字如其人,又道是字吐心声,可老夫写了两个时辰的字,本想一抒胸臆,结果却始终愁绪万千,神思不属。当下朝廷奸佞当道,各镇天昏地暗,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如之奈何?如之奈何啊!”
  严休复神色凝重。
  他说得是当今的时局。
  宦官掌权、皇权旁落、朝政混乱,尤其是不久前长安帝都突兀其来的那场大动荡和大屠杀,更加让大唐的天空上布满乌云。
  虽然他并未受甘露之变的牵连,但作为朝中资历颇深的清流之臣,深受皇帝倚重的两朝元老,想起皇帝被软禁、无数同僚友人横死,他的心便如刀割一般的痛。
  “使君,阉宦当道,祸国殃民,着实让人恨入骨髓,心痛如绞。但在卑职看来,使君当下可韬光隐晦,保全己身,在青州一镇养兵牧民,静待来日。”
  宋济轻声劝道:“从古至今,宦官之乱虽动摇国本,却定不长久,吾辈卧薪尝胆,忍得一时之气,定可换来海晏天晴。”
  严休复默然点头:“老夫并非好逞匹夫之勇,当下之计,阉宦势大,不可力敌,与之相斗,还是要讲究一些策略。况且,朝廷上朋党为祸丝毫不亚于阉宦,要想匡正社稷,也非一日之功,急也急不来。对了,元机,言之,你二人联袂来见老夫,可有要事?”
  宋济和耿璐对视一眼。
  宋济拱手道:“使君,今日城中,发生了一件奇事。”
  严休复哦了一声:“何事?”
  “唐侍郎出事之后,唐家仆婢纷纷逃走,此事城中尽人皆知。不料今日,唐家庶子唐突居然主动经官,使钱为那三十六名逃奴脱去了贱籍,还在城中张贴了这告三十六仆书,言之凿凿,说是要放那群逃奴从良。”
  宋济说完,从袖中掏出唐突的《告三十六仆书》,呈给严休复。
  严休复接过,读罢,面露奇色:“此书思路敏捷,颇有文采,更兼言辞真诚,气度非凡。这当真是那唐家小厮所著?老夫素来听闻此子因为天性懦弱、又不喜读书,这才不为唐平所喜,遣送青州外宅本来是想给朱家当赘婿的吧。”
  “据说正是那唐突所书。”
  宋济在一旁嗟叹道:“使君,唐侍郎被阉宦所害,唐家这少年骤逢家变,落难之时,又连遭遇家奴背叛,能苟活至今,其实殊为不易了。”
  耿璐在一旁忍不住义愤连声:“使君,朱腾着实无耻。昔年唐侍郎在位之时,这厮主动送女结亲唐家庶子,只为攀交京城权贵。”
  “这些年逢人便讲,朱家与唐家乃是世交,情谊深厚,不日就要让其女与唐突完婚云云。不料短短数月之间,就变了一幅龌龊势利的嘴脸,摆明了要跟唐家划清界限。”
  宋济拱手插话道:“若只是趋炎附势、为求自保,倒也罢了。但那朱腾蠢蠢欲动,不但投靠了京城阉党,还试图染指军中,其心险恶,使君可不能不防!再者,卑职近日查知,仇士良派遣手下心腹太监鱼市宏来了青州,此刻正在朱腾府上。卑职担心朱腾与阉宦勾结,背后必有居心叵测之阴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